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慕容浅浅

[原创]《外星游戏》-中国版星际幸存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1 00: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走,绕过一棵巨大的植物,冰儿看见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在一片平整的地面上,有四个火堆正在燃烧,每个火堆里面坐着一具尸体,那尸体看样子不是地球人,是一种古怪的生物,很像人类,但是看不清楚,尸体被火焰烤的发出一股说不出难闻的气味,随着火焰跳动,仿佛还在挣扎和呻吟,场面非常诡异。水梦儿和赛男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后背冒凉气。
         冰儿也完全被这个场面吸引住了,不知不觉走了过去,她想看清楚那些尸体的面目,但是火焰已经太大,完全看不清楚,尸体正碳化,发出滋滋的声音。冰儿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看这火焰的样子,一定还有人就在附近,否则是谁点的火啊,她示意阿萍戒备,自己又继续往前搜索,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背后阿萍的一个口哨,冰儿本能地蹲下,阿萍的枪口已经锁定了目标,说明前面有人。冰儿小心地拨开草丛,可以视线之内什么也没有,她有点奇怪,但是阿萍不会错的,狙击手都有天生的敏锐。她仔细又看了看,这次看清楚了,好家伙,只见在一棵大树旁边,紧紧贴着一个人,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泥和植物混合在一起的东西,所以他基本上就完全跟那个植物形成一个颜色,咋一看去,根本看不出来,还以为是植物的一部分。这家伙手里端着一支枪,枪口黑洞洞的,就瞄准冰儿的方向。这个伪装也太逼真了,比她们特种兵还厉害,冰儿吓出一身冷汗,幸亏后面的阿萍发现了,不然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冰儿做了一个手势,指挥水梦儿和赛男从另外两个方向包抄,这时候,她听见远处梅娅的口哨,很奇怪,这个口哨的意思是撤退。但是冰儿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发现了人,怎么能就这样撤。赛男猛扑上去,一下子扑倒了那个人,水梦儿也上去了,她们摁住了那个家伙,冰儿也冲上去,一脚踢开那支枪,只有阿萍没动,她继续在后面盯着。
         冰儿发现这个人并没有反抗,大概是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冰儿把他的脸扭过来,用衣服擦掉脸上的泥,很快一张地球人的脸孔露了出来,非常清秀的脸孔。“是个女的”水梦儿叫到。冰儿用手一摸,不料那人一声尖叫,声音凄楚悲凉,确实是个女孩。几个人松了口气,冰儿这才想起来为什么梅娅刚才吹那种撤退的口哨呢?她看见阿萍在那里似乎有点怪异的样子。“怎么了?”阿萍没有回答,仿佛在伸手摸什么,就像一个盲人在试图摸着什么。“怎么了,阿萍!”“坏了,冰儿,我们中了圈套了,这是一个陷阱!”
           冰儿冲了过去,只见阿萍在用脚踢空气,但是她分明踢了什么,好像一堵看不见的墙。冰儿拔出一支短枪,示意阿萍闪开,“砰”的一声,子弹反弹回来,从她头顶飞过。十分钟后,她们终于弄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她们刚才触发了机关,这是一个巨大的玻璃陷阱,一种透明的看不见的物质,形成了一道玻璃墙,把她们困在中间,这个东西方圆有足球场大小,非常大,不规则的图形,而且不断变动中,进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一旦进去,就被困住里面,难怪刚才梅娅吹那种口哨。
        大约十分钟后,依文梅娅她们也来到玻璃墙外,她们这个功夫,已经侦查了周围的情况,在确认了周边再无其他危险后,才又回到玻璃墙。这种感觉很奇怪,两队人就面对面站着,但是却跟探监一样,完全两个世界。依文一脸的迷惑,他用手轻轻推,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反弹回来。“这是一种气体墙!”冰儿发现虽然隔着墙,但是说话彼此完全能听到。“你是怎么发现的。”“墙内外的植物有明显的不同,它们生长的速度不一样,颜色也不同。”“我真笨,早该想到这些外星人就是被这个东西困住的。”
        梅娅似乎想找到什么机关,“一定有开关的。别担心,我们至少还有一队人在外面。”依文也点了点头,他的目光缓缓转向天空。“我明白了,他们释放的那个小东西,上面一定写着打开这个陷阱的办法。他们希望同伴看到那个东西。”梅娅从包里取出那个小风筝,“就是说,附近肯定有打开的机关。”
        依文刚才敏锐地判断出机关,加上猜出风筝的秘密,这么一会,他已经令这些女孩折服了。所有女孩的目光都看着他,似乎在等他拿主意。不过,争强好胜的冰儿当然不能容忍依文来指挥这支队伍,在玻璃墙里面指挥起来。“梅娅,你跟依文去找机关,菲儿和美茜,警戒四周。”
 楼主| 发表于 2011-9-22 00: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 落难美女

      依文和梅娅往更远的森林深处搜索前进,越往前走,植物越茂盛和密集,光线也暗了下来,两个人走的都很小心,生怕再落入机关中。脚下的叶子也越来越厚,似乎从来没有人经过,而且叶子越来越湿滑,走上去,非常容易滑倒。梅娅还是那么沉默,她说话的次数依文几乎可以屈指可数。“我想问你一件事。”梅娅突然说话了,把依文吓了一大跳,他正在琢磨梅娅为什么总也不说话。“什么?”依文掩饰自己的吃惊。“我听过你说的那个理论,就是这个星球本来就是一个游戏,最终我们都会死。”“那只是一种猜测,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依文低声说。“不,我觉得你说的对,而且,你似乎什么都知道,总是比我们想的更深。”“我从小看了很多书,喜欢一些推测而已。”“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真的能最后侥幸玩到这个游戏的最后一关,我是说如果,游戏结束后是什么?”“我们不可能玩到最后。”“我是说假如,每个游戏理论上都有终点。我们会活下去吗,还是一样会死?”“为什么这么问?”依文反问。梅娅半天没说话,隔了好一阵。“当我很小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功能。他们管这种功能叫通灵,就是可以看见鬼魂,并且能跟他们对话。”
      依文停止脚步,看了一眼梅娅,他感觉一股冷汗从脊梁背面冒出,不过,他还是相当的镇定。“那么你看见了什么?”“我们杀了太多的人,手上沾满了鲜血,因此我总是做各种各样的噩梦,不过我从小如此,早就习惯了。不过,有一个梦,总是一遍一遍地重复发生,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感应到了什么。”“那梦是什么?”“很奇怪的梦,我看见一扇门,非常大的一扇门,我想走过去,但是怎么也到不了那扇门,然后我看见了你,你也想进入那扇门,你告诉我说,那叫‘终极之门’,就是游戏的尽头”。“你觉得这是这个星球给你的暗示?”“也许吧,所以我觉得你一定知道这些秘密”。“你跟别人说过?”梅娅摇了摇头,“说了之后,只会让她们更崩溃,我连冰儿都没告诉过。”
        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他们继续前进。“梅娅,你在特种小队里,具体负责什么职务?或者你的最擅长是什么?”依文问。“特种战士虽然都是士兵,但是具体到每个人,其实身上都有绝活,比如阿梅和阿萍是狙击手,莫妮卡是特战专家,冰儿是爆破专家,我其实是格斗专家,任务是格斗和清理敌人。”“菲儿和美茜她们呢?”“菲儿精通密码,美茜是飞机驾驶员。为什么问这个?”依文摇了摇头,“只是好奇而已。”
        梅娅刚想说什么,突然依文停止了前进。他用手指了指前方,只见透过一片乱草丛,前面出现了一片平整的地面,这肯定是人工修整过的地面,草皮都被烧过,没有任何植物生长,地面露出一股黑色的颜色,光线从上面直接照射下来,他们走过去,只见地面中间有一块金属板,这个金属板大概一平方米大小,非常光滑的表面,就平放在地面上,看起来非常诡异。依文仔细检查了四周没有其他机关,两个人这次接近了这个金属板。它看起来非常光滑,上面刻着各种图案,但是看不懂,像是花纹,又像星图什么。梅娅用一根木棍轻轻碰了金属板,突然发出一声“滴”的声音,接着,金属板裂开一个口子,上面的花纹突然流动起来。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仔细看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那个金属板有点类似一个电脑的屏幕,上面那些花纹并不是真的花纹,而是屏幕上一个个浮动的模块。依文伸出手指,轻轻点中一个花纹模块,用手拖拽,模块便移动着,眨眼跟另外一个模块合并在一起。“看来,这就是机关了。”依文轻声说,他掏出风筝,但是风筝上的文字跟这些模块都完全对不上号。两个人研究了很久,也没看出什么。
       依文和梅娅看见天色已黑,不得不撤回到玻璃陷阱旁。冰儿这时候已经彻底搜查了陷阱内。四具外星人尸体已经烧成灰烬,冰儿她们重新点起篝火,这是一次奇怪的宿营,两个小队分别点起篝火,隔着玻璃墙可以互相看见,却没法过去。冰儿依旧保持着她的镇定,坐在地上一边吃东西,一边打量着那个浑身是泥的奇怪女人,她缩成一团儿,用一种害怕的眼神儿看着她们。水梦儿和阿萍受不了那股空气中烧焦的外星人的气味,吃了几口都吐了。赛男脸色苍白,她害怕极了,她觉得她们可能这一次就会死在这个玻璃笼子里面。每个人都能看到她脸上的恐惧和眼睛里的绝望。
        冰儿站起来,她走到那个女人身边,试着把一块吃的东西递给她,那个女人退缩着往后,眼里充满了迷惑和恐惧,“你是谁,会讲地球话吗?叫什么名字?”冰儿问。女人仍旧用一种恐惧地眼神儿看着她,她终于开口了,不过是一种沙哑的声音,说着一种古怪的语言。冰儿确认这绝对不是地球人的语言,难道她不是地球人?冰儿想伸手去摸她的脸,不料她突然哭了起来。“怎么啦,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冰儿对这个女人越来越好奇起来,在这样一样玻璃陷阱中,她跟四个外星人生活在一起,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说这些外星语言?她在害怕什么呢?冰儿发现这个女人瘦的可怜,浑身只剩下骨头,她事实上是一丝不挂,用泥巴涂满全身,似乎受到过强暴,下身还有血迹和伤痕。冰儿终于明白了,肯定是那四个外星畜生伤害了她。“你不要害怕。我们也是女人,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冰儿摘掉了头盔,露出了一头长发,然后脱掉太空服,解开衣服。她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她们从狼窝基地穿上的这些太空服是男装,所以这个女人以为她们是男人。冰儿露出自己那对雪白的胸部,那个女人这次终于明白了。
         菲儿站在玻璃陷阱的外面,她听不见冰儿在说什么,她被冰儿的举动弄的莫名其妙,她低声问梅娅“冰儿姐在干什么?”依文也看见了这一幕,他不好意思地扭过脸。
        那个女人哭的更伤心了,不过,她已经明白了冰儿并没有恶意,而且她们也都是女人。“吃点东西吧”冰儿把吃的东西递给她,她颤抖着双手接过,马上塞进嘴里,结果因为吃的太快被噎住了。冰儿赶紧用力拍打她的背部,“好了,你不能多吃,要慢慢来。”冰儿找了一块湿手巾,给她把脸上的泥巴擦干净,令她和其他几个女孩没料到,洗干净脸上泥巴的女孩露出来的女人,竟然是一个极其美丽清秀的女孩,她很年轻,看上去顶多20岁,一对大大的眼睛,黑色的眸子,就是瘦的厉害,脸上一点肉也没有,眼睛显得特别大,再瘦下去就完全失去美丽的脸孔了。冰儿把自己的太空服给她披上,她终于平静下来,火光映着她美丽的脸庞和忧伤的眼神儿,令冰儿不觉一阵感慨,这颗星球把一个好端端的女孩折磨成什么样子,难道这就是依文说的可怕的游戏,也许有一天,自己也会落到这个下场,命运改变了太多,她伸手把女孩搂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楼主| 发表于 2011-9-23 10: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还没亮,依文、梅娅和菲儿就出发了,他们又来到昨天晚上发现的那个金属板前面。这个绝对就是开关,但是怎么打开呢。金属板上面的浮动模块飘来飘去,完全看不出任何规律。菲儿研究起来,梅娅用手指轻轻摁下去,突然金属板发出一声奇怪的声响,接着突然抖动起来,菲儿和她急忙后退,只见金属板开始变形,形成一个六边体,然后从中间部分裂开一道缝,一块类似玻璃的屏幕从里面升了出来。菲儿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一个外星的电脑操作系统,我们终于找到机关了。”她又摆弄了几下,那个屏幕上出现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符号和图形,她轻轻拖动其中一个,立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画面,正是玻璃陷阱中的画面。“我找到开关了。”菲儿兴奋地说。
         “不要急。”依文话音未落,菲儿已经按了下去,“为什么?”菲儿惊讶地看着依文。“你还不熟悉这套系统,也许不是打开的开关,而是相反的开关。”菲儿变了脸色,果然,没隔几秒钟,他们就听见了两声急促的枪响,这是冰儿她们开的,说明玻璃陷阱里面出事了。菲儿感觉按刚才那个图形,重新调出来画面,只见冰儿、阿萍她们正惊恐地往回退,仿佛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压迫他们。“玻璃陷阱在收缩,你会害死她们的,这是杀死里面目标的指令。”菲儿都快哭了,不知怎么办好。
          梅娅安慰她,“不要慌,你刚才按了哪个?”依文也紧张起来,“那个风筝呢?”“对”梅娅拿出风筝,三个人疯狂地对着风筝上面的文字跟玻璃屏幕上的各种符号,一阵手忙脚乱后,他们终于打开了开关。这个系统并不复杂,只是他们不懂那些符号和操作指令。
         冰儿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收了依文的枪,并警告她的姐妹们不要听依文的命令。依文也没跟她争辩,毕竟冰儿才是她们的首领,他明白冰儿不能容忍依文取代她的影响力。他们脱险后,开始把整个地方仔细搜查了一次,外星人留下了大量的东西,不过多数都没有什么价值,那个女孩依旧什么也不说,偶而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外星语言。冰儿有点可怜她,她让人帮她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不过这个女孩似乎受了强烈的刺激,也许是失忆了,什么也问不出来,冰儿就给她取了一个新名字,叫她“风儿”。他们找到了外星人留下的一些武器和吃的东西,其中有一种植物,是一种外星人发明的食物,种在土壤里,几天就能长出一种植物,果实有点像面包,他们就是靠着这种食品才活下去的,冰儿她们很快就学会了如何种植。菲儿迷上了那台电脑,她从早上一直摆弄到晚上,大概破解了一点如何操作的办法。冰儿索性命令大家先停在这里,继续搜索。
依文注意到“风儿”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一棵植物底下,仿佛那里埋着什么东西。冰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依文的背后。“还在生我的气?”依文回头看了一眼她。“我没那么小气,不过,既然大家成为一个团队,有时候,你要相信我。”冰儿笑了,“好了,别生气了。怎么,你也喜欢这个女孩。”依文摇了摇头,“她很奇怪,我觉得你应该盯着她,而不是盯着我,我们对她的背景一无所知。”“她只是个女孩,你怀疑她什么。”“你们也是女孩。”冰儿问道,“那你说说,怎么可疑?”“第一,她是怎么活下来的,看现场的样子,她跟那些外星人生活了很久。第二,她到底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第三,那些外星人是怎么死的?”冰儿盯着他,“依文,你有时候有点疑神疑鬼了,事情很简单,她被外星人俘虏,他们强暴了她,就这么简单,然后她趁机杀了他们。”
            冰儿和依文正在讨论那个女孩,却见她突然朝那棵植物走去,依文示意冰儿去看,只见风儿走到那个植物下面,突然蹲下来,拼命用手去挖下面的土。冰儿冲美茜和赛男使了个眼色,两个女孩过去帮风儿挖了起来,没过几分钟,她们挖出来一个小盒子,外面用一种防水的塑料紧紧包裹着。风儿小心地捧着那个小盒子,她看了一眼冰儿和依文。两个人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那个小盒。依文打开塑料,小盒子上面没有锁,轻轻打开,里面是一本日记和两个证件。第一个证件打开,是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很英俊的样子,上面写着“大卫。莱克船长”,第二个证件就是风儿的,上面有照片,照片上的风儿还很单纯的样子,穿着军装,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和职务“美丽丝号拯救船星际领航员,碧莲。梅丝”。
         依文打开那本日记,他和冰儿一起阅读了起来。日记的封皮上写着“美丽丝号拯救船星际航行日记”,落款是大卫。莱克船长。前面几十页都是沿途的一般航行日记,原来,美丽丝号是一艘由星河保险公司雇佣的太空船,任务是去拯救在此前失事的“探险号移民船”,船上共有五男二女七名船员,他们沿着收到的求救信号,一路追寻,后来他们突然受到一种非常神秘的攻击,飞船坠毁在这个奇怪的星球,幸存的五个人放弃飞船,在一片大森林里面寻找出路,结果中途走散,梅丝和船长莱克一组与其他三人失去联系,他们后来误入这个玻璃陷阱中,他们俩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还是无法逃出,最后他们粮食吃完,人也彻底绝望,莱克船长不幸得病,在绝望中死去。梅丝一个人孤独万分,她开始续写船长的日记,从植物的茎部取水,吃一种植物的根部,靠着这些顽强的活着,整个日记后半部分,都是她记录着自己如何一个人面对死亡和绝望,孤独地生活了五个多月的文字。直到有一天,有四个外星人出现,梅丝预感到大难临头,她写完最后的日记,然后把日记埋在这个植物下面。日记到此结束,以后估计就是冰儿猜的情节了。
         依文和冰儿读完,都深深被风儿的坚忍和顽强感动,这个女孩在唯一的同伴死去,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活下去,在落入外星人手中,受尽凌辱,仍然活下来,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精神力量支撑着她活着啊,她又是经历了怎么样的非人生活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6-19 12:36 , Processed in 0.06988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