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慕容浅浅

[原创]《神灵小组》--中国版星球大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5-20 06: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6 编辑

梅塔然后转身看着青楚,她用脑波瞬间侵入青楚的大脑。“你不用担心,我会干掉她的。”“不,放了他们吧。”青楚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倒是担心梅塔会杀了这些人,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里,她可以轻而易举地使用她的那种可怕的意志力,把劫持自己的那个女人杀死或是像当初那个依星人那样送到另外一个空间。梅塔看着那个女人,“我很欣赏你的冷静,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阿敏,我说到做到,马上就会杀了这个男孩,我知道你很喜欢他。”梅塔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才是他们的首领,你很自信,也很具有观察力和领导力。”

阿敏示意菲雅退后,“菲雅,你带莫然快离开这里,如果我们失败了,就按照原计划,炸掉这艘飞船。”菲雅吃惊地看着她,“可是…”“快走!”梅塔比她更快,轻轻按了一个键,菲雅背后的铁门立即关闭了。“阿敏,我给你10秒钟,放了青楚,否则,我就不客气了。”梅塔似乎根本不屑与他们交手,她一边说话,一边还在操纵着飞船。时不时还腾出手来,对那些挣扎着企图反抗的冻僵的拉星人补上一两下冰冷的液体。



阿敏知道自己斗不过梅塔,她终于松开了手。“你到底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小时后,将有两支太空舰队追赶上这艘飞船。按照星际法规,你们是叛乱的奴隶,全都会被处死。”梅塔从地上揪起一个冻的发抖的拉星人,“会说β星语言吗?”那个拉星人牙齿打颤,点了点头。“你是这里的指挥官对吗?”“是的,我叫奈什拉。请帮助我们抓住这些叛乱的奴隶,我们会付给你报酬的。”梅塔又看了眼阿敏,“我现在命令你们让你们双方还在战斗的人都停止战斗,我来处理你们之间的这场纠纷。”这时候乌克背后刚才那个企图袭击梅塔的那个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看上去意志比乌克更坚定,“你凭什么命令我们?”他质问梅塔,梅塔扫了他一眼,眼睛里露出几岁惊讶,“你叫什么名字?”“琼.埃尔”“你们以为你们占领了这艘飞船就可以摆脱命运了吗?我告诉你们,飞船已经严重受损,你们哪里也走不了,如果被他们追上,你们还是死路一条。”青楚站在那里,不知道他的“妻子”要干什么,他担心地看着这个局面。



“如果不能自由,我宁愿炸掉这艘飞船也不当奴隶。”青楚背后的阿敏大声说,她盯着梅塔,语气异常坚定。梅塔显然相当欣赏阿敏的魄力。“我们可以去特尼加兰亚星球。” 琼.埃尔附和着说,“我们可以修好飞船。”“根据星际法律,他们不会收留被通缉的奴隶。你们就算能躲开那些拉星人的追捕,也没法找到收留你们的星球。”“那我们就拼了。”菲雅愤愤地说,还是阿敏此刻更冷静些,她反问到“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可以给你们一条路。这是你们唯一的活下来的机会。”梅塔又扫了眼琼.埃尔,“我可以收编你们作为我的雇佣军,你们将为我打仗。代价是我可以保证你们能活下来,包括每一个人。”阿敏看了眼琼.埃尔和乌克,“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梅塔点了点头。



于是乌克、琼.埃尔和阿敏聚在一起简单商量了一会儿。现在大家都明白,再这么拖下去,他们会更加危险。而且,他们发动起义到现在,也根本没有什么下一步的目的。这里面除了琼.埃尔,他们甚至没人会操纵飞船,不用人家追赶,他们根本无法操纵飞船,也许自己就会撞毁在小行星上。琼.埃尔觉得梅塔的条件还不算苛刻,于是他们决定暂时先接受这个方案。

然后他们回到梅塔面前,“我希望能够把船上的女人和孩子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同时我们以自由人的身份为你打仗。” 琼.埃尔大声说。梅塔点头同意,“可以,战斗结束后,你们将是自由人。所有女人、儿童、老人和伤员可以去一个自由的星球,但是有一个人必须留下来。那就是阿敏。”阿敏笑了起来,“您这么看得起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军医而已。”梅塔摇了摇头,“我觉得你才是他们的真正领袖。”



青楚觉得梅塔如此安排,他很难接受,不过这时候他看见菲雅已经差不多要昏倒了,莫然正一边流泪一边帮他止血,剩下的那些地球人其实早已经没有什么抵抗力,他们是一支破烂不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队伍。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梅塔命令拉星人和地球人都停止战斗,然后释放了奈什拉为首的所有拉星人,没有什么解释,只是给了他们一条救生小飞船。奈什拉他们虽然不愿意,但也无可奈何。

这样地球人终于暂时松了口气,不过危险还在,几十艘接到水母号求救信号的飞船正接近他们。梅塔娴熟地操纵着飞船,掉转航线,使用她高超的技术,水母号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在几十艘闻讯追来的拉星人和哈吉星港的太空舰队的视线中,竟然不可思议地消失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5-21 06: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7 编辑

青楚正坐在控制台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点点星河发呆。他不知道梅塔要带他们去哪里,反正现在他至少不必担心他的好朋友菲雅他们的安全了。他不喜欢梅塔把他们都强行编入自己的军队,不过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自己也不过是梅塔手中的一粒棋子而已,身不由己。但是他又如何跟自己的好朋友菲雅解释这一切呢?菲雅还在昏迷中,他因为失血过多,刚刚度过危险期,莫然在日夜守护。

青楚觉得自己心情很烦乱,他不知如何面对这一切。这时,阿敏突然推门进来。“青楚,你的脸色也不好,该好好睡上一觉。”阿敏的声音很好听,青楚摇了摇头,自从跟梅塔在一起,他的生物钟早已经打乱,睡眠一直不好,而且他每次睡觉,都会梦到那些可怕的东西,青楚也很害怕。“菲雅好些了吗?”“他还有休息一周时间。”阿敏盯着他,“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阿敏停了一下,“你现在到底是通古斯人还是地球人?”青楚感觉自己脸上发烧,这的确让他很为难回答。“莫然说你跟菲雅是最好的朋友。”青楚愣了半天,“是的,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是现在我的确是一个通古斯人。”“我明白,你不必担心什么。”阿敏似乎很理解他的心情,“可是你的眼睛里有的是地球人的感情,我听说通古斯人只是一群会杀人的机器。”青楚摇了摇头,“通古斯人也有善良和友谊,任何民族都一样。”



莫然领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头发乱蓬蓬的男人走了进来。“青楚,有人说认识你。”青楚惊讶地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你就是青楚?”男人盯着他,青楚感觉他的眼睛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锐利。“我想单独跟你谈谈。”莫然和阿敏有些惊讶地回避开了。



“如果你真的是青楚,我想你该知道我是谁?”男人很严肃地看着他,青楚摇了摇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是来救你离开这里的。”青楚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甚至怀疑这是梅塔在考验自己。男人也有些意外,“那么神灵小组你总该知道吧,我就是神灵小组的成员,我叫西丹。考尔让我带你回家。”青楚觉得这可能是梅塔的一个圈套,她可能越来越开始怀疑自己的忠诚,或许她知道了什么,来试探自己。“我一点也不明白您的意思。”青楚平静地说。



西丹大概也没有料到会这样,不过他还是非常诚恳地再次请求。“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相信我,我们准备好了飞船,马上可以带你走。”青楚看了眼远处的阿敏,她也发觉了青楚的脸色变化。他不知道眼前这个西丹要做什么,就算他真的是神灵小组的成员,青楚现在也没有兴趣跟他回去,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地球人了,那个青楚已经死了,他回去算什么身份呢?他站起身打算离开。但突然他发觉西丹在用一种可怕的意志力试图控制自己的大脑,这让青楚大吃一惊,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地球人使用这种脑波,看来他真的是神灵小组的成员,只有那些小组成员才具有特异功能。不过青楚马上就抵抗住了他的控制。西丹一点也不吃惊青楚的反击,这更证实了青楚的确是他的目标。
 楼主| 发表于 2006-5-21 06: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38 编辑

“青楚,我们追逐了几万光年才找到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我只能使用强制的手段了。”西丹突然增加了力度,而且这一次他居然使用了一种让青楚头痛的不知什么力量,青楚感觉自己一阵眩晕,恶心,眼前发黑。“不,”他大叫起来,挣扎着站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西丹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侵入自己的大脑,他明白这是一个极其厉害的高手在催眠自己,用的手段跟自己对青楚使用的一样。他转过身,看见一个极其美丽但表情冰冷的女孩在冷冷地盯着自己,正是她的目光中射出那可怕的力度。西丹施展全部力量试图反击那个女孩,但他马上就发现自己的脑波瞬间就被她吸收了,而且她发射回来更加强大的力道。西丹明白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他立即被那个可怕的女孩的目光融化了。



青楚知道梅塔在试图控制西丹,这个时候,从门外走进来另外一个陌生女人,她闪电般朝梅塔开火。梅塔似乎早预料到了,她轻松闪开了。不过这功夫,西丹趁机摆脱了她的控制。“放弃吧,我们快走。”那个女人大喊着,西丹还是不死心,他再一次试图控制青楚,与此同时,那个女人冲梅塔一挥手,一束银白色的光芒直射向梅塔。梅塔手指一弹,一道冰雾,无数细小的白色粉末被冻住。西丹看见大势已去,拔出手枪试图朝梅塔开火,但梅塔比他更快,一挥手,西丹的枪口顿时被冻住了,接着他的身体也瞬间变成冰块,西丹的枪膛里那是一粒爆炸力惊人的炸弹,由于被阻,居然在枪口内爆炸,顷刻把西丹的身体炸成碎片。那个女人哀鸣了一声,冲青楚大叫了一声。她在喊青楚的名字,青楚本能地抬头看去,只见那个女人的眼睛里闪过一片白色的光芒。接着,她就如烟雾一样消失在青楚的视线中。梅塔走到青楚面前,抬手狠狠给了青楚一记耳光,打得青楚莫名其妙,随即又羞又怒,他感觉委屈极了。“别动。她在你脑子里投了信息束,你闭上眼。”梅塔大声说。青楚闭上眼,果然,他眼前全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影子。接着,梅塔的身影渐渐取代了她,青楚睁开眼睛,“不,你不要催眠我。”青楚发现梅塔似乎想更彻底地控制自己的大脑。“好吧”梅塔退出了青楚的大脑。“不过,她的信息束还在,你不要背叛我。”



梅塔伸手抚摸着刚才青楚被打的有些红肿的脸颊,“对不起,刚才下手有点重了。”青楚看见莫然和阿敏都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他推开梅塔的手。“他们认识你?他们为什么要带你走?”“我也不知道。”青楚这时才想起刚才的西丹已经死了。“你杀了他。”“我没想杀他,是他自己使用了粒子炸弹。这种子弹威力很大。”梅塔拉着青楚的手。“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是神灵小组对吗?他们具有很厉害的特异功能,绝对不是一般的地球人,他们要你干什么?”青楚摇了摇头。“难道你怀疑我?”“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从地球追踪了几万光年,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你身上难道具有什么他们想要知道的秘密?”“你不会催眠我吧?”青楚担心地看着梅塔。梅塔微笑着摇了摇头,“好吧,我会尊重你的一切。”但青楚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怀疑。
 楼主| 发表于 2006-6-5 23: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47 编辑

努埃拉星球远远看去,宛如银河中一粒绿色的宝石,这是一颗完全被绿色覆盖的星球,中间斑斑点点地分布着一些蓝色的湖泊。水母号庞大的身躯缓缓降落在一个群山环绕的森林中的基地上,这个基地非常隐蔽,看来梅塔故意选中这里着陆就是让那些追踪的拉星人无法找到。


梅塔的驾驶飞船的技巧确实一流,那些地面上的通古斯人和β星人看见水母号破损如此严重,简直不敢相信梅塔居然驾驶着它横穿了两个星系。青楚从窗口往外望去,只见在郁郁葱葱的高大植物丛里面,有大约几百名身背武器的β星人士兵和零散的通古斯人。“这是哪里?是β星吗?”青楚问梅塔。“你真的不认识吗?这颗星球就是地球的姊妹星,地球人曾经最向往的新大陆。”“是特尼加兰亚!”梅塔摇了摇头,“不,在宇宙中,地球人移民最多的地方,除了你们知道的特尼加兰亚,还有另外一个星球,就是努埃拉星,地球人亲切地叫她玫瑰星。”青楚的脸色顿变,他不由得想起了他的母亲,据说他的母亲就是死在玫瑰星的,不过他们这一代人已经很少听人谈起这些往事。



梅塔和青楚打开舱门,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青楚深深吸了一口,他感觉浑身如醉了般无比畅快。眼前是无数的绿色植物,蓝天白云,“好美的星球。”梅塔也在尽情享受着这一切。这时候,一阵轰鸣的声音由远及近,青楚扭过头,看见一艘巨大的飞碟正缓缓降落在附近,“你说这个星球是地球移民,为什么有这么多的β星人?”“努埃拉星的居民是当年从地球移民的50万后裔,不过他们现在接受β星人的保护,这里有我们的一个军事基地。



阿敏、乌克、琼.埃尔他们也走下飞船,按照约定,他们被β星人整编,妇女和孩子还有老人伤员则被安置在β星人制定的地方。青楚觉得梅塔这么做简直就是拿那些老人孩子当作人质,他看见那些β星士兵粗暴地把地球人关进一个用气体墙围成的类似集中营的地方。多数地球人都被限制了自由,只有阿敏、乌克、琼.埃尔等少数人可以有一定的自由。这个基地很庞大,戒备森严,阿敏他们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没有什么办法。好在梅塔还算守信用,并没有翻脸,并派人给他们提供了药品和食物。



梅塔在等那个飞碟里的人。大约十来分钟后,一辆漂亮的磁悬浮飞车缓缓停在两个人面前。青楚看见从里面走出两个身材矮小的β星人和一个身材高大的地球男人,那个地球男人五十几岁,头发有些花白,但身材魁梧,器宇不凡。不过,他的一条腿是瘸的,拄着一条拐。梅塔显然对他们都认识,所以大家仅仅是简单寒暄了几句,梅塔明显表现出对那个地球男人的热情,她甚至主动跟他拥抱了一下,而对两个β星人非常冷淡。青楚猜她是故意摆出这个姿态的。不过两个β星人似乎很讨好她,他们也对青楚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这让青楚很惊讶,从前,β星人对青楚都是带着强烈的敌意和怀疑的态度,但是这次他们反常地友好。
 楼主| 发表于 2006-6-5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48 编辑

梅塔给青楚介绍,那个高大的老男人是努埃拉星球的执政官,名叫迪亚克斯。另外两个β星人一个是基地的指挥官,另外一个是刚刚从β星本土特异飞来安抚梅塔的β星元老会派出的特使奥多兰拉。原来,梅塔在星港被刺的消息已经传到了β星,梅塔的母亲,通古斯女王异常震怒,她认为这是β星人内部有人想加害自己的女儿,也就是谋杀通古斯的王储,因此直接向β星人元老会提出强烈的抗议。为了安慰女王和修补通古斯人与β星人的关系,元老会专门派奥多兰拉来到这里,亲自向梅塔解释这些,并给梅塔带来了一些安抚性的表示。比如,元老会正式承认了青楚的身份,并且给了青楚一个类似“亲王”的称号,同时还授权给梅塔更大的军事指挥权,但是他们同时也催促梅塔尽快去科罗帝国,指挥那支远征军,因为目前β星人的主力和指挥官都在忙于应付来自宇宙中另外一个强大星系的挑战,只有梅塔有能力担任科罗之战的统帅。


他们上了飞车后,大约飞行了一刻钟,便进入一个巨大玻璃状半球型的基地。梅塔继续与特使奥多兰拉商讨一些具体问题。青楚实在太疲倦了,就在β星人安排的地方睡了一觉。这个基地异常安静,没有任何声音,所以他很快就睡着了。



青楚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自从进入太空后,他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醒过来的,发现外面还是白天,他不知道这个星球白天有多少个小时,但他清晰地感觉自己有些饥饿了。梅塔仍然没有回来,青楚一个人走出房间,走廊里空无一人。出了大门,外面有几个携带武器的β星人站在远处,他们没有任何阻拦青楚的意思。青楚就在基地四处闲逛着,他打算去看看他的好朋友菲雅,看看他的伤好转了些没有。



基地很大,青楚走了一会,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他也懒得去问那些β星人,不过,当他走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植物丛前的时候,他的大脑中突然有了一种从来也没有过的感觉,青楚感觉似乎有一种声音在他的灵魂深处召唤自己,这让他甚至感觉有些害怕,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青楚停下来,冷静了一下。他确认那不是一种催眠或是幻觉,但他的确在大脑中接收了一种非常强烈的信号,这种信号似乎很早就埋藏在他的脑子里,青楚说服自己决定去跟随这个信号前进。他毅然迈步踏进那片丛林。植物很茂密,似乎从来没有人走过,因此青楚前进的非常困难,大约走了几百米,前面出现一道防护网,青楚看见两个β星人和一队机器人士兵守在附近,他们显然认出了青楚,青楚这个时候已经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那股信号的召唤,他径直朝防护网走去。



防护网没有开启,似乎丛基地里面往外走没有什么限制,β星人甚至还冲他善意地微笑着。如今青楚的地位大大提高,很多β星人都认识他了。青楚一直走出基地,外面是更多的丛林,没有任何路,青楚就凭着那种感觉艰难地穿过了这片很大的丛林。那些植物很湿,不知是因为下过雨,还是露水,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昆虫在上面飞来飞去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6-5 23: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49 编辑

当他走出丛林后,前面是一片非常开阔的山坡,一望无垠的草场上开着各种说不出名称的小花。山坡的中央有一个人工修葺的六边型的平地。中间立着一颗石碑。青楚的好奇心加上他脑海中强烈的那种召唤,驱使着他加快了脚步。等走到那个石碑跟前,他才看明白原来这是一座墓碑,不过因为大概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整个墓碑都淹没在那些绿色的植物的叶子下面,只剩下那个高大的石碑的顶端露出来。墓碑的外边是一圈用木栅拉围成的小院子,呈六边形状,中间有一扇破旧的木门,青楚轻轻推开门,缓缓走了进去,原来那座墓碑下面还有很多更小一些的墓碑,因为年代很久了,字迹很模糊,勉强还可以看清楚。当他的目光落在第三排的一块石碑上时,青楚顿时觉得浑身一震,血液似乎都要凝固了。只见上面有一行小字“素兰.依依。生于20XX年7月25日,卒于20XX年9月13日,我们星球的拯救者,地球人最伟大的太空英雄。努埃拉人民永远怀念的女儿长眠与此。”青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素兰.依依是他母亲的名字,青楚走到石碑近前,没错,下面还有他母亲的生平简介,因为年代久远已经看不清了,青楚感觉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神奇的感应,他的母亲在用一种超神奇的力量把他带到这里。母亲离开自己的时候他只有几岁,他已经记不得母亲的模样了,不过,当初母亲离开他的时候,在他脸上一遍又一遍近似疯狂的亲吻还是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了母亲当时生离死别的感受,那是一个母亲在知道自己可能失去自己孩子前的痛不欲生和无可奈何。青楚抚摸着石碑,泪水潸然落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青楚渐渐从痛苦中挣扎着自拔出来,他发觉自己背后似乎站着一个人,他以为是梅塔,但转过身,却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跟自己年纪差不多,能比自己大几岁,留着一头长发,非常英俊的一张面孔,细长的眉毛,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修长的身体,穿着一套合身的长袍,这个男人看上去飘逸清秀,但眼睛里带着几分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青楚突然发现他手里拎着一支乌黑的武器,他认出那是一种可怕的化学武器。青楚骇出一身冷汗,但此刻想逃走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睛里的变化丝毫也没能逃出那个男人的判断。他盯着青楚,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这是一个很冷静的杀手,他的目光清澈,但并没有太多的杀气。



“你是她的什么人?”那个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他说的是地球话,但带着一股很奇怪的口音,也许这就是努埃拉星人的语言。“她是我母亲。”青楚此刻放松了很多,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坦然一些吧。男人上下打量着青楚,似乎难以置信。“你难道一点也不害怕?”他看着青楚的眼睛。青楚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那个男人非常惊讶青楚的镇定。“我是一个非常固执的杀手,我从来不执行那些我认为不该被杀的命令。所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被杀的原因。”“是谁派你来的?”青楚看着他,“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不该被杀。青楚,你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你知道我的名字?!”“是的。”“你刚才是可以从背后下手的。”“我说过,我是一个很固执的杀手。我想听你的辩解,你为什么会被人追杀?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你真的是素兰的孩子?我要你解释给我听,然后我再判断是否杀你。”“命令是神灵小组下给你的?”那个男人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你真的不想为自己辩解?”青楚这个时候真是万念俱灰,地球人一定认为自己真的背叛了地球,但是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杀掉自己呢?就因为自己曾经是他们标榜的英雄还是因为自己曾经是神灵小组的成员?如今能够在临时前看见母亲的墓地,倒也值得了,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最后归宿。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青楚异常地倔强。那个男人盯着他好半天,终于叹了口气,“算了,你走吧。我们努埃拉人欠素兰的太多,我不能杀你,你走吧。”但青楚并没有动。他转身拾起一根树枝,将他母亲墓碑上的落叶扫干净。然后竟然坐在那里。“我不杀你,不等于就没有下一个杀手来了,我劝你还是赶紧回β星人的基地吧。”青楚轻轻用袖子擦拭墓碑上的土。“你并不是神灵小组的人,是谁一定要杀我呢?我也有太多的谜想知道答案”。
 楼主| 发表于 2006-6-9 01: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50 编辑

两个人正在说着,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青楚扭头望去,只见有一男一女父女两人走了过来,那个男人大概四十几岁,头发有些花白,身体还算硬朗,但脸上却是久经风霜,女孩二十出头,手里抱着一大束鲜花。那个女孩显然认识刺客,她大叫起来“雪勒雅,你怎么在这里?”雪勒雅也有些意外,他回头看了眼青楚,“我们后会有期吧,我其实很想交你这个朋友,我叫雪勒雅。”说完,他头也不回就走了。女孩还想去追他,但却被那个男人一把拽住了。他眼睛死死地盯着青楚,“你认识素兰?”青楚愣了一下,他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她是我母亲。”男人有些动容,浑身颤抖起来,“你的全名叫什么?”“青楚.依兰”“你是她的孩子,真的是,你真的很像她…”那男人有些哽咽,他一把抓住青楚的手。“孩子,你是怎么来的?”那个女孩还算理智,“爸爸,你把他吓到了。”青楚挣脱开那个男人。“你们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男人老泪纵横,长长叹了口气。“我是你母亲当年的战友,名字叫商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我跟你的父亲和母亲都是最好的朋友,后来我们在执行一次护送太空移民的任务中,你的母亲为了拯救大家,牺牲了。”青楚虽然很早就知道这些,但从商南沙哑的嗓音中重复这段往事,还是令他感到震撼和热血沸腾。“她最后说了什么没有?”“她当时很紧急起飞,只说了一句很想念你,就匆匆走了。”青楚的心仿佛被刀捅了一下。“这是我的女儿商晶晶,比你小4个月,她就是你的妹妹。”商晶晶很主动地走过来,轻轻拥抱了一下青楚,“青楚哥,我是从小听着你的名字长大的。我爸爸一直后悔没有能把你找到,带到我们这里,现在终于我们团聚了。”

商南老泪纵横,走到素兰的碑前,把那束鲜花放在前面,低声叨念着什么。商晶晶趁机低声问青楚,“雪勒雅刚才是不是要杀你?”“你认识他?”“他是我从前的男朋友,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杀手,不过,他现在的身份可能是地球人的特工,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很有原则,在没有弄清楚我的身份前,不肯出手。”“他就是那种性格,很固执的,书生气十足的,认死理。”



商晶晶突然紧张起来,她闪电般从怀里拔出一支枪,青楚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梅塔出现在一片丛林背后,梅塔的眼睛里永远是冷冰冰的,带着一股可怕的杀气。难怪商晶晶紧张,就是青楚看了也不由得担心。商南马上看出青楚和梅塔的关系,他强烈地感受到了梅塔身上的杀气。梅塔缓缓走出树丛,她穿着一套白色的长裙,青楚的记忆中,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梅塔穿着地球人的长裙,梅塔的裙子和长发随风飘动,让人心动,但她冷冷的目光和冰一样的表情,还是让人胆寒。“你们认识?”商南问青楚,“她是我的妻子梅塔”青楚平静的回答,与其说这句话是回答商南,还不如说青楚在说给梅塔听。梅塔脸上的寒冰突然融化,她这是第一次听见青楚在别人面前介绍自己,也就是说,青楚接受了自己。她走到青楚身边,轻轻搂住了青楚的腰。“本来打算明天带你来的,想不到你自己找到了。”商南盯着梅塔,隔了很久,他叹了口气。“我们就住在城里,青楚,如果你想看看你母亲的一些遗物,随时可以过来。”青楚从骨子里是想去的,但他发觉梅塔的手在用力,她在暗示自己不要去。
 楼主| 发表于 2006-6-9 02: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51 编辑

青楚看着自己的妻子,她今天很特别,居然穿着一套地球人的长裙,此刻梅塔的美丽令人心动,但青楚实在太渴望看一眼他母亲的东西了。梅塔从青楚的眼睛里读懂了一切,她现在根本不用费力去看穿青楚的思维,“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四个人穿过丛林,前面停着商南的一辆飞车。上车后,车子迅速腾飞,以一种高速飞驰着。十几分钟后,飞车驶入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城市,各种飞车在空中快速交错穿梭,各种灯光和指示牌闪着令人眼花缭乱的信号。商南掏出一根香烟,独自吸了起来。他打量着梅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阁下就是通古斯人的王储吧。”梅塔点了点头。前面开车的商晶晶忍不住从反光镜中带着几丝妒忌地又看了眼梅塔。“我知道执政官正在跟你谈判。”“努埃拉星人只有接受我们才能幸存。”“可是,我们更珍惜自由”“我们只想要一块乐土而已。让我们的民族以后不再流血”“努埃拉人珍惜自己的自由就像自己的眼睛一样。”“这也是我选中你们的原因,我不喜欢地球人,他们太软弱。”

飞车在一幢白色圆形的房间前停住了。商南领着两个人进入他的家。青楚一眼看见了挂在墙上的一副他母亲的照片,他还是长大后第一次有机会看见母亲的照片,照片上的素兰.依依非常年轻,最多也就是十八九岁,她穿着一件老式的太空服,神采飞扬,浑身散发着一股热情,那笑容如此熟悉以至于青楚有些摇摇欲坠,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那次生离死别。梅塔也在看着那幅照片,青楚很像他的母亲,他完全继承了他母亲的美丽,不同的是,素兰脸上更多了几分英气勃勃,而青楚稍微有些柔弱。



直到回到基地的时候,青楚满脑子里还都是母亲的影子,不过梅塔马上把他又拉回到现实中。



“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梅塔一脸认真严肃地说。“你要去参加那场危险的战争?”梅塔点了点头,“我没有选择,我不能有把柄落在他们手里。这次去非常危险,无论是科罗的叛军还是扎兰乌斯,甚至是β星人,他们都希望我能死在战争中。”“如果你赢了呢?”“我还有另外一场更危险的战争要去打。”梅塔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这是青楚第一次看见一向冷若冰霜的梅塔的无奈。



几个小时后,青楚和梅塔已经在一艘太空飞船上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1-15 0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52 编辑

洛兰睁开眼睛,看见天花板上面缓缓降下来一个类似摄像头的东西,他突然感觉自己要被解剖一样,心里的恐惧强烈的蔓延起来。可是这时候才发觉自己根本无法动弹,他的身体仿佛被完全融入床的一部分。



洛兰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可是马上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孔。他想起来这是那个救过他的β星女孩奥达儿。

“别紧张,我在给你取出植物神经元子。”

洛兰松了口气,他并不完全相信这个异星女孩。头顶上的那个摄像头突然闪过一片蓝色的光,洛兰感觉到周身一阵剧痛,仿佛被电击一般。接着一股灼热侵入他的全身每寸肌肤,洛兰痛不欲生,他惨叫了一声,几乎昏了过去。过了好久,洛兰才渐渐清醒过来,这时候奥达儿的脸孔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就算了吧。”

洛兰这次终于回忆起自己为什么要忍受这样的折磨。

“不,继续,一定要取出神经元子。”洛兰咬牙坚持着。

“好吧,还会有三次这样的经过,神经元子才能彻底取出,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自由是无价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值”洛兰疼的几乎说不出话,



在经历了地狱般的三次折磨后,洛兰感觉自己已经死掉了。似乎周身的每根神经都被人无情地拔出,放在火上烧,然后再放回体内,他的骨头内部都疼得钻心。奥达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床前,用一种很惊异的眼光看着他。洛兰冒着虚汗,没有一点力气。

“好了吗?”

“好了。你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拔出神经元子的地球人。”奥达儿的口气有几分赞叹。



洛兰闭上眼平静了一会。“奥达儿,如果我死了呢?”

“你不会死的。”通古斯女孩坚定地回答。

洛兰睁开眼看着她,“你保证我这次只要成功,就给我自由?”

“当然,而且梅塔已经下了特赦,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就给你通古斯的身份,以后你可以任意选择是留在我们这,还是离开。”

“好吧,说说我的任务。”

奥达儿盯着他有一分钟。



“我们为你取出神经元子后,你的身份就是一支从加加林基地逃出来的地球人的首领-彭瓦中尉。然后你混入叛军占领的U29星球,在那里将会遭到我们毁灭性打击后,你的任务就是切断他们的通信系统。明白了吗?所有行动计划已经植入你的大脑,三天后自动消失。”

“那你呢?”“我也会在那里,监视你的行动”。
 楼主| 发表于 2007-1-16 00: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7:52 编辑

72小时后的科罗帝国U29星。



洛兰坐在一个靠近墙角的地下酒吧里,一边品着U29星独有的一种饮料,一边用眼睛盯着墙上的大屏幕上的画面。现在整个U29星球正笼罩在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中。科罗帝国的强大太空舰队正在形成包围,总攻也就是时间问题。弹丸之地的U29星必然在科罗强大的火力进攻下变成一片废墟。洛兰叹了口气,这次冒险也许会令他丧命在这里,但他没有选择。所有在加加林基地被俘的地球人都被植入一种特殊的神经元子,也就是他们将永远成为被β星人驱使的奴隶。只有洛兰取出了神经元子,如果他这次成功,就等于为自己换取自由。



整个行动计划是用一种特殊的技术植入洛兰大脑的,他像过电影一样又重新把计划回顾了一遍。他看了眼手上的原子表,时间差不多了。这时一个年轻的地球人走了进来,他四处张望了一下,马上看见了角落里的洛兰,于是他径直朝洛兰走了过来。两个人互相对视着,“你好,是彭瓦中尉吧?”他友好地伸出手。“我叫科兰”,他坐到洛兰面前,“我在入境电子系统中查询到你的记录,你是一个地球远征军战士。”洛兰装作露出几丝惊讶的表情,“我查询了你的资料,你参加过加加林基地的大战,但是你既没有被俘,也没有被遣返,请告诉我你逃到哪里去了?”“我们奉命突围到外太空,后来流落到加因帝国。”“我是地球派驻这里的科兰少校,我们需要你提供一些情况,请跟我走吧。”



洛兰没有动,他故意装出几分犹豫。“我正在准备离开这个星球”,科兰摇了摇头,“科罗人已经封锁了星际航线,你哪里也去不了了。”这时,两个身材高大的机器人出现在洛兰背后,他只好跟科兰出了酒吧。在门口停着一辆梭型车,洛兰被戴上车后,车子飞快驶入一片黑暗的地下通道中。



洛兰被蒙着眼睛带进一个地下指挥所,科兰给他取下眼罩,两个穿着统一军装的外星女孩过来用一个非常古怪的设备在洛兰身上扫了一阵。在另一侧的巨大电子屏幕上,立即跳出一行行的数据,这些都是洛兰的数据。洛兰仔细打量着这里,指挥所里大概有三十几个外星人,这些想必就是科罗叛军的首领们了。科罗人跟地球人身材差不多,比地球人更高大魁梧些,在来之前洛兰对这段历史也了解了一些。科罗帝国是宇宙中的老牌帝国,科技发达,武力强大,不过最近百年来,他们的科技虽然仍旧强大,但国内内战不断。被称为叛军的这些科罗人是持有不同政见者,他们追求的是一种更理想主义。目前他们转战了科罗帝国几十个星球,最终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U29星,打算跟科罗帝国的军队决战。不过,不幸的是,就在一天前,他们的太空舰队被突然参战的梅塔狙击在路上,这样U29星就失去了控空权,如果他们的太空舰队不能突破梅塔,那么U29星将面临科罗帝国的全面打击。



科兰给他戴上一个特制的耳迈,这样洛兰就可以通过一种翻译器听懂科罗人的语言。他马上就听见一阵大声的争吵,原来叛军的首领们正在为作战方案激烈争吵,洛兰惊讶他们竟然似乎不回避自己一个陌生人在场。也许是奥达儿在自己身上做的那些伪装实在太逼真了,他听见身边一个女孩在读自己手背上生物芯片上的资料,看来他们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生物芯片资料被修改了。



“欢迎你,彭瓦中尉!”一个身材高大,光头的男人走了过来,“听说你是一个出色的战士,跟β星人英勇作战过。我叫笛杨,是联军的指挥官”洛兰勉强点了点头,“我不明白,你们找到我的原因。”笛杨的声音非常洪量,他哈哈大笑着,“我明白,彭瓦,我们是追求理想的科罗自由战士,正在跟科罗帝国的邪恶力量进行最后的决战,但是我们突然发现β星人加入战争,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有过跟β星人实战经验的战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6-19 11:25 , Processed in 0.0936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