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952|回复: 52

[原创]《外星游戏》-中国版星际幸存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1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19 编辑









  







故事简介:一批来自地球的年轻星际移民和一支由年轻女孩组成的特种小分队在星际旅行中遭遇意外,被迫降落在一个神秘的星球上,在这个星球上,这些年轻人将遭遇到种种前所未有的神秘劫难,成员也相继死去,究竟是残酷的现实,还是冥冥中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操纵着他们的命运?生与死,爱与恨,团队的力量、惊人的预感、潜力的爆发、友情和爱情、背叛与忠诚,这些年轻的男孩和女孩每个人最后命运如何,又是什么力量左右着他们的生死命运,他们最终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呢….请阅读科幻连载小说《外星游戏》(原书名:《死神的游戏》)。





  





谨以此书献给沈阳消费网全体网友!

 楼主| 发表于 2007-5-1 09: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0 编辑

第一章   星际遇难



寂静的星河,时光如同静止。在星云的深处,一个亮点争缓缓移动,越来越近。这是一艘人类文明制造的太空船。巨大的船身闪亮着各种灯光,在船身上标着巨大的几个字母:“开拓者号”。这是一艘地球开往遥远人马星座的太空移民船,就像其他所有的太空移民船一样,她满载着576名年轻的地球新移民,带着他们的期望和梦想,正驶向目的地星球,一个据说充满了艰险和挑战,但也充满了希望和梦想的地方。

大卫.科恩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和挺拔结实的身体,他是这艘开拓者号飞船的领航员。说实话他早已厌倦了这种枯燥乏味而且又非常危险的星际旅行生活,可是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如此。船长罗加尔施工又高又胖的家伙,脸上总是挂着讨人喜欢的微笑,但他发起火来也挺吓人的,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出色的太空飞行员,据说他还参加过上一次的宇宙大战,不过从来没有听他跟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经历。

大卫看了眼电子屏幕上的星际导航图,由于磁场的干扰和一个矮白星的引力,他们比预定的轨道偏了一点点,这还是在系统规定的安全范围内,不过他必须要修正一下。他给助手莱拉下达修正航向的命令。这时候他听见罗加尔的哈哈大笑的声音,大卫抬起头,只见那个高大的男人叼着一根烟,手里拿着一张星际传真走了进来。

“他妈的,孩子们,我们完蛋了。”罗加尔咒骂着。

“出了什么事情?”大卫奇怪地看着他。

“这帮安全委员会的家伙取消了我们的星际航行牌照,说我们超期服役,存在安全隐患,其实我知道这帮家伙是想逼我买他们最新式的飞船。”

“我听说星际运输联盟(SSTMB)正打算建造一种更安全的巨型飞船,用这种东西来取代我们。”大卫耸了耸肩头。

“不管怎么说,我们被淘汰了。”罗加尔把那封星际传真递给他。“科恩,你可以成家了。去过那种你一直想过的安宁的生活,找一个女人,再找一个环境不错的移民区。”

“那么你呢,船长。”

“我也该退休了。”罗加尔极力掩盖着自己的失落。





大卫看着这份传真,他意识到这一次自己真的失业了,不过这样也好,他终于可以下定决心离开这种生活。这种星际领航员的生活实在太危险了,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星际运输联盟开辟的这条航线危险重重,他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自从大规模星际移民开始,已经有数以千计的新移民和飞船工作人员丧命在这条航线上,大卫自己也是九死一生。他长长出了口气,看了眼椭圆型的窗外,黑色的宇宙星河,点点繁星,浩瀚无边。再过三个月,这场恶梦般的生活就彻底结束了。再见了,永无边际的宇宙,神秘的未知世界。

大卫启开一瓶啤酒,一个人来到主控制舱,他看见他的好朋友瑞恩正坐在电脑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瑞恩,我们要失业了。”他笑着拍了拍好朋友的肩头。

“那你就可以回家了。”

瑞恩有一张讨人喜欢的英俊面孔,不过此刻他的眉头皱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在忙什么呢?瑞恩,我们喝一杯。”

大卫把一杯酒递给他。

“这是违反条例的,这里不能喝酒。”

“行了,我们就要失业了。”

“嘿,大卫,你看过我们的移民清单了吗?”瑞恩一边接过啤酒,一边问他。

“是的,一切正常,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最近检查了移民舱的监控系统,我发现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奇怪,他们似乎接受过训练。”

“新移民在上飞船前都会接受培训的,而且他们中很多人都是经过选拔出来,有一些优秀的成员是很正常的。否则他们没法在移民的星球上生存”。
 楼主| 发表于 2007-5-2 0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1 编辑

“不,你看这里。”瑞安指着屏幕。“这个小女孩只有19岁,可是她在用自制的设备观测白矮星,她不仅没有进入睡眠程序,还利用只有宇宙战士才会的方法躲避我们的监视。”

“算了吧,瑞恩,这些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的任务只是运送新移民到目的星球,其他的一切与我们无关。所有合同手续完备。”

“但是仅仅是一个我并不吃惊,我觉得这似乎是一支特殊的小分队,他们训练有素,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如此精锐的新移民,你看,他们都没有进入睡眠程序,他们还在有计划地安排哨兵,他们时刻提防着受到攻击,这太奇怪了。”

大卫也觉得有点意外,他再次看着屏幕上的图像。

“似乎这是一支联合政府的特种部队,他们不想公开,混在新移民中。我讨厌政治。”

大卫突然发现远程雷达屏幕上出现一个亮点,“那是什么?”

他一下子紧张起来,多年的航行经验告诉他危险似乎就在眼前。

瑞恩也紧张起来,他飞快地调着系统中的数据。大型URSE计算机系统正以每秒中惊人的速度运算着各种分析数据。

几秒钟后,一条条数据从屏幕上出现:

“不明飞行物体…”

“修正,是一种不明物质”

“修正,是一束无法判别性质的射线。”

大卫的手指已经按下了警报系统。立即整个飞船陷入一阵可怕的警报声中。

系统还在飞快运行着,不时跳出一行行的数据。

“危险等级最高15级,立即弃船!”

“什么?”大卫和瑞恩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危险是什么,系统已经得出了最后的答案和操作提示。这时候系统已经自动启动了弃船的程序,飞船发出可怕的轰鸣,大卫明白现在只有船长罗加尔还有权限取消弃船,但是他怎么跟他解释这一切呢?人的判断速度根本跟不上计算机的速度,他们没有选择。

罗加尔已经冲了进来,他像一头狮子在大喊着。

“检查系统,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大卫明白,如果那真的是一束可怕的致命的射线,那么系统发现的同时,他们应该已经被击中了,开拓者号的速度无论如何是躲不开的。

瑞恩脸色苍白,他指着屏幕上,甚至声音都变了调。“系统提示,我们的三号发动机被击中!”

大卫冲了过去,只见屏幕上飞快出现着一条条系统的评估结果。

“主动力核反应堆泄漏,3分钟后防护系统失效,5分钟后飞船解体。5分50秒后爆炸,系统建议立即弃船,抛弃移民舱。

罗加尔大声咒骂着,他怎么也不相信,这艘如此现代化的太空船,竟然被一束莫名其妙的不知从哪里来的射线毁灭了。大卫冲瑞恩大喊着,“你在等什么,赶紧启动逃生系统。”

瑞恩痛苦地看着大卫,“不,大卫,我们不能抛弃移民船,那上面有576个年轻生命。”

大卫没功夫跟他解释,冲过去按下逃生系统的按钮,但是令他恐惧的是,逃生系统居然没有任何发应。系统不断发出可怕的吱吱的声音,这是系统模糊程序发出的毁灭前的信号。

瑞恩突然冲了出去,“我要手动启动移民舱分离,你们快走吧。”

“你疯了。”大卫明白瑞恩这么做无意于送死,时间根本来不及,就算他能启动移民舱分量,大部分新移民们也根本没有时间苏醒逃离。可能只有一部分移民舱可以分离。

大卫终于启动了逃生系统,不过没等他转过身,他就感受到背后突然传来一股极度的热浪,眨眼功夫,大卫和罗加尔被一股冲击波吞噬了…

瑞恩发疯般敲打着手动移民舱分量程序,他其实还有30秒逃离的时间,但他没有走,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启动着分离程序,尽管他明白他不能完全分离这些移民舱,但至少他可以分离开一部分移民舱,就在他输入最后一个字母后,一道白色的光芒瞬间将他吞没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5-3 00: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2 编辑

第二章  新指挥官



                  

依文几乎是在一种毫无意识的状态下站了起来,他感觉一股浓烈的味道呛得他要喘不上气来。浓烟看不见任何东西,依文感觉这就像他每一次恶梦中的情景一样,他本能地企图逃离这个地方,但脚下总是踩到什么东西,令他不停地跌倒,他不停地咳嗽着,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冲到一个出口,隐约中他听见有人在大喊着:“还有人吗?”

依文想回答,但是喉咙里似乎冒着火,怎么也叫不出声来。

“马上关舱门,来不及了。”

“不,好像还有一个人。”

依文终于从浓烟中走了出来,他感觉到有一双手把自己拉了过去,然后背后就是“碰”的一声关闭舱门的声音。他跌倒在地上,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空间突然剧烈的颤动着,然后是一阵可怕的爆炸声和抖动,震的人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然后所有灯光都熄灭了。接着又是剧烈的摇动,如此有一分钟时间,仿佛他们进入地狱一样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依文的意识才恢复过来,灯光开始恢复,他听见一阵哭声。依文发觉自己的头在流血,是刚才剧烈震动时撞在身边的墙壁上造成的。他开始一点一点拼凑起来自己的记忆。作为一个志愿到人马座的太空新移民,25岁的依文在进入睡眠程序前,登上一艘叫“开拓者号”的星际移民船。他的记忆最后停留在进入睡眠程序前的一分钟,但眼前,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正常的程序被打乱了。

灯光还是忽亮忽灭的,依文打量着这里,这应该是一个移民舱的一部分,跟他所在的移民舱一样的构造,到处都是新移民,系统似乎在通知着什么,但他听不见,刚才那次剧烈的爆炸震的他耳膜都要裂开了。大约几分钟后,他才感觉自己的听力渐渐恢复过来。只听见安装在头顶的扩声器里反复播放着一段系统通知:

“请大家保持镇定,这里是C-9移民舱系统,开拓者号遇到意外,已经被摧毁,C-9移民舱独立应急系统启动,目前我们已经自动与母船分离,并且成功脱离爆炸范围,系统正在检测受损情况,请大家保持安静。”

依文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所在的太空船遭到意外,移民舱被分离出来,现在他们作为幸存者暂时依靠这个尚未被摧毁的C-9移民舱得以存活。而其他没有被分离的移民舱和那些新移民,则被永远地抛弃了。

“现在C-9系统启动自动生存子程序,10分钟内,抽风系统会自动将空间内不明烟雾吸走,请大家保持镇定。”

依文望着天花板上那个小扬声器,他们真的要感谢这个发明这套独立系统的工程师,如果不是他把每个移民舱的体统设计成可以独立运作,恐怕他们早就完蛋了。这种设计可以保证在星际旅行中,任意一个独立的移民舱都在分离后,都可以暂时独立保证新移民的安全。

果然,10分钟后,舱内的烟雾被抽风系统抽干净,他们又有了新鲜的空气了。依文站了起来,跟其他所有的幸存者一样,他们都惊魂未定地互相打量着。这个不大的C-9移民舱里,居然挤着差不多近200个新移民。幸存者中女孩的数量要更多些,因为这个C-9移民舱本来就是女孩舱,倒霉的男孩舱没有分离开,多数男孩子都没能逃出来。

整个移民舱里的幸存者们完全不知所措,有人建议要选出一个首领,有人在研究下一步如何生存,如何发出求救信号,更多的人在疯狂地寻找自己失散的同伴和亲人,还有人在自发报数,看还剩下多少人,有人在歇斯底里大哭大叫,敲打玻璃,有人跪在地上祷告,整个移民舱里一片混乱,依文冷静地站在角落里,看着这些毫无组织的同伴们。

   星际开发公司只想着赚钱和利润最大化,根本没真正对这些新移民进行系统的培训,而只是配备了两名没有上过太空的毫无经验的指导人员敷衍地给大家讲了20个小时课时的星际移民指南,有些人甚至连这个都没有学完就被匆忙批准登上飞船。当然,如果一切旅行顺利,他们会在目的星球接受真正的培训,但问题是真的在旅途中出现灾难后,星际旅行指导上几乎没有什么实用性的建议和培训。
 楼主| 发表于 2007-5-4 0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3 编辑

这时候,一个高个子男孩在极力大声叫着,“安静---安静---”

他足足喊了一分钟,人群才终于安静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这是一个25岁左右的男孩,他个子很高,一头金发,浓眉,有着一对大大的大眼睛。

“听我说,大家安静,我觉得我们应该首先接受这个现实,当前,在没有任何飞船指挥员和移民安全员的情况下,我们必须马上从我们中间选出一个首领,来指挥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这是星际手册上的条例。”

人群以沉默表示默许。

“我叫杰瓦,曾经是预备役军官,如果没有人反对,我想我来临时担任这艘飞船的指挥官。”那个男孩自信的微笑令多数人没有反对。

隔了一会儿,有一个女孩从后面走出来,她推开人群,走到杰瓦的身边。

“等一下,我是碧兰中尉,我想按着星际旅行条例,我有权接管这艘飞船。”

依文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见一个蓝眼睛的高个女孩从人群中出来,她大概26、27岁样子,非常镇定,一头短发,穿着一套很古怪的太空服。她说的没错,按着星际条例,如果是现役军官,她有权接管指挥权,并担任最高指挥官。

“嘿,这里是移民船,你怎么可能是一个军人?”杰瓦不相信地看着她。

“这是军事秘密,我们是联合政府新成立的一支特种星际小分队,代号人马座战队,是奉命搭乘开拓者号前往移民星座的。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身份,我可以给你看我的军官证明。”她说着伸出左手,只见她的手背后面有一个细小的植入芯片,这的确是现役军官的身份,而且还只有参加外星任务的特种星际部队才拥有的身份,那个芯片就是军官的证明,只有在阵亡或者退役后才能取下。

“好吧,碧兰中尉,你是指挥官。”杰瓦无可奈何地说。

他转身打算回到人群中,却突然被碧兰叫住了。

“等等,杰瓦,我需要一个助手,你愿意做吗?”

“当然。”杰瓦脸上露出笑容,他兴奋得像个孩子。





有了领导者后,一切开始变得有秩序。

碧兰开始统计人数,一共是176个幸存者。有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新移民死于这次意外,甚至没有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幸存者中部分人还保留着自己的移民身份证,但像依文那样很多在睡梦中匆忙逃离出来的新移民身上什么都没有,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仅仅靠这艘移民舱,能否活下去。

当然首先的问题就是寻求星际救援,飞船在解体的瞬间,系统已经自动发出了求救信号,这个星际求救信号会发给所有行驶在航线上的太空船,甚至包括其他外星文明,但问题是就算如此,估计最近的一艘赶来救援的太空船也要三个月后才能到达。而且麻烦还不止这些,碧兰他们终于得到了C-9独立系统运算出来的飞船损失评估数据:

“通讯系统全部损坏,主动力推进系统部分损坏,生存系统部分损坏,按照最低消耗指标,可以维持目前人员21天生存。导航系统部分受损,燃料部分泄漏。”

换句话说,他们目前如同坐在一艘漏水的独木舟里,没有任何联系和动力,漂浮在浩瀚的汪洋大海中。如果没有营救,他们难逃一死。

碧兰关闭了C-9系统,她平静地下着命令。“暂时不要告诉每个人。”

“明白”杰瓦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马上要寻找懂系统和导航的新移民,你去让每个人填一个表格。”

“来不及了,我直接去问吧。对了,你的人没有懂这些的?”杰瓦问。

碧兰摇了摇头,“我的人都是战士,她们只会打仗。”





几分钟后,碧兰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跟着杰瓦走了过来。

“你好,指挥官阁下,我叫西金斯,我想要跟你谈谈。”

“你懂系统?”

“不,但我是一个野外生存拓展教官,有件事我不得不跟你说一下。”

碧兰奇怪的看着他,点了点头。“可以。”

“我是一个野外生存教官,你知道我的职业就是教大家如何在野外生存和如何团结,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危险,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就算飞船正常,可是没有统一科学的管理和指导,就算飞船能坚持下去,他们已经疯了,新移民没有受到系统培训,他们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得出来。”

碧兰看了一眼远处的那些新移民,西金斯说的没错,这些普通的新移民心理很快就会崩溃,他们没有接受过心理培训,狭小的空间,未知的前途,巨大的压力会让他们发疯的。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们要鼓励大家,要让大家保持希望和信念,否则恐惧就会传染给每个人。我们要把每个新移民团结起来,保持一股团队合作精神!”

碧兰看了一眼杰瓦,“我觉得让西金斯加入我们的管理小组,你有什么建议?”

杰瓦耸了耸肩头,“我也是这个想法。”

“来吧,西金斯,按着你的想法去做吧,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的专业人士。”

 楼主| 发表于 2007-5-5 00: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4 编辑

第三章   被迫着陆







碧兰的小队有二十几个人,她们训练有素,穿着统一的军服,冷静而且沉着,此刻正按照碧兰的指令负责维持秩序和统计大家的情况。很快一个戴着眼镜的瘦高男孩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被带到碧兰和杰瓦面前。

那个男孩自我介绍:“指挥官,我叫度万,在移民前在一家系统网络公司做工程师,我懂一些系统方面的,不过我更擅长的是系统维修与维护。”

碧兰打量着另外一个女孩,她很年轻,只有20岁不到,长得很秀气,皮肤白皙。

“我叫海迷儿,是星云大学的二年级学生,主修系统和软件。”

“好了,言简意赅,我们现在需要评估目前我们的情况,看看能否修复飞船的系统。”

度万和海迷儿来到操作台前,他们启动了后台系统,碧兰和杰瓦就站在两个人背后。

只见度万噼里啪啦地一阵敲打键盘,不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一个提示框。度万扭过头解释给碧兰。

“现在我们进入的系统的后台操作,可以进入安全模式重新恢复启动系统,但需要管理员口令。”

碧兰摇了摇头。“没有,有其他办法打开吗?”

“没有其他办法,系统提示后台有一套完整的逃生自救系统,但必须由母船的主计算机下达指定才能执行,现在似乎他们没有时间来启动,所以我们必须打开后台操作系统,自己手动启动这个逃生自救系统。但没有口令我无法进入,除非是利用黒客程序。”

碧兰看了眼海迷儿。那个女孩犹豫了一下,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个化妆盒,她掰开化妆盒的底部,从夹层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邮票大小的光盘。她有点不好意思。

“我违反了星际管理条例,不过这个光盘是我的宝贝。”

碧兰微笑地看了眼她,“我理解。”

海迷儿把光盘小心地插进系统接口,接着屏幕上出现一个漂亮的女孩的头像和一串海迷儿的生活图片,海迷儿赶紧敲了一下键盘,接着出现一大堆软件工具目录,度万吃惊地看了眼她,因为那些几乎全是当前最一流的黒客软件工具。不过就算是用黒客软件,要攻破防护系统最一流的飞船系统也是很困难的。但这些似乎没有难住海迷儿,只见她选中一个特殊的工具,飞快敲打着键盘。接着就进入了密码破译阶段,度万从来没看见过这种解码软件。

“这是什么软件?”度万忍不住问。

“我自己写的一个程序,专门破解程序和口令,我管它叫“开门的小狐狸”,这艘飞船的系统不是最新的,所以应该可以解开。”

大约二十分钟后,海迷儿的程序成功了,系统终于进入了后台程序。度万仔细阅读着一行系统的提示。

“系统提示如果我们重启这个自动逃生系统,我们将无法再控制这个移民舱,这个系统是用来危急时刻当驾驶员无法操作时而使用的,一旦我们启动这个自动逃生系统,系统就会假设飞船上已经没有人可以有能力驾驶,系统会自动选择它认为的最佳方案,而我们只能接受。”

碧兰看了眼杰瓦,“你觉得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吗?”

“YES OR NO?”度万看着碧兰。

碧兰点了点头。度万的手有点颤抖,他终于按了下去。

屏幕快速运转着,这一次时间非常漫长。

“是不是系统坏了?”碧兰看了一眼海迷儿。

“不,它在运算,它在寻找我们可以着陆的星球。”海迷儿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上的字符。

大约过了10分钟,电脑终于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一行数据显示出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

“经过系统运算,目前您乘坐的C-9舱已经不能独立返回轨道,而且所储存的能量、空气、食物和水等也不能支持足够的安全天数,系统已经自动锁定方位E37航道一颗未知的类地小行星作为紧急着陆区域,鉴于系统没有任何这颗小行星的资料,系统仅仅提供安全达到的一切指定和程序,在成功着陆后,无法保证您及其他成员的安全。由于您已经选择默许自救逃生系统,因此您的任何修改指令都是无效的,飞船将在17个小时25分钟后到达并着陆。”

大家都没有出声,现在他们除了等待,也就只有祷告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5-6 00: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5 编辑

依文坐在一个角落里,他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这点伤对他算不了什么,此刻他还是更担心这些人的命运。他明白没有经验和有效的组织,比没有足够的保障更危险。

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孩走到他身边,“你在流血。你受伤了。”

“没什么,我会处理的。”依文轻声说。

“伤口会感染的。”女孩低下头,看了眼依文的伤口。“要止血,不然你会失血过多。”

她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止血包和一些紧急处理伤口的药,然后看了一眼依文。

“你能不能过来一下,我要给你包扎。”

依文这次反应过来,自己有点太冷漠了,这个女孩毕竟是一片好意。

他把身子转过来,让那个女孩帮自己包扎伤口。

“我叫冰儿,你呢”女孩一边帮他包扎,一边自我介绍。

“你可以叫我依文。”

冰儿的手指非常轻柔,他这才发现冰儿是跪在地上给自己包扎的,依文有些感动。冰儿也累了,包扎好依文后,就坐在他身边,两个人聊了起来。

“你们真的是军人?”依文有点不相信似的看着冰儿身上的军服。

“是的,我们从小就接受残酷的培训,我们的任务就是未来去一个特殊的星球去执行任务。”冰儿看着那些新移民们。

“是什么任务?”

“我们也不知道,这是规定,只有到达目的地星球,我们才会知道命令是什么,再说我们只是执行,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依文打量着冰儿,他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孩竟然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战士。

“你不相信是吧?但是我们真的是从几万人里面被选拔出来的,淘汰的过程比选秀都激烈。”冰儿看着依文。“说说你吧,我发现你很不同。”

“怎么不同?”依文奇怪地反问。

“说不出,总之你跟他们不一样,你很镇定,我看见你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用那种眼神儿看着他们,你知道我有什么感觉,我觉得你很超然,就像一个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么漠然地看着我们。”

“不是吧”依文笑了笑,“我有那么另类?”

“真的,我看人可准了,我觉得你很清高和孤高,觉得我们都很平凡。或者说,你经历过很多。”

依文吃惊地看着冰儿。

就在这时候,突然前面一阵吵闹声,冰儿急忙站起来,依文也跟着她走了过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正大声叫喊着什么。

“让我离开这里,我受不了了!”

一个男孩和女孩正在劝阻他。依文和冰儿都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有些人的心理会承受不住而失去控制。

这时候,西金斯走了过来。“安静,兄弟,保持镇定!”

“我们都会死的。”男孩大声叫喊着,他接着大哭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奎克,我妈妈说让我去那个星球,就可以治愈我的病。”他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

“一切都很好,放心吧,我们会得到救援的。”西金斯耐心地跟他说着什么。

冰儿和依文重新回到他们的角落,坐在地上。

“你怎么看,依文,我们会得救吗?”

依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为了节省能量也为了让大家尽可能平静下来,根据西金斯的建议,碧兰下令关闭了所有的灯光,除了碧兰他们,其他所有的成员都被要求睡觉和休息,保持体力。这种沉寂让人害怕,依文几乎能听见不远处的一阵阵低声的哭泣声。由于是熄灯比较突然,每个人就在原地睡下。依文和冰儿靠着舱壁,两个人都睡不着。

“你说我们会死吗?就像那些留在开拓者号上的人。”冰儿低声问。

“每个人都会死的。”依文低声说。

“你怕吗?”

“怕,你呢?”

冰儿叹了口气,“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直到有一次训练,我们7个人一个小组,穿越一个山谷,结果我不小心,一脚踩空,从峭壁上摔了下去,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可怕,我当时吓坏了。”

依文沉默了一会儿。“后来呢?”

“是碧兰救了我,她一个人从峭壁上速降下来,救了我。”


 楼主| 发表于 2007-5-7 00: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6 编辑

第四章 神秘飓风







   依文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惊醒,他睁开眼睛,周边还是一片漆黑,冰儿已经靠着自己的肩膀睡着了,她发出轻微的鼾声。依文非常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这是多年的磨炼造成的,他有着非常敏感的直觉和对环境的感受能力。他发觉飞船似乎在改变速度和角度。

大约一分钟后,飞船开始剧烈的抖动。所有人都惊醒了,但来不及叫喊,因为飞船似乎正在穿越大气层,剧烈的抖动和震颤淹没了惊叫声。不过这一切并不像穿越地球大气层那么困难,系统也没有提示需要他们系好安全带之类的设备,几乎很快随着一阵剧烈的撞击后,他们感觉到飞船似乎突然停止不动了。依文明白他们已经着陆了,这艘飞船还是挺先进的,它有反重力系统,可以不必让成员遭受失重的折磨。

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碧兰和杰瓦、西金斯等人正在检查着什么。一个女孩过来把冰儿推醒。

“快起来,冰儿,我们已经着陆了。”

此刻碧兰正站在度万和海迷儿的背后,紧张地看着他们操作着系统。一分钟后,各种数据从屏幕上快速闪过。

“我们已经成功着陆在这个类地小行星,系统中没有任何关于这个星球的资料,目前检测结果显示目标星球的引力、空气、水等成分与地球极其类似,可以无需设备直接接触,但不排除含有系统中未知致命病毒的可能。目前系统正在继续检测飞船受损情况,主推进器被不明物体缠绕,需要人工处理…”

海迷儿敲打键盘,隔了一会,屏幕上出现了他们着陆星球的图片。所有人都惊叫了一声。这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海水碧蓝,浪花飞溅。

“太美了。”海迷儿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还以为会落到一个像土星那样的地方。”度万也松了口气。

只有碧兰似乎有点奇怪地没有说话。

在经过20分钟的再次检测后,他们惊讶地发现这个星球的环境简直就是另外一个地球,几乎所有的环境指标都相当接近,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碧兰命令一部分人员到舱外检查设备,但是一听说他们到了一个跟地球一样的星球,所有的人都忍不住一下子全部拥挤到”甲板”上。所谓的甲板其实就是飞船打开两个舱门后,展开后形成的那个空间,刚好可以容纳一百多人。大家都冲到甲板上,大口呼吸着外面的空气。这是一个相当美丽的星球,天空是绿色和淡蓝色的,有两个“太阳”,远处还可以看见一些奇怪的星星,他们着陆地点是一片大海中,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一道银色的星河斜挂在远天,一直沉没在海天之际。碧波万倾,微风席席。一股海的潮湿的味道沁入人的心扉,让人几乎要融化在这里。

碧兰也被眼前的风景如画般的景色所陶醉,全然忘记了警惕。只有依文感觉到他们似乎太大意了。他看见碧兰几乎有点沉醉在蓝天碧海中了,西金斯在跟几个男孩测算海水的深度,杰瓦简直就得意得跟几个女孩子在唱歌,所有的新移民都忘记了这场灾难,大家都兴高采烈地眺望大海和欢呼,甚至有人拿出DV在拍摄,就连那些受过训练的碧兰的人马战队的女兵们也全都放松了警惕。

依文走到碧兰身边,“指挥官阁下,打扰你一下。”

碧兰看着眼前这个男孩,依文是个漂亮的男孩,有着一对忧郁的大眼睛和一张女孩们心动的俊美的脸孔。“你有什么事情?”

“我有一个建议,我们是不是太放松了,这是一个我们从来不了解的星球,也许它并不完全像看起来这么美丽,或许会有很多风险,在一切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们应该小心。”

碧兰变了脸色,她明白依文的话是对了,自己的确太大意了。

“你说的对,你叫什么名字?”

“依文。”

“谢谢你的提醒。”
 楼主| 发表于 2007-5-8 0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8 编辑

碧兰冲大家喊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她话出口,突然之间,就在这蓝天碧海中,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影子以快的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朝他们扑了过来。几乎就在几秒钟的霎那间,等这些年轻的地球人看清后,一切已经根本来不及躲避,这是一个巨大的龙卷风!或许说是一个飓风!快的无法想象地出现,并闪电般把整个浮在海面上的C-9移民舱(飞船)扫荡,整个飞船几乎旋转一个180度,然后被抛起来,重重掀翻在海水中,所有成员都被瞬间如树叶般抛在大海中,有的则被卷进飓风的中心…

一分钟后,飓风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跟来的突然一样,走的也如此爽快。蓝天碧海依旧,而这些地球人此刻却都在海水中挣扎着。由于速度太快,多数人都没有感受到什么恐惧,真正的恐惧倒是从海水中探出头,发现自己漂浮在大海上,同时喝了海水之后后。

碧兰指挥着大家重新爬上飞船,C-9舱受损严重,但是自动应急的系统也瞬间打开,一个巨大的泡沫漂浮岛自动弹射出来。大家开始爬上去。并且那些会游泳的开始去营救不会水的,场面非常混乱。依文此刻被抛弃在距离漂浮岛大约200米的地方,这个距离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的水性一直很不错。不过,他瞟了一眼形势,碧兰的那些手下已经开始救人,在漂浮岛周边的那些人很快会被救起来,但是一些被扔到更远些地方的人可能就会来不及被救援,因此,他决定冒险去救那些更远地方的人。

依文看见在最远的地方,有一个女孩在海中挣扎着,她看起来已经体力不支,依文飞快朝她游了过去。这个时候,碧兰看见一道巨浪正在远处酝酿着,她冲依文大声叫喊着。“快回来,很危险!”

依文回头看了一眼她,继续朝那个女孩游了过去。没游出多远,一道十几米高的巨浪把他重重拍进海底,不过依文的水性不错,他隔了一会,又重新钻出海面,他四处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女孩又被海水推出了很远,他快速游了过去。

几分钟后依文追到了那个女孩身边,她会游泳,但已经没有力气,而且似乎喝了不少海水。她看见依文,痛苦而又极其渴望地冲依文伸出手。“救我—”话没说完,又喝了一口海水。依文游到她身边,他有点担心女孩会死死拖住自己,这是水中救人的大忌,他冲女孩低声说“不要动”,然后从背后抓住女孩的脖子和胳膊,这个女孩表现出超人的镇定,她没有挣扎也没有死死抓住依文,而是平静地放松身体,依文拖着她缓缓超那个漂浮岛游去。他挺了一会,告诉女孩放松,然后平静了一会儿,他踩水了一阵,感觉自己恢复了些,继续拖着女孩前进。那个女孩一点也没挣扎,就呆呆地仰望着蓝天,似乎死掉一样,不过她的手臂还在本能地划水,来帮依文前进,依文感觉自己就要虚脱,有好几次他都累得要忍不住放弃,真想就这么松开手,两个人一起沉入大海。不过他的倔强的性格和顽强的意志力最终一次次鼓励他咬紧牙,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仿佛都停滞了,依文感觉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一切安静得可怕,他的眼睛有点模糊,意识也在模糊,终于他感觉自己的头重重撞在什么东西上,他喝了一口海水,然后,就感觉有人把自己拖出水面。

依文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大口喘着粗气,周围的一切都模糊看不清楚,似乎很多人在围着自己,然后有人用力掰自己的手,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手一直在死死抓着那个女孩。他好一阵才缓缓恢复了意识,他听见一阵周边一阵欢呼和掌声。后来依文才知道,原来他一个人拖着海迷儿差不多游了一千米。

这场意外而且神秘的飓风让这些年轻的地球客人领教了这个星球的可怕,尽管一切看起来风和日丽,景色怡人,但正如依文所说,他们还不了解这个神秘的星球。也许危险就隐藏在美丽的风光背后。飓风给他们几乎是半毁灭性的,经过清点人数,他们还剩下123人,也就是说,他们才一着陆,已经损失了53个成员,他们基本上都是被淹死和失踪的,差不多占全部成员的30%的,碧兰认为他们再也不可能活着回来了。碧兰觉得她应该对这件事负主要责任,因为她作为指挥官并没有及时发现危险,也没有做成必要的防范措施,以至于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因此她申请辞去指挥官的身份,由经验更丰富的西金斯做指挥官。而她仍然指挥她的那些女兵们,专门负责大家的安全。

多数人并没有计较碧兰的失误,新移民们还没有从刚才的恶梦和恐惧中反应过来,有人在发疯般寻找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也有人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所措。西金斯开始鼓励大家振作起来,这个时候男孩们虽然人少,但他们明显表现出更坚定和勇敢。成员中有30几个男孩,他们和碧兰的20几个人马战队的女孩们这个时候成为这些人中的中坚力量。

度万开始重新启动系统,飞船在刚才的飓风中受损严重,动力系统只剩下20%还可以勉强工作,他们甚至没法把飞船翻转过来,因为此刻飞船还是倒翻在水中。于是度万就勉强利用剩余的动力,推动着飞船和漂浮岛缓缓前进。

依文坐在甲板上,一个戴着眼镜的瘦高女孩正给他包扎手臂上的伤口,那是他在飞船被掀翻时受的伤。“你很勇敢。”女孩轻声说。

依文没有说话,他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恶梦般的缓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问。

“依文,你呢?”

“我叫马佳,我移民前是一个医生。”

依文其实还在想着刚才的那股可怕的飓风。

马佳看他没有什么反应,站起来准备离开。

“对了,那个女孩没事吧?”依文问。

“她已经好了,她说稍后会亲自来谢谢你救了她。”

“她很镇定,不然我们都会被淹死。”
 楼主| 发表于 2007-5-9 0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1:29 编辑

第五章 发现陆地







依文总觉得那阵飓风来的实在是蹊跷,他正在沉思,却听见不远处一阵争吵。他本能地望过去,只见两个男孩在那里似乎要动手,大家都围了过去。依文叹了口气,他现在开始对他们的命运担心起来,指挥官没有经验,成员们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能团结一致,而他们面对的对手也许非常可怕,尽管这个星球看起来环境怡人,但也许死神就在旁边,随时准备把这些毫无防范的年轻人带进地狱。

碧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她叫住了依文。

“依文,你还好吗?”

“指挥官,有什么事情吗?”

“我现在已经不是指挥官了,我负责大家的安全。”碧兰打量着依文。

“你找我有事?”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还不了解这个星球,我觉得你的想法不错,要比他们更有经验,是这样,我们正在组织一个小的领导核心,现在我们需要一些有经验和聪明的成员,来组成一个智谋小组,你愿意参加吗?”

“这个主意不错。”依文看着她,他觉得这是碧兰下的最有建设性的一个决定。

这时候,他们听见一阵惊呼,他们望过去,只见刚才那两个打架的男孩已经动手,其中一个男孩的眼睛被打得铁青,几个碧兰手下的女兵正过去拉架。

“过去看看。”碧兰和依文踩着不住摇摆的泡沫岛走了过去,打人的是一个又高又胖的男孩,他还想动手,却突然被一个穿着短背心的高个女孩从背后一下子抓住手腕。

“够了,我们已经死了那么多人,前途未料,你们还有心打架。”她使用的是标准的擒拿,扣住了那个胖男孩的关节,疼得他一直叫。

“松手,松手。”

女孩松开手,依文和碧兰都本能地打量着她,她应该不是碧兰的手下,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背心,应该是跟依文一样从睡梦中来不及穿外套逃出来的,她有一头长发,很漂亮,个子高挑结实,一看就是受过训练的运动型素质。

碧兰走过去制止了他们,原来他们刚才是为了争夺一点仅有的食物,大家现在都饥肠辘辘,体力消耗巨大,如果再没有食品,他们很危险。

碧兰很欣赏那个女孩,走过去叫住了她。“你叫什么?”

“我叫若楠,指挥官阁下。”

“你出手很不错,受过训练。”

“是的,我在移民前是学校的运动员。”

若楠也打量着依文。“你好,依文,我认识你,你救了那个女孩。”

依文冲她点了点头。

这时一个碧兰手下的女孩匆忙跑了过来。她在离几个人还有很远的地方,冲碧兰做了一个奇怪的手语。碧兰低声跟依文说,“跟我来。”她又看了一眼若楠,“你也来吧。”

依文和若楠跟着碧兰来到移民舱的尽头,这里有一个半封闭的临时指挥所。度万和海迷儿正紧张地注视着屏幕,依文认出了那个操作电脑的海迷儿就是自己救起的那个女孩,不过这时候海迷儿非常紧张,她只是冲依文点了点头。指挥所里已经集聚了几个人,分别是指挥官西金斯、杰瓦、医生马佳还有另外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和两个碧兰手下的女孩。碧兰给大家互相简单认识了一下。原来这些人都是从成员中挑选出来的有特长或者碧兰认为比较聪明有经验的人。那个戴眼镜的男孩叫诺利,他是个化学专家,另外两个碧兰手下的一个叫杨娜,她是碧兰的副手,经验丰富的战士,另一叫莫尼卡,她是碧兰手下唯一一个特战技术专家。

西金斯简单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情况:之所以马上把大家召集过来,是因为海迷儿他们发现了一片陆地,几个小时后,他们就可以登陆。但是他们现在不确定这块陆地的安全,所以让这个小组来讨论出一套方案。杰瓦介绍了他们的目前的情况:整个飞船受损严重,系统基本上瘫痪了,唯一幸运的是,他们还可以从一条狭窄的通道进入飞船内部,取出一些太空压缩食品,这些东西足够123个幸存者维持半个月。但是麻烦是,他们失去了系统、动力、能量、甚至也没有任何通讯、导航、武器和其他生活设备。对于这样一片未知的新的陆地,他们这支一百多人的毫无战斗装备的地球客人,将要过一种原始的丛林生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6-25 08:01 , Processed in 0.07984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