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慕容浅浅

[原创]《外星游戏》-中国版星际幸存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2 1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2:00 编辑

这条大河难住了探险小队。海迷儿报告了另外一个不利的消息,那就是在通过了峡谷后,由于大山屏蔽了信号,他们已经失去了跟城堡的无线电联络。若楠跟大家商量了一下,是原路返回还是顺河寻找渡口,结果大家一致决定要继续走下去。于是,他们决定溯河而上,尽管依文觉得往下游走更容易些。这条大河又长又宽,气势恢宏,走在河边听着它的涛声,都有一种令人恐惧的感觉。女孩们在研究给这个大河起个什么名字,她们起了很多浪漫的名字,最后都不满意。洛兰用一根绳子绑上一个水杯,取了点河水化验,结果是河水完全可以饮用,这是个好消息。若楠甚至想尝试用她的滑翔伞飞过去。

海迷儿追上走在最前面的阿梅和依文,她累得气喘吁吁的。

“依文,你觉得这个河叫什么名字好?”

阿梅用望远镜观察着对岸的情景,依文停下脚步,想了想说。“时间之河”

“时间之河”,海迷儿惊叹地品味着。“你的想法真是与众不同啊。为什么叫时间之河?”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有这个想法,感觉这条大河似乎像奔流的时间。”

“我喜欢这个名字。”若楠突然在一旁说。

“就叫时间之河”海迷儿冲大家喊着。

依文发现走在后面的希尔越来越慢,他扭头问身边的若楠。“希尔他们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若楠看着他,摇了摇头,“依文,你非常聪明,而且具有我们这些人中谁也没有的对环境的预感能力,但是你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却反应迟钝。”

“你什么意思啊?”依文半天没摸到头脑。

“所有人都知道希尔在跟卓玛拍拖,你没看出来吗?他们是故意走在最后面的。”

依文这才明白,他回头看了眼希尔和卓玛,果然他们手拉着手,在后面窃窃私语。

“你呀,早晚被人害死,听我一句劝告,以后要留神你身边的人,尤其是对你好的,还有漂亮的女孩子。”若楠微笑着看着这个有点单纯的男孩说。

“有那么严重吗?”依文不屑地说着。

天黑的时候,他们找了一个地方临时搭起帐篷。这边的气候跟大山那边不一样,属于内陆气候,晚上风很大,而且很冷。依文点了一堆火,一个人坐在火堆旁边。他喜欢那段碧兰和西金斯领着大家在火堆旁边讨论未来的日子,可惜那么多同伴就这么死了,这个可怕的星球,为什么这么残酷。

若楠洗了洗头发,她的长发这两天脏的要死,然后坐在依文对面的一块石头旁边,一边梳头一边看着火堆边的依文。远处阿梅在巡视着,这个女孩非常认真,她机警的目光扫着每个角落,有她在守夜,若楠觉得自己睡觉都放心不少。希尔和卓玛在远处打闹着,洛兰太累了,她和丽塔都进到帐篷里睡了。

在火光下沉思的依文很令人心动,依文是个漂亮的男孩,即使是在地球上,他也绝对是女孩子们追逐和青睐那种类型的漂亮的男孩,何况在这个星球上。只是他有的时候总是那么忧郁,他似乎心底里压抑着什么事情,他的眼睛深邃而忧郁,任何女孩子都很容易融化在他犹豫的眼神儿中。海迷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似乎刚刚洗过澡,她的长发湿漉漉的,垂在肩头,身上裹着一件衣服,这个娇小漂亮的女孩似乎在故意吸引依文的目光,她的衣领开的很低,这样她低头的时候,胸口就露出一片诱人的白色,女孩子总是对其他女孩非常敏感,若楠马上明白了这个漂亮的女孩的心计。

不过,依文根本没有看她一眼,他正在琢磨手里一个打火机模样的小东西,这个是上次依文从那个失事的飞碟那里捡到的。海迷儿失望的眼神儿让若楠多少有点同情,像海迷儿这样聪明漂亮的女孩,居然被人连一眼都不看,让她感觉非常沮丧。这个小丫头,她才17岁啊,就这么厉害了。若楠也挺喜欢依文的,不过,她心目中的男人不是依文这种类型的,她喜欢那种更成熟些的男人。

依文突然紧张起来,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若楠正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她看见依文这么紧张,也吓出一身冷汗。

“怎么了,依文?”

“别说话。”依文示意大家安静,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努力倾听着什么。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阿梅和卓玛她们都把枪端着,可是,大家听了半天,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黑暗中的大河的波涛声。

“你听到什么?”若楠低声问。

“似乎是一种歌声,我说不出是什么,非常奇怪。”依文断断续续地说。

这下所有人都起来了,大家都端着枪,大约10分钟后,每个人都听到了那种声音,真的很奇怪的一种声音,非常悠远,像歌声又像是哭声,很凄惨,在这个黑夜中,让人不禁浑身冒冷汗。这种奇怪的声音嘤嘤泣泣的,时断时续,如幽灵般飘在夜色中。

连若楠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都感觉到脊柱背上一阵寒意,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惧袭上心头。

洛兰的牙齿在发出战抖声音,丽塔和她也差不多,只有阿梅最镇定,她不时扫着每个角落里。大家都看着依文和若楠。

“别怕,我过去看看。”若楠说。

但是依文拦住了她。“等等。”他似乎若有所思。

“你害怕吗,依文。”

依文摇了摇头,“我有一种感觉,这是他们在有意吸引我们。”

“你说这是一个圈套?”若楠问。

“很可能。”依文表情严肃。“从一开始,他就希望我们被游戏中的精心设计的陷阱和机关弄死,但是我们很幸运地躲避开这些圈套,因此新的圈套出现了。”

“就算是圈套,我们也得去看看,在这里等待也躲不开的。”

“好吧,若楠,你是队长,但是我有种预感,我们正被引入一个精心设计好的陷阱,也就是他故意吸引我们去某个地方,因此,这一次我们用逆向思维,当我们发现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们完全按照另外一种逆向思维来行动。”

“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不按照他给我们的线索行动。”

“当然这一切都是假设在我的理论下,假设他们存在,又假设他们设计好了这一切,那么我们到达那个他希望我们去的地方后可能有两个结局,一个是让我们看到什么或者是了解到什么他想让我们知道的。另外一个就是把我们引入圈套,消灭我们。”

海迷儿突然插话,“如果我们的对手是一台电脑的话,那么在他的程序中已经预先设计好了一切程序,因此无论我们多出色,也绝对不可能逃出这个圈套的。”

依文想了想,“那我们就不按着套路出牌,我们必须找到程序的漏洞,就像你们破解那些防火墙。”

若楠笑了起来,“好了,大家不要谈这么多了,过去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丽塔突然低声问身边的卓玛,“你相信鬼魂和幽灵吗?”她的声音很低,但每个人都听见了。卓玛白了她一眼。

 楼主| 发表于 2007-12-4 0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2:03 编辑

第十六章 依文中计





于是,整个小队9个人全部武装,寻着那个诡异的歌声的方向搜索前进。声音虽然忽远忽近,时断时续,但是依文还是准确地带领大家接近了目标,在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了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那个古怪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似乎从地下发出,但却找不到任何东西。每个人都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像你在感应一种来自其他世界的招唤一样。

莲儿提出了她的方案,现在他们找不到那个声音的方向,他们就按照接受培训时处理迷失方向的办法,分成四个小组,朝四个方向分别走,每走两公里,发出信号,哪个小组最先发现情况,鸣枪通知其他三个小组,然后其他三个小组过来支援。若楠决定就这么做,因为来的方向不存在问题,于是分成三个小组,朝除了来的方向外其他三个方向走,每组三人,搜索前进。三个小组简单整理下后,开始行动,才走出去没5分钟,就听见卓玛和海迷儿那个小组在大叫起来,大家急忙跑过去,卓玛兴奋得声音都变了,海迷儿有点震撼的说不出话,依文和若楠跑过去,随着海迷儿的目光看过去,他们也都完全震惊极了:只见在前面的夜色中,借着一点点星光,前方是一个巨大的下沉式的广场,在广场的中间矗立着一座宏伟的神殿!

所有人都惊呆了,几乎说不出话来,自从到达这个星球后,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非人类的文明。这个神殿的风格非常怪异,绝对不是任何地球文明的建筑风格,是一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外星文明建筑,高大的建筑和那些精美的雕像、柱子和台阶,一切让人如同到了另外一个时空。

那个古怪的声音这个时候又一次飘了出来,没错,就是从这个神殿里面发出来的。

若楠看了眼依文,“无论是不是个圈套,我真的想下去看看。”

“好奇心就是人类最大的弱点。”依文低声说。

“你不想下去吗?”若楠问他。

“不,当然下去。”依文看了眼身边的其他几个人,“如果你坚持要自己也下去,我知道你一定会第一个下去,我建议你指定一个临时指挥官。”

若楠冰雪般聪明,她马上明白了依文的意思。有时候,她真的佩服依文的智慧和经验。她觉得在这些人中,只有依文和自己堪称真正的聪明,也只有依文明白自己的想法。

“海迷儿,我任命你作为临时的指挥官,你跟希尔、丽塔、洛兰守在这里,负责警戒和了望。如果我们发生任何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你有权见机行事。”

若楠一挥手,“其他人跟我下去。”

若楠、依文、阿梅、莲儿和卓玛开始沿着那个下沉式的广场斜坡往下面走。这个广场非常大,地面上全是植物,走起来非常吃力。依文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洛兰和希尔他们正用望远镜看着自己和几个人。

阿梅低声地问依文,“我不明白,若楠为什么任命海迷儿做临时指挥官?”

“我也不知道。”依文摇了摇头。

若楠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依文小心地拨开几根植物,他们都很紧张。若楠一脚踩空,差点跌倒,幸亏依文扶助了她。这种在坡度很大的地方,又是黑暗中走,非常危险。

大约20分钟后,他们终于来到广场底部,神殿就在眼前了。阿梅和卓玛首先检查了一下附近,确定并没有什么机关和埋伏,他们这才接近神殿的大门。这座神殿似乎有好多年没有人居住了,整个建筑被风侵蚀的非常严重,而且全是灰尘。若楠派阿梅最为探路者,她小心地沿着台阶往上面走。依文和若楠在她背后用火力交叉掩护,卓玛和莲儿在更后面保护后面和侧翼。他们小心地推进着。

“你很奇怪我为什么选中海迷儿。”若楠低声说。

“她是这些人中智商最高的。”依文低声说。

“不,她最理智和无情。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这时候,阿梅已经推开了神殿的大门,那个大门很沉重,阿梅用了很大力气,大门才开了一个缝隙,她闪身进去了。

依文加快了脚步。“我们两个应该有一个留在上面。”

“不,如果这里是圈套,我想留在上面也逃不掉。”若楠轻声说

“记住我的话,我们逆向思维。”依文说。

“还有,依文,如果我们中有人被感染,不要感情用事,明白吗”

依文有点惊讶地看着她,不过,这个正是他心里最担心的。这些人中,只有若楠和他明白双方的想法。

他们也进入大门,这里面仍然还是一个大的平台,有点像一个巨大的广场,在前面还有更多的台阶通往上面的建筑,阿梅已经走上很远,她回头冲两个人用手语做了一个跟上的动作。依文打量着这些建筑,很古老的样子,但是没有任何特殊的标志或者图案什么,他们继续往上面走。

依文回头看了眼上面,丽塔他们还在那里,她们冲依文做了一个手语,表示一切正常。

“如果一会我们都中了埋伏,假如你留在上面,你怎么办?”若楠低声问。

“你的意思,海迷儿会放弃我们?”依文吃惊地看着她。

“换了其他我们8个人任何一个人,都会冲下来,但那是完全错误的。正确的做法就是赶紧逃命。”若楠看了眼依文,“我相信只有海迷儿能做到。”

“为什么?”依文问。

“女人的直觉。相信我,这就像我相信你对环境敏锐的预感能力一样。”

阿梅已经到了第二道门前,没等她推,那道门突然无声无息自动打开了,阿梅和后面的依文都吓了一跳,本能地退了半步,端起枪。若楠回头看了眼上面,海迷儿冲他们做了一个手语,告诉他们里面没人。果然,进入第二道门后,但是里面仍然一个人也没有。然后前面又是一个长长的台阶,通向更高的地方。

依文站住了。他看了眼若楠,“还要继续走吗?”

“我认为这还不是真正的圈套,如果要是想杀死我们,进第一道门就可以做到。”

“所以你留下海迷儿作为临时指挥官。”依文突然接着刚才的话题。

“我不会看走眼的,依文,我看人比你看环境更准。”
 楼主| 发表于 2007-12-5 13: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2:08 编辑

他们又小心地往前走,这次,那个古怪的声音再次飘了过来,几乎可以肯定就在旁边。再登上几个台阶,阿梅突然停住了,前面是一个平台,但阿梅似乎发觉了什么。依文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他也本能地站住了。

“是有毒气体?”若楠低声问。

“不,是一种腐败的气味,好像是尸体发出的。”依文说。

阿梅似乎同意他的看法,他们三个一起上了台阶,这上面似乎就是顶部了,有很多奇怪的房间,还有很多通道,有点像迷宫,阿梅推开一个房间的门,她用照明的手电往里面照,她几乎低声惊叫了一声,差点把手电掉在地上。依文猜出了什么,他和若楠也往里面看了一眼:这是一间石室,很宽敞,但非常阴冷和黑暗,在地面上全是白骨。阴森得吓人。阿梅突然退出去,在门口剧烈呕吐起来,依文感觉自己的胃里也是一阵痉挛,他强迫自己没有呕吐,又仔细往里面用手电照,更多的白骨还在里面,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墓地。那些尸体看起来并不是人类,他们跟人类类似,应该是另外一种高级文明生命,不过,他们生前似乎都遭到虐杀,那些尸骨都残缺不全,一些尸骨上还有被砍杀的痕迹,似乎是遭到屠杀。

若楠也在颤抖,“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等等。”依文似乎听到了什么,他耳膜中传来一阵极其细小的声音。

他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墙角里。那里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他本能地走了过去。

“依文,小心,记住你说的。”若楠低声说。

依文这时候已经听不见若楠的话,他被一股巨大的好奇心驱使着,穿过那些尸骨,走到墙角,这次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奇怪的机器人,它大概有1米高,身体很奇怪的形状,有点像个吸尘器,但头顶上还有三只奇怪的天线。它看起来不像是地球造的机器人。正是它一直在发出古怪的声音。

若楠也走了过来,“那是什么?”

依文愣了一下,反过来问若楠。“你说,如果一只探险的科考队在这里发现这个奇怪的小东西,你觉得他们第一个要做的是什么?”

“把它带回去。”若楠明白了依文的意思。

“他们会以为它是幸存者,一定要带回去研究,所以,这就是个圈套,也许它就是凶手。我们不要碰它,原路返回。”

若楠若有所思,“我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我们这么近的接触,会不会已经…”

依文也心里有点紧张,他们赶紧往外退,依文觉得脚下踩到什么,他几乎跌倒。他本能地用手一摸,是一个三角形奇怪的小东西,上面有一个亮晶晶像仪表盘的东西。

“不要碰它。”若楠说。

依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放进包里。“这个没事,是个导航仪。”

“你怎么知道没事?”若楠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外面阿梅一声惊呼。

两个人急忙冲出去。原来阿梅打开了另外一间门,她显然看见了什么。依文和若楠冲过去,只见在另外一个房间内,有更多的尸骨,其中一些身材巨大,简直就是巨人的尸体。一些尸骨发出紫色和绿色的光芒,不时有点点的晶莹的气体从尸骨上发出,在空气中飘浮着。

“那只是自然的化学反应,不要怕。”若楠低声说。“我们还是离开这里。”

“你说那个不是鬼魂?”阿梅低声说

“你怎么也相信了”若楠有点责备她。

他们退出房间,莲儿和卓玛守在外面,她们还在紧张地观察着周边。

“它为什么要引我们到这里,是想杀死我们,还是仅仅是想让我们看到什么?”若楠问。

依文也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如果这是一个圈套,他们完全可以在我们更早的时候就消灭我们,为什么让我们看这些?”他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我总觉得刚才的情景,似乎哪里不对头,不符合逻辑。”

这个时候,突然“砰”的一声枪响,在黑夜中格外清晰,几个人几乎都吓的一抖,不约而同地朝上面看,一颗橘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天空,这是事先约定好的,危险发生紧急撤离,只见海迷儿他们站在上面,正紧张地不约而同地冲几个人做着一个“立即撤退”的手语!

“出事了,我们快走!”若楠下令。

五个人急忙开始往外面跑,依文负责断后,他一边走,一边紧张地回头观察背后,不知道上面出了什么事情,但他们既然预警,肯定是非常危险,这个手势是表示十万火急,非常危险的意思。

他们快速跳下台阶,朝下面飞奔,依文突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眼背后,结果大吃一惊,只见旁边有一个房间的门突然自己打开了。依文就像被钉子钉住一样,停下了脚步。而且那个房间里居然还亮起了灯光,这怎么可能,依文感觉巨大的好奇和紧张压的他都透不过气来。

“快走,依文。”若楠在叫他。

“马上。”依文说着,身体已经不知不觉走了过去,他的目光根本没法受到身体的控制,就已经被房间里的情景如同魔力一样牢牢吸引进去。在一片柔和的光芒下,依文看见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女人,她正绝望地看着自己。她似乎躺在地上,怀里还抱着一个奇怪的婴儿,那个婴儿非常怪异,看起来不像地球人,更像一个外星婴儿,她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依文,嘴里似乎还说着什么。依文想听她说什么,脚下不知不觉又往前走了两步,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背后有人重重推了他一把,他差点摔倒,扭头一看,这才发现推自己的是若楠。

“依文,那是幻影,我们得赶紧走。”

依文如梦初醒,他骇出一身冷汗,再抬起头看那房间,门是关闭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你也看到了。”依文感觉自己牙齿在打战。

“她已经死了几百年了,我们快走。”

“你也看见了,对吗?”依文说。

若楠不理会他,飞快跑下台阶。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3 0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2:15 编辑

第十七章 角色转换







依文一边快走,一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这一眼望去,他惊得魂飞魄散。他再次看见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她的眼神儿绝望已极,她冲自己说着什么。依文强迫自己不要回头,他感觉自己转过头简直就好像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拉着自己,他几乎集中了全部的力量才努力把头扭过来,极力不去看那个女人。好几次他都撞在柱子上,脚下步伐凌乱不堪,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那个声音居然还在他的耳边,而且那个女人的声音居然越来越清晰了,这一次他听清楚了。那个女人在说,“杀了我吧,求求你了。”声音惨不可闻,依文明白自己可能已经中了毒或者神经受到感染,他内心中的恐惧也到了极点。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幽灵或者鬼魂,要不,就是他现在自己已经被感染了一种可怕的神经病毒,依文感觉自己几乎就要崩溃掉了。

突然一个什么东西打在自己脸上,依文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绳子,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到了神殿门口,他猛地感觉脚下不稳,几乎跌倒。“抓住绳子,快。”阿梅在大声喊自己,依文终于清醒了不少,他扫了一眼四周,结果又吓出一身冷汗,怪不得海迷儿他们让五个人赶紧跑,整个神殿在剧烈地颤动着,大地在颤抖,整个神殿正在沉没,就像陷入沼泽和沙海中一样,他们脚下就在下陷中,莲儿和卓玛她们已经上去,若楠和阿梅也正抓着由上面海迷儿他们抛下来的绳子往上爬。依文抓紧绳子,也赶紧拼命往上爬。

十分钟后,筋疲力尽的依文终于被大家最后一个拉到上面。依文扭头往后看,只见那个神殿正在一点一点消失,已经沉没了一多半,几分钟后,它就在九个人眼前不可思议地完全沉没到地下了。在他们面前的,就剩下一个巨大的盆地。然后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在夜色中,悄无声息,只有大河的水在哗哗流淌的声音和偶而风的声音,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依文抬头看了眼天空,群星闪烁,静寂无声,周边万籁俱寂,几个人互相看着,都有一种梦境一样的迷茫。

依文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感觉自己耗尽了最后的力气,他大口喘着粗气。

若楠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大家都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若楠姐姐,别吓唬我们。”丽塔都要哭了。

“我们还活着,我们又逃过一劫”

“我不觉得这么简单。”依文说

“为什么让我们看到那些,是警告还是圈套?”阿梅问。

“那个女人怎么解释?若楠?”依文问,“我觉得整个事件不是那么简单。”

“什么女人?”若楠突然表情严肃起来。

“你看见了,你还说她已经死了几百年了。”

“我没看见任何女人,依文”若楠的表情越来越变得紧张和冷漠。

“你疯了,若楠,我们都看见了。”依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呆呆地看着大家。

若楠看了眼大家,除了阿梅,其他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依文,我想你可能被感染了。”若楠看了眼海迷儿。

海迷儿正看着他们两个,她吃惊得表情有点夸张。愣了有几秒钟,才似乎突然反应过来。

“依文、若楠,我想为了整个小队的安全,我现在不得不决定以临时指挥官的身份接管这个小队。你们没有异议吧。”

依文似乎想说什么,他觉得刚才的一切似乎并不是梦境,也不是什么感染和病毒,那真的是千真万确的真实一幕,但是若楠一定看见了,她为什么不承认,她说她死了几百年这句话,就说明她什么都看见了,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依文感觉到不寒而栗,他觉得若楠的眼睛中有一股可怕的不可思议的陌生和冷漠,难道是她也被感染了,还是真的自己不知不觉被感染了?或许被感染的是若楠而不是自己,再或许她现在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若楠,因为依文感觉若楠的眼神非常古怪和陌生。依文觉得自己对任何人都开始怀疑,他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若楠还算比较冷静。“海迷儿,你做的没错,还要收缴我们的武器。”

海迷儿继续发布命令。“现在,莲儿、卓玛,请下了依文和若楠的武器。”

依文就像做梦一样,不知怎么地把手里的武器交给了那两个女孩。

若楠这时似乎平静了一阵,她冲目瞪口呆的阿梅解释着。“我和依文进入那个房间,也许我们已经被感染了一种我们并不知道的病毒,我发觉依文出现幻觉,我不能排除我自己是不是已经也同样感染,因为我们都进入那个房间,因此,在不能证明和确定我和依文已经没受到感染和对团队没有威胁下,由海迷儿全权代理我行使队长职责。”

依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明白了,这就是圈套,从现在开始,我们开始彼此不信任,这就是他们真正的目的,那个机器人也许并没有什么威胁,只是一个诱饵,真正的作用,就是让我们之间彼此不再相信,甚至自相残杀。”

若楠摇了摇头,“好在我提前让海迷儿做了准备,不过,也许还有另外一个解释。”

大家都奇怪地看着她。

“你不会认为真的存在鬼魂吧。”丽塔的声音都颤抖了。

若楠笑了,“不是,我觉得这次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依文!”

“死神要除掉我?”依文若有所思,他点了点头,“有可能。”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目标就是依文。”若楠看了眼依文。“道理很简单,当我们踏上这个星球,有人就想除掉我们,但是依文发现了一些秘密,而且顺利帮助我们逃脱了很多圈套,他好几次预见到危险,因此他们觉得必须先干掉依文。”

“所以让依文染上致命病毒,让他判断失误。”海迷儿现在也同意了若楠的观点。

一直没说话的希尔突然插话。“我看我们还是赶紧撤回城堡吧。”

“真没用。”几个女孩一起用鄙视的口气斥责他。
 楼主| 发表于 2007-12-20 0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2:18 编辑

天亮的时候,他们回到了驻地的帐篷,因为这一夜太累了,临时指挥官海迷儿决定暂时在此停留一个上午,大家都休息,补充睡眠。
依文半睡半醒的,他突然被恶梦惊醒,几乎吓出一身冷汗。他一下子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片丛林中,一旁的若楠正吃惊地看着他。
“我怎么了?”依文感觉自己头上全是冷汗。
“你刚才大喊大叫的。”若楠奇怪地看着他。
“我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就是喊让我们快跑。”依文发现若楠的表情有点感动。
“我知道你一定会做恶梦的,我也是一样,闭上眼睛就是那些可怕的东西。可是,你做梦的时候,还让我快跑,你说你留下来掩护,让我们快走。”
依文这才有点回忆起刚才的梦境,一个好可怕的恶梦。他揉了揉太阳穴,长长出了口气。
“若楠,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也看到了那个女人?”
“你说过,我们还不真正了解每个成员。”若楠说。
“就是说你也看见了。”依文明白了若楠的意思。
“如果说我看见了,就等于承认我跟你一样中毒。我还不想成为一具白骨留在这个荒凉的星球上”若楠低声说。
“你的意思,我会有危险?”依文问。
“我不知道。”
“你怀疑海迷儿?”依文惊讶地看着她。
“我怀疑每个人,也包括你在内。”
“没错,我刚才甚至也怀疑你。我们的思维都是正常的。”依文所有所思。
“我想,假如真的发生意外,我们必须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那你当时看到了什么?”依文还是不死心地问她。
“看见你迷茫的眼神儿。”若楠微笑着看着他。
“你一定看见什么了,现在有三种可能:
第一, 你什么都没看见,那是我中毒;
第二, 你看见跟我看到一样,我们都中毒;
第三, 你看见跟我看到一样,我们都没中毒,那是真实的。
告诉我,我想知道真相。”
若楠看了他一眼,“你虽然非常聪明,但是请记住,有些问题,是永远不要问一个女孩的。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的。”
她说完,就站起来,微笑着看了一眼依文,然后转身朝远处走去。
依文愣了一下,他终于明白了聪明的若楠的心思。她并不是不相信海迷儿,也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她想欺骗这个星球的死神。若楠已经猜出了死神的意图,因此她故意“牺牲”依文,而假意欺骗死神。不过,若楠的最后的话里面似乎还有其他什么意思,他百思不得。
依文正凝神想这件事,海迷儿和洛兰走了过来,“依文,我们要给你检查一下。”
“好的,没问题。”依文只好停下来。
洛兰给依文简单检查了一下,看不出依文有什么特殊的变化。依文的身体正常。
海迷儿表情非常严肃,她一本正经地看着依文。
“我还要提问几个问题,以检查你是否神智清晰,这是教科书上规定的检查是否被外星不明病毒感染的标准流程。”
“我明白,你问吧。”
洛兰拿着从依文血管抽的血型样本走了,就剩下了海迷儿和依文两个人。
“你当时看见了什么?”海迷儿问。
“一个女人,她在向我求救,所以我停下来。”
“然后呢?你去救她了吗?”
“没有,若楠阻止了我。她说我看到的那是幻影。”
“你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我觉得是真实的,那不是幻影。”依文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沉思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我终于明白那个房间里到底哪里不对头了。那个机器人的身上是干净的,理论上来说,这么多年,它的身上应该是布满了灰尘。”
他突然发现海迷儿正呆呆地看着自己,她似乎根本没听自己在说什么,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你在听我说吗?”依文有点吃惊地看着她。
“当然,我在看你的反应,你现在有严重的中毒和感染迹象,应该说非常严重”
“我什么问题也没有。”依文有点气愤。
“你有女朋友吗?”海迷儿突然问。
依文惊呆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孩。
“这是对你是否被感染的测试,你必须回答。”海迷儿冷静而且固执地看着他。
“没有。”
“从来没有还是曾经有过。”
“从来没有”依文觉得海迷儿不是在提问,而是在耍弄自己。
“好了,提问结束,你可以休息了。”海迷儿站起来转身离去。
依文惊讶地站在那里,他觉得这个女孩变了,她越来越陌生得让依文害怕。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23: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谁的脚印

吃过午饭,他们决定继续在沿着这条大河继续前进。在经历这次奇异的探险后,整个九个人变得有些沉默了,大家似乎都在各自想着什么心事。阿梅取代依文走在前面,她变得有些沉默,那些尸骸有点刺激了她。依文和若楠都在想着心事,他们彼此也不说话,海迷儿突然表现出超出想象的指挥能力,她把这个小队指挥的井井有条。她总是不时在看依文的表情,丽塔变得有点疑神疑鬼,她总是担心背后有人似的。希尔和卓玛也不那么亲热了,大家都感觉气氛有点压抑。
在经历一下午紧张地行军后,他们在一块干燥的地方停下来,准备过夜。海迷儿让若楠和洛兰到远处一片丛林去寻找生火的木材。其他人就在原地搭建帐篷。阿梅和莲儿她们去河边的沙滩巡视着。她自己则来到依文身边,依文刚刚帮大家搭建好帐篷,他有些疲倦,昨天夜里没睡好,加上走了大半天,他靠在一块石头边,半睡半醒着,突然他感觉到什么,本能地睁开眼睛,这种从小训练出来的本能的警觉一半是他父亲教的,一半是在深山中跟野兽学的。依文比常人拥有更敏锐的听力和预知能力,他能在危险逼近自己的时候更早地发觉,就像那些动物一样,睡觉的时候,耳朵都是竖起来的。他的手指去抓枪,但枪根本不在身上,这时候他才看清楚,站在自己身边的是海迷儿。她正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儿看着自己。
依文觉得海迷儿似乎对自己的“关照”有点过头了,她似乎在故意支开若楠,找机会接近自己。
“你睡觉的样子挺可爱的”海迷儿低声说。
“你有什么事情吗?”依文不喜欢她用那种带着几分嘲笑口气跟自己说话。
“检查你中毒情况。”
“海迷儿,你要做的事情很多,我们还处在危险中…”
“是的,我明白,但是你现在更危险,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依文感觉自己没法跟她沟通,这个女孩没头没脑地在说什么啊。
“在地球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参加过丛林战的老兵,你睡觉的时候跟他一样,一只耳朵都是竖起来的,稍微有人过来,马上就醒,而且本能地抓枪。”
依文看着这个女孩,“你很清闲吗?海迷儿”
“但是他是一个参加了3年丛林残酷战争的老兵,你又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呢?他现在的样子像个野兽,而我非常奇怪,你居然跟我们一样,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就在这时候,突然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口哨声,依文知道这是莲儿和阿梅她们发出的,这是规定的有情况的信号。海迷儿也变了脸色,他们都赶紧朝河边跑去。只见阿梅正紧张地爬在地上,枪口瞄准着远处,她显得非常紧张。
“怎么回事?”若楠和其他人也都跑了过来。只有依文停在阿梅背后没有动,他跟其他人一样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阿梅为什么朝那个方向瞄准,说明她发现了什么。
“依文,你过来。”海迷儿在叫他。
依文只好过去,只见在沙滩上留着一串清晰的脚印。这是一串崭新的脚印,说明这个人刚刚离开最多几个小时。
“能看出什么?”若楠问他。
“是个孩子或者侏儒。人类,或者其他文明类人生命体。”依文仍旧看着阿梅,脚印消失在一片丛林中,但是阿梅注意的却是另外一个方向。
“你发现了什么?”依文问阿梅。
“没有,但是我感觉似乎有人在跟踪我们。就在那个方向。”
大家都紧张起来,尽管这只是一串脚印,但说明他们遇到了另外的生命了。
阿梅走到海迷儿和若楠身边,“我想带两个人跟踪这个脚印,如果可能,我们把他抓住。”
海迷儿点了点头,她看了眼若楠和依文,“你需要谁?”
“我要依文和莲儿,她是队里捕俘组的。”
依文插了一句,“海迷儿,现在我们处于危险中,让大家全面警戒。”
海迷儿瞪了一眼他,“我是代理领队,我知道怎么做。”
阿梅也有点不放心,“让卓玛守着这里,她是剩下的人里面枪法最好的,这里是狙击手的位置,视线好,让她在这里更好。”
几分钟简单整理下,阿梅、依文和莲儿就开始出发了。夜已经很深了,今天晚上居然还有雾,三个人在丛林中小心地前进着。脚印就消失在丛林中,但是进了丛林后,就只能根据那些树枝折断和被压的草丛痕迹追寻,因为太黑,所以跟踪起来非常吃力。好在依文和阿梅两个人都是非常精于此道,依文现在对阿梅越来越另眼相看了,这个年轻的女孩,经验非常老道,她的动作轻灵,对丛林非常熟悉,这就是狙击手的素质。
在追出一个多小时后,依文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已经感觉到了前方的“猎物”,阿梅轻轻做了一个手势,于是,三个人分散包围过去。这个猎物应该不是很危险,从脚印看,他的重量最多不超过50公斤,因此三个人还是有信心对付他。三个人都是行家,阿梅是狙击手、莲儿是捕俘组成员,依文更是熟悉潜伏,三个人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包围了猎物。不过,草丛太密,还是看不清,这个时候要是有专业的狙击步枪或者夜视镜就好了。
包围圈越来越小,依文几乎可以听见猎物心脏跳动和喘息的声音。他扣紧扳机,屏住呼吸,轻轻又迈了一步,突然,猎物发现了他们,突然夺路而逃。就听见阿梅“啊”地叫了一声,很闷的声音,似乎跌倒了。接着就是厮打的声音。依文快步冲了上去,等他冲上去,战斗已经结束了。只见阿梅和莲儿正用力揪住一个小孩。莲儿几下就制服了那个小孩,并用一根绳子把小孩的手绑住。依文也还是不敢大意,他端着枪警惕地注意着背后,三个人一边警戒,一边快速拖着那个小孩往回撤退。
依文很喜欢跟阿梅她们姐妹一起行动,她们训练有素,跟她们在一起,让依文觉得放心。每个人都在行动的瞬间,协防着同伴的安全,这是一只真正的军队。他们往回走的路上,依文仔细打量着他们抓住的这个“猎物”,他看起来只有七八岁,或者更小,他身上一丝不挂,脏的厉害,而且瘦的皮包骨头,眼睛因此显得特别大,他不停地挣扎着,莲儿几乎是拖着他,并时不时用枪托砸他的身体。“别打他”依文低声说。
他们很快返回了营地。大家听说抓住一个小孩,都围了上来。阿梅的手臂上在刚才的搏斗中被咬了一口,她赶紧找人包扎。“这小东西凶着呢,会咬人,小心!”,若楠听完,吓得赶紧缩回手,她正想摸摸他的脸。
若楠仔细观察了下,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还是特种兵呢,没看出来这是个女孩。”大家都惊叫起来。“真的吗,我看看”。
若楠冲那个小女孩微笑了下,“你叫什么名字?”,不料那个小女孩猛地挣脱,凶狠地上来想咬她。阿梅手疾眼快,一把揪住她,狠狠给她一记耳光。“别打她,她也许是个狼孩儿”若楠制止阿梅。“依文、海迷儿,你们过来,我们看看能发现什么。”在一次突发意外后,若楠此刻似乎重新又恢复了队长的身份。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00: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文盯着那个小女孩,她的眼神儿中带着一种绝望,栗色的大眼睛中带着一种恐惧和疯狂。“我测量了她的脚,那个脚印就是她的,但是不排出附近还有她的伙伴;她一个人无法存活,因此我们还要小心,担心她的同类也许是其他攻击性的危险。”
“她似乎很饿”海迷儿发现那个小女孩瘦的厉害,肚子瘪瘪的。她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块压缩饼干,想递给她。“当心,她会咬掉你的手指头。”阿梅拦住了她。
莲儿把一块饼干放在她的脉冲枪的枪管上,想递给她,不过,那个小女孩突然疯狂地嚎叫起来。“她不认识这个东西。”
“不,莲儿,你用枪瞄准她。”依文低声说。莲儿把枪口瞄准小女孩,小女孩惊恐万状,突然流下眼泪,她的眼神儿中带着一种哀求和绝望。
“她认识枪,她知道这个东西可以杀了她,她可能受到严重的刺激,但是她不是狼孩,她只是失去了记忆或者长期流浪在外面。”依文平静地说。
“你是说,她来自文明世界?”若楠问。
“是的,我想我们应该马上寻找她的基地,她一个人绝对无法存活,因此附近一定有她的食物或者生活的地方,也许会有风险,大家要小心。”依文的冷静让大家叹服。
海迷儿也在观察着,“我觉得她的父母可能被枪杀了,所以她幼小的记忆中深刻记住了枪的可怕。”若楠可怜起这个小女孩,她走过去,轻轻抚摸小女孩的头发。“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平静了很多,但是仍然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若楠把手里的干粮放在手里,递给小女孩。“当心”阿梅轻声说,不过这一次小女孩很听话,轻轻咬着干粮,然后马上大口咀嚼起来。看样子她很久没吃东西了,身体瘦的皮包骨头,严重营养不良。
这一夜平安无事,不过,依文和若楠的表现看,他们没有丝毫中毒迹象,实际上,也没人把他们当成病人,海迷儿的临时队长其实也就名存实亡了。大家折腾到这个时候,基本也都累了不行,渐渐睡去。
依文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衣服,他仔细看了看,这是海迷儿的衣服,这个女孩让他说不出的怪异感觉,他明白海迷儿是喜欢上了自己。不过,她给自己盖衣服这件事,还是让依文很感动。他站起来,沿着河边走了过去,洛兰和莲儿正在河边洗脸,她俩冲依文招手“你起来的这么早啊,依文”。“你们看见海迷儿了吗?”洛兰和莲儿低声说了什么,吃吃笑了起来。“她跟阿梅去上游探路去了。”依文知道她们在嘀咕什么,没有理睬,就往上游走去。一路上空气非常清晰,安静的早晨,只有河水的声音,依文觉得这个星球其实也很美。他看见一串脚印,没错,是阿梅和海迷儿的,她们早上走这么远,有点冒险了。
才走了没十分钟,突然一声“砰”的枪响,依文本能地吓了一跳,他马上判断出来,这是海迷儿的枪,是他们从基地带出来的那种枪,距离很近,依文快跑起来,不知道她们出了什么事情,心里一急,差点滑倒。附近的卓玛也拎着枪追了过来,大家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跟着依文跑。
穿过一片埃丛林,依文差点被一个树根绊倒,脸上都被树枝划破,就听见阿梅的笑声,穿出丛林一看,只见阿梅和海迷儿正拖着一个动物的尸体走过来。“依文,快来帮忙”阿梅大叫。海迷儿却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依文,她从依文焦急的眼神儿和跌跌撞撞穿过树丛的狼狈样子,明白了刚才依文在担心自己的安危,虽然有点搞笑,但是海迷儿还是觉得很幸福,这一瞬间,她几乎站在那里呆住了。一个男人,很在乎自己,是一件非常令少女心动的事情。
“你贸然开枪,很危险的。”依文责怪地低声说,示意阿梅注意警戒。这个时候,若楠他们也都跑过来,大家都差不多,有的衣容不整,但是都拎着枪。海迷儿知道自己不该开枪,不过她马上转移话题,“今天我们有好吃的,这家伙肥着呢。”女孩们马上就被打中的猎物吸引过来,大家仔细研究起来,这个大家伙看起来像马,但是又不是,四肢短小,好像是吃草和植物的,牙齿是平的,但是身体肥胖。有一条大尾巴,这是他们在这个星球除了上次的巨蚂蚁以外,看见的第二个大型动物。
若楠走到海迷儿身边,“我有话跟你说。”海迷儿嘻嘻笑着,“队长还是你的,我去洗个澡。”她快步走开,不忘记瞄了一眼依文。依文正帮大家拖那个动物,他们费了很大气力,才把这个家伙拖回来,阿梅他们的确是受过训练,根本没有什么顾忌,套出匕首就开始开膛,有人生火,场面一时热闹。
依文不喜欢这种血淋漓的场面,他走到河边,若楠也在,她正用望远镜看对岸。两个人都没什么话,依文感觉他们似乎有点不如从前那么无话不谈,自从这次神殿他看见幻影,而若楠没有帮他证明,两个人就似乎有点“不合”,不过,两个人都好强,谁也没让步,而是保持一种淡淡的不说话的状态。
 楼主| 发表于 2011-9-7 00: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章  狼窝基地

        就在阿梅他们忙成一团宰杀猎物的时候,依文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抓来的那个小狼孩不见了。“那个小女孩呢?”他大声问。海迷儿在梳头,她也发现小女孩不见了,大家有点慌了,急忙四处找,洛兰惊讶地发现一段被磨断的绳子,“她跑了”。若楠下令除了2个人留守,其他人马上寻找小女孩。依文让大家不要急,他仔细辨认着脚印。场地虽然刚才被大家踩的乱七八糟,但是小女孩没鞋子,光脚而且脚印非常小,所以很容易找到,他们发现脚印顺着河边朝下游跑去,于是大家就跟着脚印追了过去。
走了没半小时,走在前面的依文就停住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那个小女孩,阿梅要追上去,被依文拦住了。“观察下,看看是不是一个圈套。”依文很谨慎,他取过望远镜,仔细观察,其他人都不得不佩服依文的经验老道。
         望远镜中,小女孩站在河边,望着河的对岸就那么呆呆站着,好像在冥想着什么事情。依文把望远镜头转向河对岸,这个地方,河水缓和了很多,水面更开阔,水流平稳,大概有200米宽,河岸对面是一片丛林,看不到什么,镜头再往高,依文惊呆了:只见丛林背后竟然升起来一缕黑烟!
若楠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边,她显然也看见了黑烟。“阿梅,是你们用的报警的狼烟吗?”“不是,但是好像是一种很多年前使用的用来标识的信号弹。”依文看了眼若楠“我想过去。”“如果是个圈套呢?”若楠虽然这么说,但是其实心里也痒痒的不得了。
“我水性最好,我去吧,你们在对岸掩护我,如果我出事,就赶紧回去。”“一个人肯定不行,海迷儿跟你一起过去。”若楠就这么干脆地下了命令,看来,她现在已经正式恢复了队长的身份。海迷儿感激地看了眼若楠,她太渴望跟依文过去了,不过,若楠这么做,到不是为了别的,因为这些人里面,除了她自己,也就海迷儿水性还可以,其他都一般。
         他们接近小女孩,奇怪的是,这一次小女孩没跑,她看了一眼他们,乖乖地站在那里。
希尔用树枝探了探水深,示意水里没有什么异常。依文和海迷儿就下了水,依文还背了一根绳子,用来拖拽剩下的人。阿梅他们则选好有力地形,瞄准对岸,做好防备和掩护准备。依文对阿梅他们还是比较放心,她们受过特种训练,枪法好,训练有素。
       河水很凉,海迷儿似乎有点怕冷,在水里哆嗦了一下,不过,她马上就镇定起来。依文在前面游,他用的是自由式,速度比较快,海迷儿用的蛙泳,速度就慢了很多,不过她扶着依文留下的绳子,在后面不紧不慢跟着。依文一口气就游了一半,到了河中心,他调整了下方向,因为河水流动的原因,他游出来是个斜线。依文回头看了一眼海迷儿,她游的很稳,这条河虽然很宽,但是这里非常平稳,没有大浪和漩涡,还是比较安全的。依文继续游过去,这一次他一口气上了对岸,然后找了一块巨石,把绳子绑在石头上。
       海迷儿已经没有力气了,索性拽着绳子,依文把她拖了上来,她上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死死抱住依文。弄的依文很尴尬。他只好轻轻推开海迷儿,然后给若楠一个手势,表示平安到达,其实若楠在望远镜里面看的清清楚楚,连海迷儿的上衣纽扣开了几个都看的一清二楚。她示意依文继续前行,朝冒烟的地方搜索前进。这个时候,卓玛和希尔也开始下水,他们作为第二梯队,开始拉着绳子游,阿梅则继续死死盯着对岸。
        海迷儿和依文都带着武器,虽然有点笨拙,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河对岸会遇到什么,两个人都有点紧张,小心翼翼地轻轻穿过丛林,丛林很稀疏,走了没多远,就是一片平地。依文观察了半天,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这是一片平地,似乎荒废或者压根就没有人来过。
他们穿过丛林,小心搜索着,走了一百米,依文脚底下踩到什么东西,他小心拾起来,是一个旅行用的锅,这说明这附近有人类,这明显是地球人留下的,看商标是十年前的东西。再往前走,地上东西更多,全部是遗弃的生活用品,有吃饭的,通信工具,废弃的生活用品,到处都是,散落一地。依文仔细研究着,这个时候,若楠和希尔、卓玛他们也都上来了。
海迷儿兴奋起来,“一定会有的,大家帮我看看无线电元件,我缺个可变电容!”若楠和依文却直奔黑烟的地方走过去,看到现场后,两个人马上明白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报警的装置,是太空旅行者发明的,用信号枪的弹药混合了一根特制的绳子,上面用了一个表做了定时装置,每隔一定时间,就启动开关,信号枪就发出信号,然后火星点着一段参合了特种溶剂的绳子,那个绳子就慢慢点着,升起一股黑烟,他们用这种比较笨的方法,大概是要标识这个地方,或者给其他同伴报警,但是从意图看,他们是打算留给一个很久以后才回来的人看,也许他们自己知道自己会走很多年,怕回来找不到这个地方,或者给一个几年后回来的同伴标识方向。反正这个他们煞费苦心的东西没白弄,依文他们总算找到这个地方了。
海迷儿从地上找到一个镜框,她惊叫起来,“快来看,我找到什么了。”依文他们急忙跑过来,“这个小狼孩的照片”。依文和若楠接过镜框,只见上面有个女孩,穿着宇航服,还真的是好像那个小女孩。依文又仔细看了看。“这是她妈妈,仔细看,这个照片都很多年了,已经变质了,少说也有十年了,我猜的没错,应该是她的妈妈。”若楠也点了点头。“这么说,这个地方,就是当初小女孩出生的地方,我们找到了小狼孩的基地了。”海迷儿摇了摇头,“千万可别是狼窝,一会再出来几个咬人的家伙。”
 楼主| 发表于 2011-9-8 00: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1-9-8 00:49 编辑

依文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有什么不妥吗?”若楠看着他。依文想了想,反问到“你说这里为什么这么乱?”“被遗弃或者被偷袭过。”若楠喜欢跟依文用这种脑力激荡办法讨论,她知道依文肯定发觉了什么。“为什么留狼烟呢?”“标识这个地方,给自己或者同伴看。”“但是看到什么呢,这里什么都没有,那说明,要么留下什么,但是被抢走了,如果是自己带走的,就不必再留狼烟了。要么就是真的留下什么,但是我们没找到。”若楠明白了他的意思。依文分析的有道理,既然有狼烟,就说明一定这里留着什么东西,他们刚才翻的还是不够仔细。“大家继续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又翻了一个小时,突然卓玛大叫起来。大家跑过去,只见在一片浓密的丛林树叶中,有一个很不起眼的苫布,打开后,下面是一道铁门。卓玛用枪开火,打开铁门上的锁,大家用力拉开铁门,这个门锈的很严重,但是还能开。若楠用手电往里面照,下面是台阶,里面是一个人工挖的地穴,大家小心走进去,用手电一照,顿时欢呼起来。原来里面竟然是一个标准的仓库。有大量的食品、工具、武器、弹药,药品,甚至还有2艘皮划艇。乖乖,这里竟然是一座军方的小型迷你仓库。虽然设备陈旧了些,食品老了些,但是所有东西都可以用,食品都可以吃,这简直就是老天送的一份大礼。
当天晚上,他们就在这个基地住了下来,他们给这个基地起了一个绰号,叫“狼窝基地”。大家都忙起来,挑选各自喜欢的东西,这个基地太完整了,有各种地球带来的日用品,他们甚至可以找到牙刷、护肤品、防晒油和卫生巾,那个小女孩似乎对这个地方很害怕,阿梅硬把她拖过来的,她躲在一个角落,不过,给了一些吃的东西,她就放松了很多。每个人都十分兴奋,只有依文除外。
          若楠在基地门口,看着他们忙碌,天气很温暖,一阵河风吹过,把她的头发弄的痒痒的。“依文,你怎么了?”她看见似乎在如有所思的依文。“这个基地这么大,至少是一支几十人的探险队,他们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甚至生了孩子,但是他们最后去了哪里呢?这么多年还没有回来,甚至连孩子都不要了,说明他们可能遇难了。他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远比我们更有战斗力,但是又是谁消灭了他们呢?这个星球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
           “得了,依文,你天生就是一个悲观主义,这个星球是很可怕,但是你也不用想的那么糟糕,每天都悲惨兮兮的,我们遇到什么再说吧。”“不,我在思考我们最终的命运,难道真的游戏结束,最后每个人都死在这里。”“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我们也有办法。”若楠微笑着看着他。“你说”若楠看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如果说这个星球的自然法则就是如此,我们早晚难逃一死,但是办法也是有的,人类从出生开始,我们就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繁衍后代,你这么聪明,赶紧从这些女孩中找一个喜欢的,生一大堆孩子,将来就是我们死了,我们的下一代继续跟他们玩下去。”若楠说完笑了起来,但是依文却没笑,他似乎在沉思什么。
           海迷儿终于找到了她需要的可变电容,忙着改装她的简易无线电,卓玛找到一本残缺不全的日记,丽塔试图翻译那本日记,因为日记是德文写的。但是毁损实在太严重,基本什么也看不了。晚上就如同开了一个篝火晚会,这些人终于可以开心享受一把,基地里面甚至还有啤酒,希尔和卓玛在跳舞,大家围着篝火尽情欢乐,除了放哨的阿梅和安静的依文。
海迷儿想邀请依文跳舞,但是被依文礼貌地拒绝了,海迷儿有点失望,不过这一晚还是非常快乐,他们喝着啤酒,唱着歌,自从登上了这个星球,他们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天亮的时候,大家因为昨晚玩的太尽兴,都没有起来,依文一个人在河边洗脸。他回来的时候,听见一声轻轻的声音。依文紧张起来,在这个星球上,一切皆有可能发生,他扫了一眼四周,安静的清晨,除了放哨的莲儿,其他人都在熟睡,是什么声音呢?依文敏锐的听力带着他走到海迷儿身边,他惊讶地发现海迷儿的电台竟然闪烁着亮光,那个声音正是从电台发出的。“海迷儿,快醒醒!”海迷儿一骨碌爬起来。“你的电台有信号了。”
所有人都被依文的声音惊醒了,大家围了过来。海迷儿也兴奋地尖叫起来,她是昨天下午弄的电台,安上了可变电容,但是仍旧没有任何信号,她就放弃了,哪知道这个可变电容确实放大了信号,看来这个信号可能昨天晚上就发生了,但是大家都玩的太累,没注意到。她带上耳机,听了起来,不过,听着听着,海迷儿脸上露出一片迷茫。
“怎么了?”“这不是我们的密码,是一种奇怪的密码”
“是我们的基地吗?”“这个频率只有他们,我做的这个是简易的无线电,只有他们那个频道,但是他们没有用我们上次约定的密码,而是用的一种奇怪的密码。”
“让我试试”丽塔突然说,“也许是莫尔斯密码”
“不可能,拿东西快一百年没人用了。”海迷儿说。
“试试吧,我懂那个密码,也许他们出了什么事情,忘记了密码,所以就临时用这个。”
于是,丽塔接过耳机,结果还真的是莫尔斯密码,丽塔很快翻译过来,上面只有一句话,反复播报的就是一句话。“探险队请速归,城堡遭到攻击!”
这一下所有人都惊呆了。若楠马上召集大家开会,本来他们打算继续过河探索,但是这个奇怪的求救信号,打乱了大家的想法。不论城堡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不得不立即返回了。于是,他们立即打包整理行礼,把能带走的尽量带走,然后重新封闭基地,留下标记。就这样准备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就开始返回。
 楼主| 发表于 2011-9-9 00: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章,回到过去

     返回的时间竟然整整走了八天,因为它们从狼窝基地带着的东西太多了,多的每个人都走路很慢,而且这么多天过去,那条峡谷似乎植物飞快长高,比他们来的时候,高了很多。依文一路上总是在琢磨什么问题,所以并未多说话,大家心里也一样,不知道城堡发生了什么事情。终于,他们远远已经看见了城堡。若楠下令发了一颗信号弹,这是一个绿色的信号弹,意思是他们回来了,询问城堡情况。所有人都伏在草丛中,耐心地等候,大约十分钟后,城堡上空升起一颗绿色的信号弹,按照约定,这是城堡平安的意思。大家终于松了口气,只有依文仍旧皱着眉头。
      “我们回城堡”若楠下令。大家都兴奋地站起来,依文却望着一棵植物发呆。“你怎么了?”海迷儿问他。“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些植物有什么不同?”“他们都一样啊,生长的飞快,几天就长的很高。”“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这些植物并不是我们来的时候的植物,我对森林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们是活的,我可以识别它们,但是这些好像并不是我们走的时候那些植物。”“你中毒太深了。”海迷儿挖苦他。
若楠也停止了脚步,她看了一眼依文,“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吗?”依文摇了摇头。“很奇诡的感觉,城堡太安静了,我们不能仅凭一颗绿色的信号弹就放松警惕,要不,怎么解释那个求救的信号。从我们离开到现在,过去十多天了,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我们还是小心一些,这个星球,什么都可能发生。”若楠点了点头。“好,我们原地不动,海迷儿,你继续用无线电联系,依文,你跟阿梅先进去,我们大家在后面掩护。情况不对,赶紧放信号弹”
     依文和阿梅小心翼翼地走向城堡,他在城堡前停住了,这里是激光发射器覆盖地方。依文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确认激光发射器没有打开,看来城堡里面已经关闭了防卫系统,他这才大胆走了过去。城堡前的植物比他们走的时候密集了很多,脚下的土地也似乎更松软。依文总觉得哪里不对头,但是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城堡一定是出事了,要不,他们这么多人探险回来,女孩们早就应该冲出来欢呼了。可是一个人也没有。依文示意阿梅原地留下,他自己小心往前走,又走了十几米远,直觉告诉他,城堡肯定出事了。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依文举起枪,他已经在想象有人正在瞄准自己,或者草丛后面藏着一只巨大的蚂蚁。穿过草丛,他已经站在城堡门前,还是诡异的静悄悄。
     依文回头 看了一眼阿梅,她示意依文不要进去。这个城堡现在太诡异了,大白天的,安静的如同死城。依文咬了咬牙,就是危险,他也必须试试,他大声喊了一句“我们回来了,有人吗?”城堡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依文连喊两遍,没有任何反应。依文看了看城堡的大门,大门开着,里面透着一股诡异的安静。突然,依文一下子想起来什么,顿时他浑身冷汗下来了。他清楚记得,走的时候,城堡的门前有一条他们挖的水沟,而这一次那条水沟竟然不见了。太怪异了,仅仅几天,水沟就填平了?依文还在琢磨,突然城堡门内发出一声怪异的叫声,好像一种鸟鸣,但是非常刺耳!依文抬头,就觉得眼前一道黑光直接朝他呼啸而来,依文本能地一低头,一个什么东西从他头顶飞过,快速飞向远处太空。依文吓出一身冷汗,他端起枪,索性大胆朝门里走去。
    进了大门,依文彻底惊呆了,而且冷汗从他脸上滴落,他感觉在大白天,自己浑身冷的发抖。阿梅也忍不住冲了进来,结果她跟依文一样,也完全被眼前景象惊呆了:只见城堡内空空的,只有四件崭新的木房,他们走的时候,明明是刚盖的十件房子,还有各种用品,挖的仓库,堆积的物资,这一切都消失了。整个城堡内空荡荡的。诡异,安静。
    阿梅发了一颗信号弹,示意没有危险,让若楠他们跟进。十分钟后,其他队员也都进来了。大家也全都目瞪口呆,难道剩下三十几个成员,就这么消失了?这才十几天功夫,一切就没用了,难道这个星球有什么魔力,或者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吃掉了他们,并且把一切抹掉?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若楠下令继续搜索,不留下痕迹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有人还发了无线电,刚刚还发射了信号枪。他们冲进木屋,只见门前放着一个信号枪,阿梅他们立即就冲了进去,强烈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依文也跟着进去,只见屋子里乱七八糟,什么也没有。他们出来继续搜索,打开另外一间房门,阿梅突然推开依文,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依文也吓了一跳,只见在房间里面坐着一个陌生的高大男人,正大瞪着眼睛,手里举着一只步枪。几秒后,阿梅放下了抢,“他死了。”大家这才冲了进来。
     太诡异了,大家小心地看着这个男人,他似乎才断气不久,典型的地球人,身材高大,大概30岁上下,胡子很久没刮过。身上的衣服也皱皱巴巴,脸色苍白,眼睛直勾勾盯着前方,脸上表情痛苦,但是身上看不到任何伤口,身体已经僵硬。他肯定不是自己人,也许是另外别的探险队或者飞船的幸存者,但是他为什么在城堡里面,碧兰他们三十几个人哪里去了,这一切怎么解释呢?每个人都被眼前的情况弄的心里怪怪的,一种无边的恐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6-19 11:13 , Processed in 0.07841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