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慕容浅浅

原创:《神灵小组前传》--中国版星球大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 23: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瓦佳冲了出来,夺过兰亚手里的粒子枪,熟练地调整到最大功率,她冲上去,对准地上那个白色的如泡沫一样正在萎缩的异星人猛烈开火。她这是在给她父亲报仇。兰亚从后面拉住她,“我们快走,这里要爆炸了。”兰亚拖着瓦佳往外面走,他看见伊娃表情怪怪地拎着枪从一片废墟后面出来。

他们飞快逃出控制室,下一步怎么办呢?肯斯号已经停止了剧烈的晃动,也没有爆炸,这就是说,肯斯号被占领了,那么月光号呢?逃走了吗?抛弃了肯斯号,还是爆炸了?如果爆炸了,月光号上巨大的核动力装置会把肯斯号一起炸成碎片,也就是说,剩下两个可能,月光号逃走或者同样被俘了。兰亚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样一艘拥有地球文明最强大武装的太空舰队月光号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被外星人占领,星际小说不是这么写的,战斗怎么也得持续几个月,最后月光号弹尽粮绝才不得不撞向外星母舰,同归于尽,怎么可能这么短的一会儿就结束了,那么多强大武器,众多护卫太空飞船的月光号竟然消失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逃走了。

他们爬进一个通风孔,这里面比较安全,三个人低声商量起来。“接下来呢?”“寻找剩余的逃逸船。”瓦佳已经从刚才的战斗中平静下来。不过三个年轻地球人仍然处于极度恐惧中,他们不知道这个船上还有多少个外星人,也不知道下一步命运是什么。

兰亚从身上取出一份肯斯号的简易操作手册,摊在地上,“看看你们身上都带了什么东西。”他研究起那个手册上的路线图。伊娃的随身口袋里面装着不少好东西,星际定位仪、压缩干粮、红外线夜视、袖珍耳麦,一把星际小刀,甚至还有几包卫生巾。兰亚惊讶地看着她“你准备的够充分的啊。”“跑路吗,当然要准备充足些。”伊娃看了一眼瓦佳空空的口袋。“你呢,你带了什么?对了,你把皮箱丢了吧。”伊娃的口气中带着几丝挖苦。“我带了勇气。”瓦佳毫不示弱。兰亚示意她们小点声。他从背带里取出一个简易的医疗袋,这是他三次太空旅行留下的经验,不论什么时候,永远带着医疗袋。
兰亚看了眼两个女孩,伊娃浑身刮破了几个地方,但是没什么大事,瓦佳的脚好像有伤,裤脚全被刮开,上面都是血迹,难怪刚才就看见她一拐一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伤的。他把医疗袋递给瓦佳。“我研究了路线,我们从这个通风管穿过去,绕过主轮舱,到飞船尾部,那里正常有几个逃逸舱,一般人不用使用那些,我们去碰下运气。”
瓦佳点了点头,“没错,那个地方很可能还有逃逸舱。”伊娃却坚决反对。“船尾不能去。”“为什么?”瓦佳和兰亚同时问。伊娃似乎思考了下,“只是一种直觉,那里很危险。”兰亚再次看了看地图,“没有别的选择,现在二比一,你要去吗?”瓦佳无奈地叹口气。“什么时候,你们俩成一伙的了。”

三个人于是小心翼翼地贴着通风管,朝肯斯号的尾部走,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前面突然没有路了。前面是一段被炸毁的通道口,通道口还在燃烧,浓烟滚滚,热浪烤的人不能近前。兰亚撬开旁边一个通风口,三个人跳进一个房间。兰亚看了看手里的地图。“不用看了,这里是维修B库房。”瓦佳低声说。“你来过这里?”兰亚问。瓦佳指了指墙上的一排代码。“每个房间上都有一排代码,代表着这个房间的位置、名称、功能和级别”。伊娃突然快走了几步,她用力推一扇门。兰亚和瓦佳也注意到了。门上写着“武器库”几个缩写字母。

“闪开”,瓦佳准备用手中的粒子枪直接开火。兰亚赶紧拉住了她。他仔细看了眼门锁,这是一个高级别防护电子锁,上面有指纹识别系统。兰亚想了想,“培训手册上说过,在紧急情况下,系统会打开了所有的权限,只要是船上的乘客,任何人都可以用指纹通过。伊娃,你试试。”伊娃犹豫了下,“如果系统不识别,会暴露我们的。”她看了眼兰亚。

瓦佳没耐心跟她解释,上去就把自己的手掌按上去,果然电子锁绿光一闪,门自动打开了。三个人冲进来,好家伙,整整一房间的武器,兰亚一时没反应过来先拿哪个。瓦佳只是简单扫了一眼,立即抄起一只黑色短粗的武器,她另外把一支大口径的脉冲枪挎在肩头。兰亚找了一件火焰枪,这东西他们以前培训过,火力猛,射程远,覆盖面大。伊娃只是捡了一把小巧的手枪。
他们溜出武器室,整个肯斯号静的吓人,偶尔传来一阵爆炸后的余震声。飞船似乎静止在轨道上,一动不动。他们正想继续前进,突然肯斯号的广播响了起来。“所有幸存者,请到Z34区报道。”这是一个奇怪的声音,不是平时的广播,倒似乎有点像机器发出的一种生硬的古怪的感觉。
兰亚脸色渐渐严峻起来。“这艘飞船已经被占领了,它们在搜索我们。”瓦佳和伊娃互相看着,三个人都有点绝望。广播继续进行着“请注意,肯斯号上所有幸存者请注意,请到Z34区集合。”这明显是个圈套,但是他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就凭三个人手里这点武器,对付武装到牙齿的外星人,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什么地方可以看到整个监视系统?”兰亚问,“除了指挥大厅,就是监控部,在B层底部。”瓦佳说,她若有所思,“其实我们不用去监控部,穿过这条走廊就是主计算机房,在那里也一样能看见,如果所有权限都打开了的话”。“那我们还等什么”

三个肯斯号的幸存者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快速通过。这条通道很长,兰亚和瓦佳在前面,伊娃在后面跟着。三个人都沉默不语,不知道随时会出现什么危险。瓦佳的腿伤的不轻,走起来还是有点拐,兰亚不得不扶着她。“你对枪支很熟悉。”兰亚低声说。“是你父亲教你的?”“不,是我母亲。”“那你父亲呢”“他教我怎么开飞船和摆弄电脑”。兰亚觉得对这个眼前的女孩有点肃然起敬了。瓦佳紧紧贴着他,“他为什么选你来保护我?”兰亚没回答,“大概是我考试成绩好吧。”瓦佳楞了下,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不过马上她想起父亲已经不在了,又突然悲伤起来。兰亚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把她往自己身上搂了一下,瓦佳也用一只手臂本能地抱住兰亚,环境如此险恶,随时都可能命丧在可怕的外星人手中,这对地球小男女,都觉得彼此挨得亲密些,是一种心理上的互相安慰。
兰亚突然想起背后还跟着伊娃,他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伊娃,伊娃有点若有所思,看见兰亚回头,本能地冲他点了点头,微笑了下,伊娃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不过,兰亚总觉得哪里似乎有点不对。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 00: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穿过长长的通道,前面的路又被封死了,一个巨大的金属框架倒下来封在通道口,他们只好从旁边一个通风孔钻进去,再推开另外一头通风孔的开口。兰亚往下看了看,下面就是主控制机房,他们因为没法从门进入,现在是在主机房的上面,下面距离地面有近四米高,跳下去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也许会伤到脚。兰亚看了看下面,没有任何人,静悄悄的。他打算跳下去,但是被伊娃拉住了。“我们只要下去一个人就可以了,都下去的话,我们上不来了。”“还是我下去吧,我懂电脑。”瓦佳说,她刚想跳下去,兰亚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了她。兰亚脱下外套,挥手把外套抛了下去。外套下落的一瞬间,突然,无数道紫色的光芒从各个角落射了出来,顷刻间兰亚的外套变成无数碎片。

兰亚和瓦佳都惊讶的差点叫出声来,被吓出一身冷汗,如果刚才他们中任何一个人跳下去,此刻已经没命了。“离开这里。”兰亚低声说。三个人都没在说话,小心翼翼从通风孔退了出来,又顺着来时候的通道退回到刚才他们呆着的地方。

兰亚突然停住了。他看了一眼瓦佳,又看了一眼伊娃。“它们怎么知道我们要去主控制机房?”瓦佳先问了出来。“我们中间有内鬼。”兰亚刷地举起手中的枪,并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瓦佳几乎跟他一样的时间,也本能地退了一步。三个人互相对视着,都开始冒冷汗。肯斯号此刻出奇的安静,静的可以听见三个人的心跳声。“不错,有人不是我们同类”伊娃把枪口瞄准了瓦佳。这场面有点尴尬,刚才三个人还并肩作战,现在就互相猜疑起来。

兰亚想起了TE测试中最后那道如何识别外星人的试题。难道眼前这两个女孩中真的有一个是外星人?他大脑快速地从认识两个女孩的开始,到后面所有的情景都飞快过了一遍。“是你提议去主控制机房的。”伊娃矛头直指瓦佳,瓦佳也不甘示弱,“你一直在后面,谁知道是不是你通知的它们。”“你们别吵”兰亚示意她们小声。“太空移民手册操作条例,遭遇紧急情况,自救篇。如何识别混入的异星人。”兰亚低声说。瓦佳看了眼兰亚,“第一条,隔离外星人,查看身体。”兰亚有点犹豫,这一条是要求每个人都脱的一丝不挂,由专门的医生检查身体异样,可是现在他们就三个人,再说他也不好意思让她们在自己面前脱衣服。

“第一条跳过吧,直接从第二条开始。”兰亚说。第二条是特殊测试,通过检查血液颜色和伤口查看嫌疑人。瓦佳的眼里闪过一丝极其微弱的变化。“还是从第一条开始。”她坚持说。伊娃看了眼兰亚。“为什么要跳过第一条,难道你有什么问题吗?虽然你干掉一个外星人,但是也不能证明你就不是外星人”兰亚有点脸红,他觉得伊娃有点奇怪。“这样,我们先从第二条开始,如果都没问题,再执行第一条好吗,毕竟我不想太尴尬。”兰亚的提议大家都没法拒绝。“操作手册上说,在没有设备和医生的情况下,可以用小刀给每个人割开伤口,看血液是什么颜色的,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兰亚看了一眼伊娃,“你的小刀借用下。”

伊娃很爽快地掏出刀,几乎想都没想就往自己手指上划了一刀,鲜血立即流了出来。“该你了。”她把刀子递给瓦佳。瓦佳看了一眼兰亚。“兰亚,你也一样。”兰亚接过刀,朝自己手指割了下去,一阵剧痛,血水滴在地上。伊娃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瓦佳,瓦佳接过刀子,她的动作有点迟疑,但还是一刀割了下去,由于太紧张,刀子割的伤口很深,血水喷了出来,流了一地,兰亚赶紧掏出医疗袋中的纱布帮她包扎。三个人血水都是红色的,没有什么异常。

伊娃耸了下肩。“好吧,第一条,检查身体,从她开始,然后是我,最后是兰亚”。瓦佳有点尴尬。不过这个时候,不是害羞的时候,如果不配合,就是承认自己是外星人了。瓦佳脱掉外套,又脱掉衬衣,只留着文胸。兰亚突然举起了枪,枪口瞄准了瓦佳。瓦佳惊呆了,“兰亚?”“你把手指上的伤口打开”兰亚命令着。瓦佳眼里闪过一阵恐惧和绝望,身体有点颤抖。“不是这样的…”“你打开伤口。”瓦佳没办法,只好打开伤口,兰亚和伊娃都惊呆了,只见刚才刀子割的地方,那个伤口竟然消失了,皮肤完全愈合。

伊娃问兰亚“你是怎么知道的?”“她手臂在控制室的时候,被火花烫伤了,留下一道伤口,但是我发现她刚才脱衣服的时候,那些伤口不见了。”瓦佳这个时候反倒平静下来“兰亚,我真的不是外星人。”“那你怎么解释?”瓦佳犹豫了下。伊娃有点急了,“直接打死它,你还等什么。”兰亚摇了摇头,“瓦佳,我等你的解释。”“是我父亲让你保护我的,难道我会是外星人吗?”“他让我保护的是他的女儿瓦佳,但是我走到舱门口的时候,你就出现了,我现在不能证实你就是瓦佳,你得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6-2-11 12: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瓦佳穿上衬衣。“我身上有四分之一外星人的血统,那是因为我母亲是兰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后代,她遗传给我的。”“听上去很合理的解释。”兰亚沉思了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的身体跟我们哪些不一样呢?”“我跟地球人一样,没什么不同,就是伤口愈合快,这些特征跟一些基因突变的地球人没什么两样,现在地球上对这种突变不是也已经接受了吗。”“就这些?”兰亚觉得不太相信这个小女孩的话,尽管她看上去非常诚恳。瓦佳犹豫了一会。“好吧,我的身体承受压力比普通地球人大十倍,视力是你们的五十倍远。”“所以你在控制室发现了那个外星人藏身的地方。”兰亚自言自语。“这种视力天生就是狙击手啊。”“没错,那些外星人用的是一种特殊的装置,需要戴在眼睛上才能看见,而我可以直接在0.01秒内判断出目标运动轨迹和落点,打中那些快速移动中的物体。”“喂,你们在聊什么。。。现在我们讨论是谁是外星人”伊娃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个人。

“既然你视力如此之好,一定拔枪速度也很快。如果你现在拔枪的话,”兰亚顿了一下,突然扭头看了一眼有点发愣的伊娃,“你可以先打中伊娃吗?”瓦佳和伊娃听了这句话都大吃一惊。“你疯了…”伊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是外星人,你怎么让她…”瓦佳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果我现在拔枪,可以打中她十次。”伊娃则缓缓把枪口对准了兰亚。
兰亚并不慌,“那么伊娃小姐,请告诉我们,你究竟是什么人?”伊娃几乎还不相信这么快,瓦佳就和兰亚站成一条阵线。“你们两个都是外星人。”她看上去有点惶恐起来。兰亚看着她,“我来给你解释,你一共犯了三个致命的错误,第一,你完全不像一个十几岁女孩子拥有的妒忌心,当你看见我跟瓦佳紧挨着走,有说有笑的时候,你一点没有反应,任何地球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都一定会吃醋或嫉妒,尤其你这么漂亮,至少应该有一些本能的表情和反应,但是你压根就不明白这一点。第二,你一开始就指瓦佳是外星人,而我和瓦佳在开始的时候,都是对其他两人同时产生防备,这是任何普通人的本能反应,因为我们还不能确定其他两人的身份,你直接排除掉我,是因为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们都是地球人,你的目的只是为了干掉瓦佳,减少你的威胁。第三,你太聪明,故意想掩盖自己,结果反倒露出马脚,比如你不肯去船尾,因为你早知道那里有危险,开武器库的时候,你不肯用自己的指纹,我怀疑你的指纹根本就没在这艘船上登记,还有,在主机房你不让我跳下去,因为你早就知道下面有埋伏。”
瓦佳和伊娃都被兰亚的细致观察和分析惊呆了。“在那么混乱的时候,我怎么可能有你这么理智的想法,我只是本能地反应,兰亚,你说的这么多,简直是玩笑。”伊娃死也不肯承认,不过,她还是没法一时解释这么多漏洞。兰亚看着她,“好吧,那我再最后问你一个问题,《美丽的姑娘在等你》这首歌,你给我唱一遍,这首歌在地球上,人人都会唱。”“我不会唱歌的。”伊娃已经开始冒汗。“今年的超级碗的冠军队是哪一只?”,伊娃终于明白自己彻底掉进了兰亚的圈套。瓦佳上来一把夺下她手里的手枪。
“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选你来保护我了。”瓦佳都开始钦佩兰亚了。不过,伊娃并没放弃抵抗。“这些又能说明什么呢,我天生不喜欢这些俗套的东西,没妒忌心,凭直觉,我就是这个样子,哪条能证明我就是外星人,现在身体出现异常是瓦佳,不是我,我跟你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地球人。”
兰亚把火焰枪举起,直觉瞄准伊娃的头,“不要跟我狡辩。这艘船上几百名地球人已经死了。我手指一动,你就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我要听你说实话。”伊娃半天无语。她突然开始脱衣服,马上赤条条地站在那里。“你看看我哪个地方像外星人,跟你有什么两样,你凭什么就打死我。”兰亚被她的气势给惊呆了,枪口不知不觉垂了下来。瓦佳冷冷地说,“你可以说服他,但是我可不那么心软。我给你最后三十秒,你不承认,那就永别了吧。”空气一下凝固起来,仿佛每一秒的时间都像一面鼓敲打在心脏上。
兰亚在心里进行着倒计时,还有最后10秒,十、九、八、七…每一秒都如铁锤一样砸在他心里。伊娃的额头冒出冷汗,瓦佳表情严肃,她是绝对干的出来的。就在最后一秒的时候,伊娃终于崩溃了,“别开枪。”瓦佳的手指差一点就勾动扳机。“我是地球培训的特种小队,执行特殊的任务,我从小在一个特殊基地长大,所以…”瓦佳和兰亚互相对视了一眼。兰亚觉得伊娃还是没说实话,不过,她的这个解释实在无懈可击。“你的任务?”“潜入外星卧底,目标维古星”。“袭击我们的是什么星座的文明?”“我也不清楚,我猜想是就是我要去的目的星球。”“不要相信她。”瓦佳仍然不相信伊娃的话。
兰亚有点进退维谷,他让伊娃穿上衣服。大脑中再次过了一遍所有的细节,伊娃身上疑点仍有很多,但是现在他实在没时间仔细逐一审查。“我们要对你有一点控制。”兰亚看了一眼瓦佳,瓦佳马上明白,她用伊娃的外套,把她双手反绑住。“我们现在还困在这艘飞船里,你们把我绑上,只能少一个帮手。”“闭嘴,外星人”瓦佳低声说。
 楼主| 发表于 2016-2-11 12: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个人的关系现在产生了根本的变化。伊娃坐在角落里,瓦佳和兰亚低声商量起来。他们要迅速判断下一步怎么办。如果主控制机房有埋伏,说明外星人已经察觉了他们的企图,其他重点地方也一定设置了埋伏。“你一定知道,这艘船最安全的地方在哪儿?”兰亚问。瓦佳想了想。“我小时候曾跟我父亲玩过一个游戏,他说过太空船如果被占领,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垃圾回收舱,那个地方虽然脏,但是可以躲过一劫。”
半个小时后,兰亚和瓦佳押着伊娃悄悄进入了垃圾舱。这里空荡荡的,没有灯光,也没有任何货物。整个空间里冷静的仿佛宇宙。听不到一丝声音。三个人坐在角落里,静的几乎可以听见每个人的心脏跳动。
瓦佳发现兰亚的手腕上有一块发出微弱闪亮的东西。“是我父亲的太空表”,兰亚摘下太空表,递给她。“他让我转交给你的。”瓦佳没有接。“你带着吧,那是他送给你的。”兰亚惊讶这个小女孩的聪明和特立独行,她竟然不想留下父亲的唯一的一件东西。“他还跟你说什么了?”兰亚刚要说,伊娃突然打断了他们。“喂,你们难道就这么一直绑着我吗?”“外星人,老实呆着。”瓦佳狠狠地瞪着她。
突然,整个垃圾舱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三个人都吓了一跳。一束强烈的白光猛地射了进来,顷刻间垃圾舱亮如白昼,幸亏他们三个是躲在一个角落里。瓦佳和兰亚都本能地低下头,原来垃圾舱的大门被打开了,接下来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只见一个如十字架一样的奇怪飞船徐徐停在垃圾舱,飞船闪烁着各种颜色的亮光,发出一道道白色的光芒。

   那艘十字架状飞船悬在空中有一分钟,然后缓缓以90度角度将飞船放倒,最后一点点降落在垃圾舱的地面上。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喘,躲在角落里。大约几分钟后,飞船裂开一道缝隙,一束白色的光芒从里面射出,接着从里面飞出两个碟状飞行物,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盘旋在整个垃圾舱的上空。伊娃低声叫了一句,“完了,是幽灵生物扫描,快点找掩体。”兰亚和瓦佳都没明白她说的意思,就感觉空气中突然震动了一下,仿佛是有一股看不见的次声波,每个人胸口都感受到一股压力,耳膜有些痛。


  “快跑”伊娃挣脱瓦佳,朝另外一个方向发疯般冲了出去了,兰亚和瓦佳来不及思考和判断,也本能地跟着她跑了出去,与此同时,一束紫色的光芒“嗖”地一声,射在他们刚才呆的地方,把那个地方射出一个黑色的大窟窿。才跑出去没十几米,伊娃突然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迎面撞上,“砰”地一声,她重重被撞倒,跌倒在地上。瓦佳和兰亚紧跟着她,几乎来不及思考,瓦佳被伊娃绊倒,而兰亚虽然躲开,但是他明白伊娃不会凭空摔倒,肯定是前面撞到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所以本能收了脚步,但是由于巨大的惯性,身体还是往前冲了出去,然后就感觉空气中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壁,兰亚的身体撞在上面,被反弹了回来,三个人几乎都摔倒在地。瓦佳本能地拔出去枪,兰亚制止了她。三个人大口喘着粗气,紧张到了极点。

   兰亚飞快用手摸前面,就跟瞎子一样,果然是一道“气墙”,无形但是非常坚硬,伊娃的头上撞出一个大包,脸都肿起来,她伤的不轻,“这是氦光环,会要命的。”伊娃大喊,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快把我解开”。兰亚犹豫了下,解开了伊娃的手臂。“怎么回事?”瓦佳问,她几乎想用手里的脉冲枪开火。“这是维古星人用来捕捉低等生物的一种基因智能陷阱。”伊娃用手在气墙上轻轻一佛,只见三个人周围瞬间出现一个半透明状的环状光束,如同一个垂直的巨大圆筒,将三个人扣在中间。伊娃又佛了一下,环状光束开始旋转起来,底部变成蓝色,正一点点开始上升,如同一个蓝色的光环,在三个人周围飞快旋转。

  兰亚和瓦佳都完全茫然,目瞪口呆地看着伊娃。“这东西会根据我们的基因锁定我们,如果十分钟内打不开,外面的蓝色光环转到顶部,我们就全部完蛋,被它分解成碎末。”伊娃飞快地用手指在环壁上操作,她双手飞快一佛,三人周围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屏幕,屏幕上出现各种复杂的外星符号和字幕,而且都飞快旋转,移动,不停变换位置。伊娃头顶开始冒汗,她双手快的不可思议地把各种字母和数字拖动,拼成各种指令,一分钟后,屏幕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旋转状类似人类基因图谱的摸样。兰亚注意到伊娃的表情越来越严峻,甚至有点绝望,她迟疑了几秒钟,这个时候,周围的蓝色光环越来越高,转的也越来越快。伊娃有点快崩溃了,她突然惨笑了一声,看着两个人,“真没想到,竟然跟你们一起死在这里。”“你说什么?”“我打不开。”伊娃颓然坐在地上,“我的基因改造还没完成,没有秘钥,这么短时间,我没法破译他们的密码,抱歉了。”

  这个时候,瓦佳倒是冷静起来,她仔细研究着伊娃刚才输入的那些指令。“你在用它们的指令试图打开这些秘钥?”“听着,小丫头,我受过十年以上的外星特种训练,这是维古星人的加密基因程序,来不及了。”伊娃绝望地看着兰亚,嘴角露出一股无奈,“兰亚,你真的很聪明,但是有时候,命运就这么无情,在宇宙中,我们都是沧海一粟。”瓦佳试着拨弄那些屏幕上的数据,突然,屏幕上闪过一道绿色的螺旋形盘旋上升的图形。

伊娃浑身一震,她跳了起来。“瓦佳,你说你身上有四分之一什么星球血统来的?”“兰星,反正我父亲就这么说的。”伊娃快速用手拨动那些浮动的字幕和数字,然后冲瓦佳说,“借你手掌用下。”不容分说,抓过瓦佳的手,朝屏幕上一按,立刻,整个屏幕闪过一片绿色,接着一个巨大的螺旋形基因图谱出现在屏幕上。“这是什么?”兰亚问。“瓦佳的基因密码。”伊娃如同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嘴里发出啧啧赞叹。“真的很完美的基因!”这时候外面的蓝色光环突然消失了,伊娃长出了一口气,“哥们们,我们得救了。”

  伊娃跌坐在地上,瓦佳端着枪,警惕着四周,但是光环消失后,周围一切都陷入黑暗,巨大的垃圾舱里面,只剩下那个刚才降落的十字形飞船,安静地停在那里。兰亚掏出医疗包,给伊娃简单包扎了下头上的伤口,伊娃简单解释了刚才那个陷阱的原理。这是维古人一种防卫系统武器,用无人机弹射出,先用生命扫描系统找到敌人,然后投放氦光环,猎物被锁定后,系统会判断出猎物的基因图谱,如果是低等生物,就在十分钟内分解消灭,如果是误操作锁定自己人,只要输入维古人的基因密码就可以打开,刚才伊娃就试图破译这个密码,但是系统已经发觉她是地球人,所以锁定了破译,但是她忘记了瓦佳有兰星血统,瓦佳的基因比维古星人还高级得多,这种基因陷阱的设计单纯从基因高低来考虑,并不考虑是不是维古星人,只要基因更高级,系统就默认打开,所以伊娃用瓦佳的基因秘钥成功打开了这个基因陷阱。

  “这回不再怀疑我是外星人了吧。”伊娃撇了撇嘴,兰亚也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维古人的基因陷阱,算是给他们当了一把测试。不过,此刻他们仍然还在危险中,这个巨大的十字形飞船到底是什么来头,肯斯号的命运如何,他们能否平安逃出这里?一系列未知和悬念又压上心头,兰亚望着远处那个巨大的黑色的十字形外星飞船,有些茫然。瓦佳表情肃穆,不知道想什么,似乎还在被她那古怪的基因图谱所震撼。
 楼主| 发表于 2016-2-11 12: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号。

  洛梅发现自己还活着。周身剧痛令她慢慢恢复意识,记忆也一点点恢复起来。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悬在空中,这是一个球型空间,球壁四周闪着各种仪表盘般的亮点,洛梅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发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努力思考着,回忆着自己昏迷前最后的情节。

  洛梅十分肯定自己按下了质子火炮的按钮,她有霍克将军的授权,而且她对自己做出的命令非常清晰,如果指令下达,月光号会与敌人同归于尽,巨大的冲击波和核辐射瞬间会将所有生命化为灰烬,但是自己为什么还活着?难道这是在第五维空间,还是死后的灵魂?洛梅感觉每根神经都格外清晰,没错,自己活着,但是这一切又怎么解释呢?

  突然,她感觉大脑中有个陌生的念头,或者说是一种强大的模式的东西正在侵入她的大脑中,天啊,她瞬间明白了,这是外星人正在跟自己交流,它们破译了自己此刻大脑中的想法,洛梅吓了一跳,但是还是最终接受了这个陌生的侵入的意识。这东西仿佛一个看不见的人,在她的大脑中说话,声音空洞,听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有点古怪,但是非常清楚。“你好,洛梅”。“你是谁?”
   “我是维古星远征计划项目负责人,你可以叫我尤默尔。”“我死了吗?”“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来一一解答,希望这能打开我们之间的误会。”尤默尔的声音很轻柔,它似乎在跟洛梅学习语言,刻意模仿洛梅的发音和语速。

   “要把我怎么样?月光号呢?其他地球人怎么样了。”“这是一场降维战争,我们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的战争,你很优秀,作为一个地球人,我全程观看了你的指挥和最后时刻的判断,理性而又富有牺牲精神,在最后时刻,我关闭了你们的质子武器,保留了月光号和你。”“你们要侵略地球?”“请不要用你们的思维来考虑一切,我们的确是攻击了你们的月光号舰队,但是这并不意味我们会全面占领你们的星球。维古人飘荡在茫茫星河中已经有几万年之久,我们只是在寻找一些合适的地方,播撒维古人的种子。”“我不太明白,可是你们又为什么要攻击月光号舰队?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战争吗?”“战争已经结束,以后也不会再有,我们会离开你们的星系。”“为什么跟我说这些?”“因为你很特别,而且,在我们的计划中,你将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什么计划?”“这些你以后慢慢会知道。”“那么我是人质吗,你会释放我,还是囚禁我。要我做个背叛地球的叛徒?”尤默尔的声音轻柔了很多,“洛梅,你还不清楚自己身上拥有什么,没人会伤害你,你在这里,是在接受治疗,太空辐射伤害了你的内脏和神经系统,我们已经帮你医治得差不多了,你再休息几个小时,就可以恢复了,好了,你休息吧。”尤默尔说完就消失了,洛梅感觉大脑中突然一阵茫然,仿佛有人从自己大脑中抽走什么东西似的。

然后她感觉突然一阵倦意袭来,不由自主地昏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如停滞一般。

   洛梅再次苏醒过来,这一次她感觉浑身舒服了很多,仿佛有了力气,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原来这个球体是一个无重力气场,她让自己的身体漂浮到球壁上,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下球壁,立即球壁发出一阵清脆的音乐声,然后裂开一道门,重力缓慢恢复,洛梅的双脚慢慢着地,她扶着墙壁,从那个球状屋中走了出来,外面是一个奇怪的空间,上面如同云层浮在空中,四周有各种古怪的仪器,闪烁着微弱的亮光,房间中很亮,但是却看不见光线从哪来射进来。洛梅走了两步,感觉身体确实恢复正常,连她在被攻击中受伤的手臂上的伤口都奇怪地消失了,这一切太不可思议,维古星人用先进的技术医治好了她的伤口,但是它们究竟要干什么呢?拿自己做生物实验,还是作为人质,囚犯,甚至更可怕的结果,洛梅心里有一点点恐惧。

  她环顾四周,找不到一件衣服来遮蔽身体,也不能就这么一丝不挂地站在这里,穿过一道虚拟的门,外面是另外一个空间,四周的一切都静的让洛梅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她的脑海里想着在哪里能找到自己的衣服或者什么蔽体的东西,突然她的面前跳出一个虚拟的投影,接着一个声音想了起来,“您是在找太空服吗?”洛梅吓了一跳,没想到外星人的技术高超到可以直接看穿她的思维,这比她赤身裸体更让洛梅难受。“请按蓝色”那个声音明显是一种机器混声发出,仿佛是它们学习和翻译了地球语言,声音有些生硬。洛梅轻轻按了下虚拟投影钟蓝色的部分,接着,从不远地方突然裂出一个口子,一个金属杆状升了起来,洛梅走过去,只见金属杆上面有个火柴盒大小的精致的小东西,她拿在手里,用手轻轻一摸,那小东西突然融化一般,然后如同一团烟雾缠绕在洛梅身上,洛梅还没反应过来,她本能地退了半步,却发现身上已经被一种轻薄透明的东西覆盖,类似一种柔软的衣服,从脚踝一直到到脖子,完全覆盖,轻柔光环,银灰色,好先进的太空服,洛梅从心里发出一声赞叹。

  洛梅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尤默尔一定在悄悄地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接下来,就是该摊牌了,如果自己不肯就范,估计马上就会遭到它们无情的虐杀,她受过这种训练,尽管内心非常恐惧,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洛梅大胆地穿过一道道虚拟门,尤默尔似乎并没有阻止她的意思,这些空间很大,但是都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和设备,洛梅最后推开一道门,前面是一条悬空的走廊,她抬头望了望,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空间,应该不是月光号,月光号没有这么高的举架和空间,这应该是一个比月光号还要大几倍的超级太空船,看不见顶部,上面云雾缭绕,下面也是如同万丈深渊,看不见底,只有这条笔直的悬空走廊,通向前方。洛梅咬了咬牙,大胆走了过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6-19 12:49 , Processed in 0.07176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