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慕容浅浅

[原创]《神灵小组》--中国版星球大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4-23 22: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25 编辑

依星人显然不能容忍梅塔的如此挑衅,其中一个走到梅塔身边,“殿下,我们依星人可不管你是什么通古斯人,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梅塔知道自己必须动手了,她瞟了一眼青楚,青楚已经悄悄取出了制冰仪,做好了战斗准备,不过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依星人发觉了青楚的动作,他突然转身朝青楚企图开火,梅塔的手中突然炸开一道白光,她面前那个依星人本能地朝她开火,一切都快的无法想像,轰地一声,梅塔毫发无损,而两个依星人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库卡趁机刚想逃走,梅塔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殿下,快松手,你会弄死我的,我保证不说出你们拥有武器的事情…”库卡无力地挣扎着,在梅塔手里就如果一个婴儿,梅塔的眼中射出一道令人胆寒的光芒,库卡顿时跌倒在地上,苏贝就差爬着逃走了,但梅塔还是拦住了他,“我什么都没看见…”青楚这一次看清楚了,梅塔在用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硬生生地控制了他们的大脑,青楚甚至怀疑梅塔下一步会同样对自己也使用这种可怕的力量,只见她眼睛一闪,苏贝就像喝醉了似的,无力地跌倒在地上。

梅塔看见青楚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这是一种超强的意识强加力,我会让他们忘记一切的。”梅塔走过来,青楚情不自禁地退了半步,他现在才真正了解梅塔的可怕,她比普通的通古斯人强大的多,如果需要她完全可以控制青楚的一切,梅塔瞬间猜出了青楚的心思,“你是我的男人,我怎么会对你使用呢?”梅塔有些怨恨地说,青楚这时突然发现梅塔脸色苍白,走路有些不稳,“你怎么了?”“我中了依星人的一滴分解液,不过没有关系,只是手指会僵硬12个小时。”青楚这才明白梅塔走近自己是为了让自己扶住她,梅塔已经摇晃起来,看来那两个依星人的武器确实非常厉害,他赶紧扶住梅塔,梅塔的手臂冰冷极了,她突然笑了起来,“怎么,你真的认为我会连你也催眠了?”“你保证没有对我使用过?”青楚认真地反问到。他内心确实非常恐惧,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这个可怕的女人催眠过。梅塔耵着他,“我现在还不会,但是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我,我会对你使用的。”


“那两个依星人呢?”“被我送到另外一个空间了,他们永远也回不来了。”“你真的当时在进入星港的时候看见他们了吗?”青楚问,梅塔微笑着看着他,“你觉得的呢?当时你不是就在我身边。”“原来你在骗他们。”梅塔觉得青楚单纯的非常可爱,她轻轻笑了起来。这时候库卡站了起来,“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头?”梅塔微笑着看着他,“您一定是太累了,我刚刚从你那买了几个奴隶,您这么快就忘记了。”库卡挠了挠他的头,但他什么都记不起来。“好吧,我会记录这笔交易,能源会从你的户头扣除,货物自动发送到您制定的地址,我们一向信誉良好。”他转身看见苏贝正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他怎么啦?好像才醒。”“他被那个漂亮的拉雅特星女奴把魂儿勾走了。”梅塔微笑说,苏贝傻笑着,他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看样子,梅塔对他使用的力度比较大。梅塔又看了眼那十几个地球女孩,她们都目睹了整个经过,不过她们此刻谁都没说话,带着一股敬畏的目光看着这个她们未来的女主人。
 楼主| 发表于 2006-4-26 0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26 编辑

趁库卡和苏贝办理买卖奴隶的手续时候,梅塔和青楚悄悄溜出这个房间,梅塔的伤势很重,她走路都有些摇晃,得青楚扶着她,他们穿过两个通道,前面传来一阵很熟悉的歌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时断时续的哭声,青楚和梅塔都好奇地顺着这歌声走了过去,转过一个通道,他们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原来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奴隶屠杀场,大约有几百个地球人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空间里,正在等待处死,在他们面前是一个自动由机器控制的“毒气室”,那些等待被处死的奴隶很多都是女人和孩子,她们都在哭泣,更多的人则在低声哼唱一首很老的歌曲,青楚感觉自己热血沸腾,这是一首怀念自由的歌曲,歌词他不记得了,但是大意知道,歌名就叫《自由之歌》,这些奴隶一定是参加了反抗的起义才被处死的。

  梅塔发现了青楚的异样,她制止了青楚,“这与我们无关,上面有自动监控系统,我们不要惹麻烦了。”

“但是这太残忍了。”

“是的,这是宇宙中最丑陋的地方。”梅塔冷冷地说,“不过,我们不能再管了,大约2个小时后,哈吉人就会发现我们刚才的行动,所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梅塔拉着青楚的手,“在宇宙的每个角落都有很多你管不了的事情,这就是他们的命运。走吧。”

  青楚垂下头,这时突然一道蓝光闪过,一些人便消失了。人们忍住恐惧和悲伤,继续哼唱着,有些人在祈祷有些人在哭泣,歌声已经不能连续,青楚由于极度愤怒而无法自抑,梅塔伸手想拉住他,但竟然一下子没拉住,青楚大步冲了过去,他眼睁睁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抱着母亲的腿,哭泣着,她的母亲也在哭泣,她低下头打算抱起小女孩,但瞬间两个人呢就被蓝色的光芒吞没了。青楚看见另外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那里,她几乎一丝不挂,身上瘦得全是肋骨,正绝望地看着自己,脸上露出极度恐惧的神情,她的眼睛里全是哀求和渴望,青楚突然觉得这个小女孩的眼睛非常像他梦中母亲的眼睛,她是那么单纯和天真,小女孩用一种近似绝望的目光看着青楚,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掉在地上。青楚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他一把拉掉玻璃墙上的开关,把门打开,刺耳的警报立即响起,青楚看见两个巨大的机器臂从天花板中伸出,青楚管不了这么多了,他一把把那个女孩从里面拉了出来,并冲里面的其他的人群大喊,他本想让他们也跑出来,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团紫色的烟雾把那些人瞬间吞没了。梅塔一把将青楚推开,迅速把玻璃门关上。

“你疯了,那是斯拉毒气,会让我们都送命的。”

这时几个机器警卫冲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面貌丑陋的外星人,他制止了几个机器警卫。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好像是通古斯的王储梅塔殿下!”

梅塔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看样子今天青楚闯出的这个大祸是很难弥补了,谁都知道在星港违反了最严重的“协助奴隶叛逃罪”是死罪。库卡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他惊讶地看见了他们。

“别开枪,我想这是误会,他们是我的买家。一定是迷路了。”

那个高大外星人怒目看着青楚。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已经触犯了我们的最严重的法律。”

青楚也怒不可遏,但梅塔就差使用那种可怕的意志强加力,她示意青楚冷静。

“梅塔殿下,我需要你的这位先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按照我们的法律,他将以“协助奴隶叛逃罪”被判处严厉的刑法!梅塔有些怨恨地看了眼青楚,不过,这时候,她身上的伤口还在发作,她没有足够的力气来对付哈吉星人,她用脑波悄悄告诉青楚。

“随便怎么说,拖延一下时间。这件事恐怕会引起一场文明的冲突的。”青楚这时候也冷静了些,但他仍然并不后悔。他把自己的太空服外套脱下来给那个可怜的小女孩披上。“你们不能处死她,因为她是一个通古斯人!”青楚平静地说。梅塔这时候倒真是对这个男孩刮目相看了,青楚在这时候还能镇定地编出如此谎言,她简直是又气又爱。那个外星人显然不相信,不过他还是回头问了问库卡。






    库卡打算打一个圆场,“尤里斯,他可能是认错人了,这件事完全是一场误会,”

他看了眼梅塔,“殿下,请让他把那个奴隶交给我们,我想这里面一定是误会了。”

  梅塔倒是挺感激库卡的好心,不过这个时候,她倒是更想看看青楚是如何处理他自己闯出来的这个大祸的。青楚也明白库卡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他不由得看了眼那个小女孩,令他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小女孩似乎是听懂了他们的对话,竟然自己朝刑场走去。青楚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小女孩凄然地冲他笑了笑,

“谢谢你,让我去吧,是我害死了我父亲和哥哥,我应该跟他们在一起。”

  她越这么说,青楚越觉得自己心如刀绞。他决定一定要救这个女孩。

“她就是通古斯人!我没有看错。”

那个叫尤里斯的外星人显然有些愤怒,但是他还是知道梅塔才是真正的人物。

“殿下,我需要您给我一个解释。”梅塔看见他已经暗示那些机器守卫做好战斗准备。场面一时非常僵硬和紧张。
 楼主| 发表于 2006-4-30 0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27 编辑

梅塔用脑波侵入青楚的大脑,“你想干什么,如果我们在这里为了一个奴隶跟他们交手,明天就会引发一场外交冲突甚至是战争!”“你说过我是一个通古斯人,而且我是你的丈夫,话已经说出去了,你爱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吧,现在就是放了她,也难以弥补了。”“你会受到惩罚的。”梅塔怨恨地说。她退出了青楚的大脑。梅塔明白青楚说的其实没错,青楚现在的身份是通古斯王储的丈夫,他说出的话,也是代表通古斯的,如果梅塔否认了,不但对梅塔自己是巨大的耻辱,对整个通古斯也是一种羞耻,现在只能硬撑下去。“没错,她是通古斯人!”梅塔平静地说。库卡差点跌倒,“老天,这事我不管了。”他嘟哝着躲开了。这下倒是尤里斯骑虎难下了。



“您有什么证据证明她是一个通古斯人?”“就凭我是通古斯的王储”梅塔冷冷地说。青楚还以为她会对自己动手呢,没想到梅塔竟然会替自己“顶罪”下来,这时候他的心情也比较复杂,一方面,他可怜那个小女孩和那些被屠杀的地球人,另一方面,他也担心今天的局面能否控制,梅塔此刻的伤势并未好,一旦真的交手,他们肯定吃亏,此外,就算他们能逃过这一劫,事后梅塔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她必然会狠狠惩罚自己。尤里斯觉得事态严重,他用身上的通讯仪器请示更高的人物。隔了一会儿,他的态度有所缓和。“对不起殿下,虽然您说她是一个通古斯人,但是她的确参加了一场针对我们星港的奴隶暴乱,这些我们都有证据。”“她这么小,肯定是被胁迫的,按照β星与贵星港的协定,我可以将引渡她回β星接收审判,她可以不必在星港受审,对吧。”“当然,不过,那需要一些外交函证,还有…”“我现在的身份是远征军副统帅和通古斯的王储,这些还不够吗?”“你要我现在给你签发引渡证明吗?”“这个…不必了。”尤里斯如泄气的皮球。他转身对一个机器士兵说“把那个女孩的记录消除,她自由了。”



看着梅塔青楚和小女孩的缓缓消失在光门背后,库卡不解地看着尤里斯,“你就这么放了他们?怎么对最高议会解释这件事?”“我请示过他们,他们没人愿意得罪通古斯人,他们可以为了一个被俘的士兵打一场战争,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民族,既然她开了口,就绝对不会放弃了,你不想看见为了一个奴隶,整个星港被5000架风影围困吧。”“可是,那明明就是一个地球人啊,我不明白,她怎么会为了这么一个根不不认识的地球小孩冒这么大的风险。”“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尤里斯摇了摇头,“你猜我刚才请示扎斯大人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他一听我说梅塔这个名字,就大叫起来。对我说,快让她走,她爱要几个奴隶就都给她,现在有来自三个星系的杀手混入了星港,目标都是她,如果她死在星港,整个星港非被β星人和通古斯人炸掉不可,还有,有两支星际舰队集结在星云外面,据说目标也是她。这个女人一到,差不多潜伏在星港十几年的各星系的间谍都出动了。你说我还说什么。”



出了奴隶交易场的时候,梅塔突然停住了脚步。“青楚,把你的制冰仪给我。”“你要惩罚我?”梅塔有些怨恨地瞪着他,“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过,这次也必须受到惩罚,等我们离开星港以后再说。”青楚把制冰仪交给她,他发觉梅塔仍然非常虚弱,她甚至有些站立不稳。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梅塔如此虚弱的样子。“对不起…”“够了,我不想听你道歉,我只想让你记住教训,如果今天发生冲突,可能你我都死在这里了。”梅塔冷冰冰地说。她转身看了眼那个小女孩,她似乎并不喜欢这个差点要了两人性命的小女孩。“嗨,你叫什么名字?”“无香”青楚觉得这个女孩跟自己母亲有一双一模一样的大眼睛,她的表情绝望而且凄凉,让人同情。此刻她也没有一丝感激两个人拯救她的意思。梅塔摇了摇头,“你的眼光没错,她是个非常与众不同的女孩,但我不喜欢她,因为她天生就是一个叛逆者。”
 楼主| 发表于 2006-5-6 00: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29 编辑

两个人站在那里等待阿忧,青楚看见远处有一个人快步走了过来,他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大脑中突然有一股怪怪的东西,仿佛什么东西在眼前闪过。这时候梅塔走了过去,原来那个人就是阿忧。青楚半天没动,他感觉自己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你们去哪里了?我一直在找你们。”阿忧说。“你抓到简了吗?”“让她跑了。”阿忧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青楚仔细打量着她,他惊讶地发现阿忧手臂上的那条精美的丝巾不见了。他明明记得阿忧走的时候,手臂上是系着的。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阿忧可能并非是真正的阿忧,因为最近他一直在梦中预感到他和梅塔遭到追杀。

青楚决定冒险试一试这个阿忧,他觉得既然梅塔可以用意念去制服依星人,反过来,人家也可以用幻觉来迷惑自己。这时候他脑海中那个可怕的梦境突然又一次浮现出来,一个液体形状的变形人眨眼间变成奥达儿,当梅塔与她拥抱的时候,液体变形人的头一下子变成一把钢椎刺向梅塔。然后液态变形人又瞬间变成梅塔,微笑着走向自己…青楚不由打了一个寒战。“阿忧,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去吃星港最好的美味吗?”青楚故意骗她。阿忧明显犹豫了一下,“对了,我差点忘记了。”青楚一把推开了梅塔,“她不是阿忧。”梅塔其实也反应了过来。因为青楚从来就没说过这话。几乎与此同时,那个“阿忧”的身体一下子融化了,变成一把锋利的金属钢刺,闪电般刺向梅塔。要不是青楚一推,梅塔此刻的身体已经被穿出一个大洞了。



梅塔倒吸一口冷气,她手里的制冰仪已经炸开,巨大的寒气把青楚和无香都冻的发抖,那个液态的变形人被瞬间冻住了,但几秒钟后,冰快开始裂开,它变成一股银白色的液体从裂缝中流淌出来。梅塔脸色苍白,她看了眼青楚“这是液体可变形机器人,非常危险,你们赶紧离开,去星港码头,可瓦在那里会接应你们。”但她发现青楚并没有动。“你怎么不走?”梅塔用手里的制冰仪继续给那个液态机器人冷冻,她看了眼青楚,马上她看穿了那个地球男孩的心思,青楚觉得让一个女人保护自己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真的很危险。”梅塔觉得自己的眼光不错,青楚虽然不喜欢自己,不过,他的性格让梅塔越来越喜欢,他从不吝惜自己的生命,而且具有强烈的牺牲精神,同时也有极强的自尊心。他不愿意让梅塔保护她,而且他似乎更想显示出要保护梅塔的举动,因为他知道梅塔受伤了。



青楚四处寻找着什么,终于让他找到了,在一个路口,那里有一个隐蔽的控制交通的开关盒,他用力把开关盒打开,里面露出大把的电线和电缆。青楚挑了一根最粗的电缆,用力一拉,火星四溅,梅塔当然明白了他的心思,她现在简直是欣赏起青楚的冷静了,“小心,别电到自己。”青楚发觉自己有点控制不住那根电缆,巨大的一股电流从里面流动,火星几乎溅在自己身上。梅塔一把夺过那根电缆,把有电的一端扔在地面上正慢慢流淌的那滩液体上,然后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砰”的一声巨响,液态机器人燃烧成一团火球,青楚发觉周边好多建筑都顿时漆黑一片。巨大的爆炸和短路造成了整个地区的停电,这一次,他们的祸闯大了。



三个人在星港的码头看见了浑身是伤的真正阿忧,正跟两个β星人说着什么,她看见梅塔安然无恙,不由松了口气,原来,阿忧去追逐那个叫“简”的那个神灵小组成员,哪知简远比她更狡猾,她故意布下一个圈套,引诱阿忧去追,阿忧遭到一支混入星港的地球特种部队的追杀,差点送了命,幸亏后来魔星战队的其他成员前去接应,她才侥幸脱逃。



阿忧告诉梅塔,除了刚才行刺梅塔没有得手的那个液态机器人以外,还有其他杀手也混入星港打算行刺梅塔,简算一个,她打算先干掉阿忧后再杀梅塔的,此外,还有另外一个杀手也在寻找机会要行刺梅塔,所以阿忧建议梅塔迅速离开星港。梅塔此刻也着急离开星港,因为她刚刚收到β星元老会的又一次催促,让她取消假期,去指挥一支远征军团协助科罗帝国的扎兰乌斯镇压他们帝国的叛乱。梅塔决定让搭乘扎兰乌斯的飞船走,她让阿忧留在星港休息,她和青楚两个人先行乘星港的运输船追赶上扎兰乌斯。阿忧虽然非常担心,但她知道梅塔的脾气,反正扎兰乌斯的飞船就停在星港外面,一切都在星港防卫系统控制中,应该说是非常安全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5-7 0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0 编辑

梅塔和青楚站在哈吉星港的出关大厅前排队等候。梅塔突然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不是阿忧?”“阿忧的手臂上有一块丝巾。”“没错,你观察得非常细致,但是我记得在我们来这里前,你曾经说过有人要行刺我。”梅塔的目光犀利如冰冷的刀子,直射进青楚的眼睛里,“难道你怀疑我?”梅塔摇了摇头,她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我只是想知道,你当时为什么要把我推开?”青楚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没法回答。其实他一直并没有把这个曾经屠杀他的同胞并俘虏了自己的异星女孩当成真正朋友,但是在那一瞬间,自己的确是出手救了她,可以说梅塔当时是脆弱的,她身上有伤,又毫无防备,如果青楚不是反应快把她推开,梅塔十有八九会送命的。两个人目光相遇,青楚知道他没法欺骗梅塔,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经过这场哈吉星港的经历,青楚对梅塔的敌意已经大大减弱,甚至出于他本能的天性善良,他表现出对受伤的梅塔的保护,这点连青楚自己都大吃一惊。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但都明白了彼此的想法。这显然是梅塔的巨大的胜利,不过对青楚而言,也并非毫无所得,梅塔现在对他的看法已经大大改变,不再是当初仅仅是为了继承王位而摆的那个给人看的角色。两个人已经开始建立起一种初级的友谊。说来也好笑,因为他们竟然是名义上的夫妻。



青楚前面站着的是一个矮小瘦弱的不知名的外星人,他的身体近乎透明,如液体般流淌,穿着一件破旧的太空服,在经过第一道安全门的时候,突然,安全门上面亮起了刺眼的紫红色的灯,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梅塔和青楚都本能地后退了两步,只见那个外星人突然大叫一声,身体开始瞬间膨胀变形,眨眼见变成一个身高近三米,体态巨大的如野兽般的家伙,并闪电般撞穿了安全门,夺路而逃。出关口顿时一片大乱,警报刺耳声和人群的混乱叫喊声,加上那些守卫的机器人射出的闪光的不知名武器的声响全都交织在一起。青楚意外地发现梅塔在往身后看,他也本能地随着梅塔的目光扭回头,这一看让他魂飞魄散,只见在混乱的人群中有一个很像地球人的高大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他非常镇定,脸上戴着一副厚厚的墨镜,从怀里掏出一把激光射枪,枪口直接瞄准的竟然是青楚,青楚这时候才意识到危险,梅塔显然比他更有经验,她知道越是在这种混乱场合下,越是危险,因为敌人也正好趁机下手。青楚以为他必死无疑,因为他根本来不及躲,那男人的枪口已经闪过一片紫色的火焰和光环,对于激光射枪来说,看到这些身体应该已经被击中了。但此刻梅塔早已用力一拽,把青楚的身体拖开了,激光射在地板上,把金属的地面烧出一个巨大的洞。梅塔接着就把青楚扑倒在地,那男人又一束激光直从两个人头顶扫过,就在这个时候,一条身影从人群中冲出来,拦在两个人面前,他顿时被那个男人的激光烧成一团火球。青楚被惊呆了,他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梅塔反手射出制冷仪,在两个人面前瞬间屏蔽起一道冷气墙。



此刻的星港出关大厅一片混乱,哈吉星港的守卫在拦截那个闯关的外星人,而另外一些守卫慌忙朝行刺梅塔和青楚的刺客冲了过来。那个男人相当冷静,他抛出几枚烟雾弹,令现场一片烟雾缭绕。然后他并没有逃走,而是非常镇定自若地朝梅塔和青楚逼了过来。梅塔快速跳过一道栏杆,她闪电般用手里的制冷仪射出一道冰刺,那男人手臂被刺中,但他丝毫不为所动,继续朝梅塔开火。就在这时候,几道闪电集中那个男人,他终于摇晃了几下身体,跌倒在地。梅塔脸色惨白,她站起来,走到刚才被那个男人烧死的那个尸体前,青楚明白刚才如果不是那个人用自己的身体拦在两个人面前,两个人肯定会被打中的。梅塔的表情让青楚害怕,她的眼睛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痛苦和哀伤。“你没事吧?”青楚轻声问。梅塔摇了摇头,“是地球人,他们还打算杀掉你。”“他是谁?”“可瓦,我的保镖,他跟了我们家族好多年了,想不到…”梅塔闭上眼睛,长长叹了口气。青楚发觉一向坚强冷酷著称的梅塔眼角竟然有些湿润,他还从来没看见过梅塔这样,可瓦的死的确让她伤心欲绝。梅塔很快发觉青楚在偷偷打量自己,她扭过脸,“记住,通古斯人从来没有眼泪,我们有的只是血债血还。”
 楼主| 发表于 2006-5-13 09: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1 编辑

战斗很快结束,那个闯关的外星人被击毙,行刺梅塔的刺客被抓获。哈吉星港担心梅塔的安全,建议她赶紧离开。并派出大量机器守卫护送她和青楚出港,在一天之内梅塔连遭受两次行刺,不仅仅β星人会提出外交抗议,就是一向以安全著称的哈吉星港自己也遭到来自各个星系和内部的不断指责和压力。

梅塔和青楚站在哈吉星港的飞船巨大玻璃窗前,望着正一点点变小后退的哈吉星云。“他为什么要杀我?”这个问题青楚憋了很久了。梅塔没有回答,她似乎还若有所思。“你害怕吗?”梅塔反问他。青楚摇了摇头,他觉得梅塔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梅塔这时候手上的那个微型星际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用手指轻轻一按,一个全息立体的画面出现在两人面前,出现的是一个矮小瘦弱的β星人,他很老,满脸皱纹,但非常威严,他用一种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跟梅塔说着一种青楚听不懂的语言,两个人交谈了一会,看样子,那个β星人在催促梅塔什么,但梅塔似乎想拖延,她在辩解什么,而且似乎对方已经知道了梅塔遇刺这件事。几分钟后,梅塔结束了通话。



青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着梅塔,梅塔还是那么沉着,她若无其事地转身朝飞行大厅走去。青楚只好跟着她。两个人穿过一道舱门,梅塔突然用脑波侵入青楚的大脑,“待会儿我们离开这里,别问为什么。”青楚还没来得及反问,梅塔已经收回了脑波。她拐过一道门,前面有一个发光的仪表盘,梅塔手指上有一枚非常精美的戒指,青楚也是第一次注意到梅塔身上还有这样一个戒指,只见梅塔用戒指在那个仪表盘上轻轻一划,所有的仪表盘上的数据立即跳了起来,并快速旋转起来。然后,梅塔敲了一个按键,立即从仪表盘里弹出一个立体的全息键盘,青楚从来没见过这样古怪的东西,梅塔飞快敲了几下,然后迅速示意青楚跟自己走。“你在做什么?”青楚实在好奇。“打开逃生仓,我们离开这艘飞船。”说话功夫,梅塔和青楚已经穿过两道舱门,青楚发现梅塔竟然一头朝一面墙壁走过去,青楚差点叫出声来,但梅塔此刻拉着他的手,两个人就闪电般穿过了那道墙。前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停放着一艘小型飞船。两个人匆忙登上飞船。然后梅塔发动飞船,“轰”地一声,飞船脱离母船,融入茫茫宇宙之中。



“你还会开飞船?”青楚惊讶地看着梅塔熟练地操作着那些复杂的键盘。作为一个通古斯的王储,5岁的时候我就会操作300种飞行器,他们的这东西已经很落后了。梅塔让飞船进入自动模式,然后坐在驾驶室的椅子上,长长松了口气,这个飞船太小了,除了驾驶室,几乎没有其他空间了。梅塔盯着屏幕,“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们已经离开。”青楚几次都忍不住想问,但终于还是忍住了。他觉得既然梅塔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



梅塔看青楚好奇的样子,忍不住微笑起来。“我知道你很好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觉得在那艘船上很危险。”梅塔点了点头,“我一直听说地球上的男人漂亮的都不聪明,看来他们说错了”,青楚愣了一下,“原来你也会夸人”,“不是夸你,是事实。”梅塔打开另外一个屏幕,只见上面出现刚才他们乘坐的那艘飞船,突然,飞船剧烈地颤抖着,然后顷刻间扭曲成一团黑烟,红色的火焰和刺眼的白光如太阳的光芒令屏幕失去颜色。“你是怎么知道的?”青楚问道。梅塔摇了摇头,她的脸上露出一丝酸楚和无奈。
 楼主| 发表于 2006-5-14 07: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2 编辑

两人都没有说话,现在青楚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为什么总是那么冷冰冰的,才这么一眨眼功夫,他们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也许对于梅塔来说,这种与死亡近距离接触实在太多了,所以她已经麻木了。

梅塔突然瞪大了眼睛,似乎不可思议地看着屏幕,“他们疯了吗?”青楚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屏幕上有一个亮点正飞快地朝他们冲了过来。与此同时,飞船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梅塔跳起来,拼命敲打键盘操控飞船,“怎么了?”“一艘不明飞船失去控制,正撞向我们!”梅塔显然这一次也措手不及,她拼命操纵飞船躲避那个发疯一样冲过来的飞船,但是对方似乎就跟无人驾驶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避动作,直朝他们撞击过来,两艘飞船距离不到几米远的擦肩而过,不过那艘飞船巨大的尾翼还是把两个人救生艇给划出一道巨大的裂痕。



梅塔启动了自动救护系统,“他们疯了吗,根本不走星际航道…”梅塔在检查飞船受损情况,他们乘坐的只是一艘救生小飞船,因此任何一点点的损伤都可能令他们船毁人亡。青楚则在注视着那艘正远远消失的“肇事”大飞船。“这艘飞船我好像见过。”他对梅塔说,梅塔快速地敲打着各种自动指令。她发现通讯系统和供应系统都受到致命的损坏。“是那艘飞船,我们在脱斯雅特号飞船见过它,它还给我们主动让出了航道。”青楚突然说。梅塔从屏幕中调出了刚才那艘飞船的轮廓。“没错,是水母号,看样子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



梅塔读完了飞船自动检查系统的数据后,有些失望。这艘小飞船受损严重,只能再支持5个小时,然后就会爆炸,但是在这么 短的时间里,他们根本没法联系上附近的飞船或是寻找到着陆星球。青楚看见她把手上那枚精美的戒指摘下来,在上面轻轻一按,立即戒指发出一道蓝色的光芒,然后在戒指的上方出现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全息立体星河模型。里面有无数的星河和恒星,发出点点的光芒。“这是什么?”青楚问。“是我的生命戒指。她叫“星河力量”,我们通古斯王室一共有七个戒指,我这颗力量最强大。”梅塔仔细观察着那个全息的星际图,“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调转方向,去追赶水母号,他们现在离我们最近,而且在减速,我估计3个小时可以追上他们。”梅塔关闭了戒指上的光芒。掉转方向,开始追赶水母号。



青楚脑子里有太多的疑问和好奇,他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有梅塔这个天才型的他的“妻子”在身边,他应该没有什么风险。梅塔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困境了,她的从容让青楚感到非常安全。



梅塔很容易就看穿了青楚的思维,现在她几乎越来越容易就可以掌握青楚的思维了,也许是两个人彼此越来越熟悉的原因,有时候她甚至只需看见青楚的眼睛,还不用使用脑波侵入青楚,她已经知道青楚想什么了。这点让青楚很不舒服,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你对我就这么自信?”青楚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梅塔在“观察”自己的内心。“追上水母号以后会怎么样?”青楚问。梅塔摇了摇头,“按理说,水母号如此大规模偏离航道,一定是他们内部遇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就算我们追上水母号,也许前途会更危险,我听说宇宙中有一种叫丘纳拉丝加的怪物,无形无色的,会袭击过往的飞船,它们会吞噬一切生命,从前也发生过类似神秘失踪的案例,还有其他更古怪的失踪情况,宇宙这么大,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还很多,所以我们登上水母号以后,并不是就安全了。”青楚看着她,他发觉梅塔在看自己的时候,眼睛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神情,是一种喜欢混杂着怜惜还多少带着几许欣赏的味道。看来这个漂亮的通古斯女孩开始渐渐喜欢上了他。
 楼主| 发表于 2006-5-14 07: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2 编辑

“你似乎想问很多,为什么不说出来?”“难道我想问什么,你不知道吗?”青楚反问梅塔。“喜欢看见你皱眉思考的样子。”梅塔轻声说。“我有很多疑问,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的。”梅塔微笑起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激将法了,好吧,你是我的丈夫,有些情况你是有权知道的。作为一个通古斯的王储,其实我不仅仅要面对外面的危险,在β星人内部,也有人强烈反对我来继承王位,反对我指挥β星人和通古斯人的联军。所以以后我们还会遇到更多的暗杀和危险,这点你要有心里准备。”“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担心有一天我会令通古斯人脱离β星人的控制,他们希望我的妹妹梅佳或者莫兰继承王位。这样通古斯人就可以永远听命于他们。”“那么你会吗?”梅塔摇了摇头,“这件事我其实并没有完全想清楚,最终还要看我母亲的意思,不过,他们认为我是唯一有这个能力的人,而且一旦我完全掌握了通古斯人的控制,对他们将是巨大的危险,所以想除掉我就是必然了。刚才这一次仅仅是一次警告。”

“那么星港上那个行刺你的液体机器人呢?”“我估计是科罗帝国的叛军,不过消息应该是我们内部人故意泄漏给他们的,我去哈吉星港的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连科罗帝国的指挥官扎兰乌斯都不知道,叛军更不会知道,所以是有人故意把消息泄漏出去的,至于那个在港口杀死我保镖的那个地球人,我敢百分百肯定,他就是地球人号称头号杀手的天狼星支队的“狼头”—索亚。他为什么要杀你这点我也搞不清楚,也许他把你当成了我的保镖,也许他在执行另外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的目标就是你。不过,这个索亚我很快就可以通过外交照会,把他引渡到β星。”



“现在你都明白了吧。”梅塔看着他,“你真的会帮助扎兰乌斯去打仗吗?”青楚继续问。梅塔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什么。没错,你很聪明,β星人打算利用这次机会除掉我,但我没有选择。”“就算叛军没有得手,那个男人也会对你下手的对吗?”青楚问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是这么的关切梅塔的安全。这点梅塔也感受到了。“是的,如果我打败了,叛军会杀掉我,如果我打胜了,扎兰乌斯会担心有一天我成为他们的威胁,所以也会找个理由杀掉我。这是必然的。”“我还以为像你这样厉害的人就没有危险了,原来也是这么危机四伏。”青楚摇了摇头。梅塔苦笑一声,“从我出生开始,危险就从来没有断过,原因就是我是一个强者,而强者往往比弱者更容易遭至风险。”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梅塔看着一脸严肃的青楚,“是关于我的那枚戒指吧”青楚点了点头,“这是我的生命之戒,我的全部力量都在里面。包括你看见过的蓝色方程式、星际通讯、星河导航、以及你当时非常惊讶的时空穿梭。”“还有我们在飞船上一下穿过那墙面,也是它的功能?”“那是一种时空超越技术,其实我们穿过的不仅仅是一面墙,还有两座仓库、一道磁电防护网和七道铁门。这种技术目前只有β星人掌握,在宇宙中也是很先进的。”“是第四维空间吗?”“你可以这么理解,但实际上更复杂。”“他们就是利用这个技术攻破加加林基地的,包括我也是这么被俘的,对吧。”青楚看着梅塔,“先进的技术是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关键。地球人没有技术,所以被打败而成为奴隶也是必然的。你根本没有必要再为他们同情。”青楚知道梅塔又一次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技术的领先和种族的优越不等于就可以任意屠杀那些落后的民族。自由才是最宝贵的。”青楚的反击让梅塔深感意外。她这才明白从骨子里,青楚还是站在地球人的那一边的。“好了。我们不要争议这些了。”



沉默的一段航程,终于,他们看见了那艘把他们差点撞毁的“水母号”太空船,当初从β星人的巨大脱斯雅特号飞船上看水母号显得那么渺小,如今站在救生小飞船上看,水母号俨然是一个庞然大物。不过这个庞大的飞船似乎遇到了什么意外,它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在飞行,而且严重偏离航道。梅塔发了几次星际间的联络信号,但水母号没有任何回应,梅塔决定强行登上水母号。她驾驶着小飞船一点点接近水母号腹部的对接舱,用机器臂强行打开了舱门。然后两个人放弃了小飞船,登上了水母号。
 楼主| 发表于 2006-5-15 00: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3 编辑

水母号巨大的对接舱里空荡荡的。光线黑暗,两个人走了好久,也没有找到门。这时候梅塔的星际电话一直在闪烁着,进入水母号后,星际电话终于恢复了信号。但梅塔看了眼,却没有接听。在一直走到对接舱的尽头,他们终于找到一个出口。

梅塔把一个制冰仪交给青楚,“小心点。”她低声说,青楚点了点头。然后梅塔拉开了那扇门。这是一条幽长的走廊,灯光忽明忽暗的,非常安静。两个人走了一会,突然前方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梅塔站住脚,仔细听了听。“这是粒子枪打在钢板上的声音,看来飞船在战斗中。”青楚也猜出了怎么回事,他听梅塔说过,这艘飞船是运送地球奴隶去哈吉星港的,一定是奴隶在起义。



又往前走了一会,在走廊的尽头,他们突然听见一阵激烈而密集的射击声。梅塔小心地打开前面的一扇门,两个人透过门缝,只见里面是一个大厅,有一个年轻的地球男人正躲在一扇门后,他手里拎着一根铁棒,正屏住呼吸,似乎在准备伏击门后的敌人。梅塔示意青楚不要动,两个人等了一会,只见一个穿着太空服的拉星人手里端着一种粗大的太空武器正小心地走过来,他显然没有发现躲在旁边的那个男人,正当他穿过门时,那个地球男人突然用手里的铁棒袭击了他,把他手里的太空武器打掉在地上,但是那个拉星人立即扑上去,两个人搏斗起来,这是一场赤裸裸的肉搏,青楚还没看清,那个地球人已经倒下,原来拉星人手里还有一个发光的小型武器。青楚听见一个女孩的尖叫声,接着一个女孩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冲出来,那个倒下的男人显然是她的恋人,她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把那个拉星人推倒,“你快跑”男人挣扎着站起来,把女孩推开,继续与拉星人搏斗,梅塔没等回头,发觉青楚已经冲了出去。她已经感觉到了青楚身上发出的愤怒,青楚一拳把那个拉星人打倒,梅塔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男人用如此漂亮的一个勾拳击倒对手,忍不住心里叫了一声好。不过,马上她就担心起来,她的直觉告诉她另外一个拉星人正逼近门后。



青楚想把倒在地上的那个女孩拉起来,这时候他突然听见那个女孩惊叫起来,一抬头,只见另外一个拉星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乌黑的枪口直接瞄准青楚的脸,青楚心里一惊,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不过这时候梅塔早已出手,青楚看见那个外星人的枪口火光一闪,但他却在瞬间变成了一尊冰雕,他甚至于还保持着开枪的姿势,脸上却全是惊恐万分的表情。青楚扭过头,看见梅塔快步走过来,她一把将青楚拖过来,险些把青楚拖倒。“快闪开。”梅塔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形势,一边把青楚往门后拉,根本不去看那两个地球人。“求你了,帮帮他们。”青楚低声说,“你疯了,这是战场,亏你还是一个军官出身。”梅塔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请求,她此刻更关心青楚和自己的安危。果然,没等他们退到门后,就有另外两个拉星人出现在另一个出口处,密集的射线和激光打在两个人脚边,溅起无数火花。那对地球男女顷刻倒在血泊中。



梅塔把青楚拖到门后的掩体后面,青楚发现梅塔的眼睛里全是关切和爱惜,不禁有些感动。“他们在起义,我要帮助他们。”梅塔摇了摇头,“别傻了,他们这是自寻死路,就算成功夺取这艘飞船,拉星人一定发出了求救信号,哈吉星港和其他拉星人也会最终把他们消灭。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趁他们没得手前,占领控制舱,否则弄不好他们会炸掉这艘飞船。”


青楚仍然没法让自己平息下来,看着那两个地球人的惨死,不由得想起了在哈吉星港的奴隶屠杀场里,那些唱着自由之歌悲壮着被屠杀的场面,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在沸腾,突然,他感觉手腕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却是梅塔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原来梅塔已经看穿了他的思维。不过,这一次,梅塔不像上一次青楚去救那个小女孩时那么愤怒,青楚甚至觉得她有些“纵容”自己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5-16 01: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4 编辑

两个拉星人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们,不过梅塔轻而易举地就把他们“冻成了冰雕”。梅塔从地上捡起一只射线枪,交给青楚,“我记得你枪法很不错的。”青楚点了点头,两个人小心地往前搜索前进,这时候前方的交火的声音越来越密集,战斗似乎非常激烈。梅塔突然站住了,她低声说,“你刚才那一拳打得很不错呢。”青楚愣了一下,这是他们在学校培训时候教的,他从来也没有正式用过,刚才他的确愤怒到了极点。“我得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梅塔摇了摇头,“那倒不必,我只是希望你记得,现在你是一个通古斯人,而且是我的丈夫,不要那么冲动好吗。”

两个人正说着,前方突然冲出来一个地球人,他几乎撞在梅塔身上,“快散开,他们来了。”他显然把青楚和梅塔当成了自己的同胞。但青楚却惊讶地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他最好的朋友菲雅。菲雅比从前瘦了不少,眼圈发黑,身上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衣服,浑身上下有好处地方在流血,手里拎着一支枪。梅塔一把推开菲雅,她嫌菲雅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因为菲雅后面正冲过来几个拉星人,他们已经在开火。梅塔这一次使用了刚才缴获的拉星人的武器,青楚也是第一次看她用枪开火,梅塔的出手又快又狠,几个拉星人猝然倒下。“菲雅,我是青楚!”菲雅惊得说不出话来,不过,他也同时认出了青楚。“你这是…?”梅塔已经示意青楚跟上自己,她穿过一道门,青楚和菲雅都不敢相信他们会在这里相遇,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可没有时间解释这一切,“快帮我们,我们要顶不住了。”菲雅和青楚一边跑,一边快速交谈着,“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梅塔在几秒钟就解决了战斗,在主控制室内,当青楚和菲雅冲进来时,顿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冷,大厅里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冻僵了,不论是地球人还是拉星人,都脸上挂着冰,浑身僵硬无法动弹。梅塔正在那里操纵着导航系统。菲雅愣了一下,他突然举枪瞄准了梅塔,“你是谁?”梅塔看了眼青楚,青楚赶紧挡在菲雅前面,他不是怕菲雅击中梅塔,而是怕梅塔杀了菲雅,“不,他是我的好朋友。”梅塔显然非常不高兴,不过她没有理会菲雅,继续调整航线。场面一时有点尴尬,这时候,从另外一个门冲进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马上瞄准了梅塔。“住手,你是拉星人吗?”梅塔不屑地看了眼这些地球人,他们有男有女,浑身破烂不堪,很多人还带着伤,这是一群起义的地球人。



梅塔非常傲慢地看着他们,“你们谁是首领?”她冷冰冰地问。这时候,人群中一个女孩突然冲出来,“菲雅”她大叫着,扑进菲雅的怀里,青楚认出了那是菲雅的女朋友莫然。那个中年男人逼近梅塔,“我就是,我叫乌克,是他们的首领。”青楚看见乌克的背后站着一个女人,她正盯着自己,这个女人20几岁,不过看上去,她要比乌克更冷静,她身边还有一个穿着很脏但却是太空服的年轻男人。“好吧,我告诉你们,这艘水母号飞船已经被我接管,现在你们和拉星人都是我的奴隶,战斗结束了。”梅塔的声音冰冷高傲,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人群发出一阵愤怒的叫喊声,乌克有点被梅塔的气势震住了,他一时竟然愣住了。他身边那个穿太空服的男人要比他更大胆,他抬手照梅塔就是一枪,不过那束射线并没击中梅塔,梅塔几乎同时射出一道白光,整个大厅里顿时如坠冰窟,乌克和那些人都冻的牙齿打颤,手里握不住武器。


青楚突然发现人群中不见了刚才盯着自己的那个女人。他意识到有点不对头,刚想扭头,就感觉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子上。原来那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溜到青楚身后,她瞬间制服了青楚。“别杀他,他是我的好朋友青楚。”菲雅还在试图劝那个女人。“放下武器,否则我就杀了这个男孩!”那女人冲梅塔大喊。不过梅塔这功夫并没有理睬她,而是突然一脚踢倒一个企图爬起来去抢操纵杆的拉星人。那个拉星人痛苦地哀嚎着,他知道打不过梅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6-19 13:23 , Processed in 0.07250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