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消费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慕容浅浅

[原创]《神灵小组》--中国版星球大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2-18 08: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03 编辑

青楚跟梅塔来到飞船的大厅。这艘科罗帝国的临时指挥船非常庞大,整个大厅如同一个巨大的广场。在大厅的顶部是一个云雾缭绕的空间,那里是整个飞船的动力系统。两个人乘坐着玻璃透明的自动升降梯从顶层下降。



“我一直不明白,当时在星河号上被杀死的那个人,是你的替身还是只是一个幻影?”青楚好奇地问。



“那是一种最新的技术,是一种全息投射的虚拟生命体。”梅塔笑了笑,“反正说了你也不明白。”



“那现在跟我说话的是不是也是一个虚拟生命体呢?”青楚反问道。



“这也不难,你吻我一下就知道了。”梅塔淡淡笑着看着青楚。



青楚的脸有些发烧。自从这次事件后,他虽然对梅塔抛弃自己又恨又恼,但他本能流露出的对失去梅塔时的伤心,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梅塔都看得清清楚楚。两个人的关系也因此无形中更密切了许多。



“你被俘的时候,他们没有虐待你吧?”梅塔似乎漫不经心地问。



青楚摇了摇头。“你们不是已经为我检查了身体了吗?”



“身体当然没问题,但是他们很会洗脑的。”梅塔盯着青楚的眼睛,她突然发现青楚有着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他的眼睛非常清澈,而且纯真善良得让人不忍心伤害他。



“什么洗脑?”青楚奇怪地问。



“这是义军惯用的一种手段,他们会给你灌输他们的理论。”



“什么是义军?你知道这个组织吗?”青楚好奇地问。



“义军是外宇宙反抗帝国自由同盟的简称,他们成立到今天已经有几千年了。最初是生命体为了对抗机器帝国而成立,机器帝国解体后,逐渐演化为一个松散的外宇宙力量同盟,他们的目的就是支持那些遭受强权压迫的民族或生命起来反抗,追求自由和平等。”



“我觉得他们人挺好的。”青楚不由自主地说。



梅塔摇了摇头,“他们确实有严格的纪律,不能伤害无辜。不过下一次,你就没那么幸运了。这次事件后,义军的系统会将你列入跟我一样的被处理的黑名单。就像你看到他们用液体机器人杀我那样,毫不留情的。”



“义军为什么要杀你?”青楚不解地问。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认为我是科罗帝国请来镇压这场科罗人民起义的刽子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β星人跟云彩帝国是同盟,而云彩帝国是义军几百年的老对手,而我也参加过几次剿灭义军零星武装的战斗。他们最大的原则就是,处死对手一定要经过他们的“人民系统”,一个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规矩。”



“我倒觉得,现在是你在给我洗脑”青楚轻笑着说。



梅塔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早就给你洗过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2-20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06 编辑

两个人走到大厅地面上,只见扎兰乌斯正跟几个科罗帝国的高级军官站在那里等待。梅塔突然停了一下,青楚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只见在扎兰乌斯的背后站着一个年龄跟梅塔差不多的女孩,她的眼光带着几分冷酷。青楚能感受到梅塔的紧张,那个女孩穿着一件科罗帝国的军服,她从扎兰乌斯背后走了出来,迎了过来。梅塔和她面对面愣了一下,但转瞬就双双伸开双臂,紧紧拥抱起来。她俩用一种青楚听不懂的语言低声呢喃耳语了几句。



“他就是你选择的男人”那个女孩转过脸看着青楚。梅塔微笑着点了点头。“我来介绍,这位是青楚,我的丈夫,这位是冰雅,科罗帝国第一流的剑客。”青楚觉得这个冰雅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她的眼睛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冰雅也想拥抱青楚,但青楚本能地退了半步,这让她有些尴尬。青楚也有点后悔,也许这是外交礼仪,他这样躲开是很失礼的,但青楚从来也没有接受过这种培训,他只是本能地对这个陌生女孩的拥抱感觉警惕。好在梅塔从来不在乎这些,她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扎兰乌斯领着他们进入一个房间,青楚一眼就看见房间的正中间有两个被审判的战俘,这两个人都认识,一个是义军的首领让瓦蒂,另外一个就是那个会隐身的液体机器人。他们被一束桔色的光芒锁定在那里。青楚对这种审判没有兴趣,他更关心让瓦蒂的命运,这个丑陋的男人其实心肠并不坏。



梅塔跟冰雅小声交谈了一会,然后回到青楚身边,青楚因为没有带自动翻译系统,他听不懂扎兰乌斯他们在说什么。隔了一会儿,他突然看见那个被审判的机器人浑身颤抖。



“他怎么了?”青楚奇怪地问。



“他害怕了。”梅塔若无其事地说。



“机器人也会有恐惧吗?”青楚惊讶地问。



“普通的机器人自然不会,但像他这样高等级的机器人,一样会有感情和恐惧”梅塔扭过脸看了眼冰雅。



青楚大吃一惊,他觉得梅塔这句话不是说的那个被判了死刑的机器人,而似乎是另外所指。



“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冰雅也是机器人?!”青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梅塔的眼睛回答了他,她迅速用一种脑波传输给青楚。



“冰雅就是一个机器人,而且是科罗帝国最高等级的机器人,她不仅仅是一个超级杀手,同时还是科罗帝国的安全程序的执行者。她的程序中锁定着除掉一切威胁科罗帝国的人的名单。这一次就是她擒获的这两个叛军首领。”



青楚忍不住再次打量冰雅,她跟一个普通的生命体没有任何区别,皮肤细嫩,一头深色的长发,一对漂亮的大眼睛。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女孩竟然是一个机器人。而且是一个厉害的杀手。



“她也有感情吗?”青楚的思想马上被梅塔觉察到了。



“她属于最高级的那种机器人,在宇宙中,机器生命的进化也已经发展到相当的高度,从液态的E6.0晶体以上,机器人就已经有了相当的模糊控制,从而使得他们可以进化到跟生命体一样的意识。这是他们进化的优势,但也是他们最致命的地方。冰雅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她用数据库跟我每天比试光剑,每次都赢过我,我花了十年时间,终于找到了她的数据库的漏洞,当我一剑刺中她的时候,她的眼神儿里明显出现了恐惧。”



“后来呢?”青楚越听越有趣,竟然忘记了眼前的审判。



“她当然死不了,她的身体是特殊材料制成,不过,她马上就学会了自我修补漏洞,她的学习能力惊人,这是她的最大优势,但也正因为如此,她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感情的问题。比如,自从被我刺中,她的内心深处就对我产生了一种恐惧,这是她的死穴。”



“可我觉得她更喜欢你?”青楚幽幽地说。



“你很敏感。没错,她喜欢我,我也没有想到,机器人也会有感情,毕竟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不过,她的数据库中同样也储存着随时杀掉我的指令。你一定要当心这个女人,她实在是太危险了。”



青楚发觉冰雅的目光正盯着自己,他不由倒吸一口寒气。冰雅的眼睛射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冰冷寒人。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青楚急忙扭过脸,只见那个液体机器人正在融化,一束绿色的光芒射在他身上,他扭曲着,身体正一点点溶解,并发出一阵阵惨叫声,几秒钟后,地面上只留下一滩清水。剩下的就是那个义军的首领让瓦蒂。



梅塔显然对让瓦蒂身上的那门独特技术更感兴趣,也就是“冻结”无边号那种只有义军才有的超级技术。青楚看见她在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跟那个男人说着什么,扎兰乌斯似乎更想赶紧把他杀掉,他耐着性子听着梅塔的提问。青楚刚想转身离开,却突然发现冰雅站在自己身边,他几乎撞在那个女机器人身上。



“她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了吧。”冰雅冷冷地说。



青楚终于明白为什么梅塔的口气总是这么冰冷,原来是跟她学的。



“你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青楚有点尴尬,因为冰雅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其实她是一个比我还危险的女孩,她选择你一定另有所图。漂亮的男孩,记住我的话,如果你不想成为一粒宇宙中灰尘,尽快离开她吧。”



青楚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冰雅竟然会这么说。



“你真的以为我是一个机器人?”冰雅冷冷地说,她的口气中带着几分傲慢和不屑。“她不会真的喜欢你,傻小子,她只喜欢漂亮的女孩子。”



冰雅说完就径直离开这个房间,消失在走廊尽头。



青楚完全被她们给弄糊涂了。不过这个时候,看来梅塔跟让瓦蒂的谈判也失败了,扎兰乌斯下令处死他。青楚刚想走开,却听见梅塔在叫自己。他于是走了过去。梅塔面无表情地走到青楚身边。



“他在临死前有个要求,我们答应了。”梅塔似乎有点奇怪。



“什么要求?”



“他要跟你说几句话。”梅塔摇了摇头,“你当心一点,这个家伙很危险。”



青楚莫明其妙地走到让瓦蒂面前。这个高大的丑陋的男人非常平静地坐在那里,他完全知道自己的命运,但却没有一丝的害怕。



“我的孩子,你过来。”



青楚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太镇定也太安详,这让青楚心里一阵难过。



“你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孩子,我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秘密,但我从你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你的未来。”



“你知道我的未来?”青楚睁大了眼睛。



“我在参加义军之前,是一个尤万斯特拉亚星人,我们天生具有一种预知未来的能力。我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秘密,但我知道你相当的与众不同,因为你身上有一种力量,只是这种力量还没有爆发出来。”



青楚有点被他说愣住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个高大的外星人呵呵笑了起来。“好了,我要上路了,记住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



“上次说的什么?”青楚惊讶地问道,他不记得让瓦蒂跟自己说过什么。



那个男人苍凉的眼神让人心里难过,他仰天长笑,然后毅然走向一片蓝色光芒中…



青楚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用力一拉,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他扭过脸,看见梅塔正站在自己背后。再转过身看让瓦蒂,他高大的身躯已经融化在那片蓝色光芒中。



“他死了。”梅塔冷冷地说。
 楼主| 发表于 2007-2-21 08: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07 编辑

青楚这次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梅塔扣得痛极了。扎兰乌斯他们都走了,空旷的大厅里只剩了梅塔和青楚两个人。



好半天,梅塔才松开手,她的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青楚,我打算为你做一次脑部扫描。”梅塔低声说。



“你要催眠我?”青楚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怀疑他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梅塔点了点头。



“他不杀你,还跟你说了这么多,肯定是有目的的。”



青楚摇了摇头,“我肯定他没有对我使用任何催眠之类的东西。”



梅塔看见他这么坚决,只好作罢。



“好吧,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梅塔的声音突然轻柔了许多。







质子号飞船在浩瀚的星河中以接近光速前进,但是青楚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他这两天觉得自己似乎得上了忧郁症,整个人心情非常不好。梅塔不知在忙什么,她每天都跟扎兰乌斯和冰雅混在一起。青楚经常一个人就坐在飞船巨大的窗边,看着那些星河发呆。他的思绪也变得非常混乱,他的命运被梅塔所改变,如果不是梅塔选择了他,那么他就跟那些地球人一样,已经成为一片粉尘飘荡在太阳系的角落里。可是如今他的生命又意味着什么呢?他已经贵为通古斯人的王储的丈夫,但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梅塔拿自己当作一个诱饵,尽管她还是非常喜欢自己,但她显然更愿意为了她的民族而牺牲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是什么,也许让瓦蒂真的说的没错,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就像他可以通过那些梦境预知未来…



青楚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不觉地倚在窗边就睡着了。他梦见自己和梅塔走在一片桔色的海滩上,两个人说笑着,温暖的海风吹在人身上,舒服得让人陶醉。梅塔把她的长发散开,任海风吹乱,一阵海风吹开她的衣襟,可以让青楚看见她的一段雪白的酥胸。梅塔的眼神带着说不出的轻柔和妩媚,这让青楚有几分动心,然而,突然两个人身边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狂啸,接着,海面卷起几十米高的巨浪,一下子就把两个人卷进大海…



青楚骇出一身冷汗,他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这一次跟上一次梦境惊人一致,青楚明白这是他的预感在告诉自己,灾难就在眼前了。看来,他和梅塔的劫数还没有完,他们马上就要再次经历生死考验。



一切果然在预兆之中。



青楚吃过一顿科罗美食后,他发现飞船正在减速,似乎朝着一个星球缓缓靠近。过了一会儿,他看见梅塔和冰雅说笑着走了进来。梅塔满头大汗,似乎全身都湿透了。青楚知道她们又去比试光剑了。这种游戏在科罗帝国盛行了好几百年了,大家都在疯狂地在追求和模仿,尤其贵族和那些有钱人,以至于人们都放弃工作和学习,然而梅塔和冰雅在比试的跟普通人那种纯游戏的玩法还不同,她们更在乎的是真正的格斗。青楚知道梅塔的剑术非常厉害。



“我要去洗个澡,青楚,我们很快就去一个很漂亮的星球。”



梅塔擦着汗笑着说。



“我觉得你的男人也应该去学学剑道。”冰雅盯着青楚,“如果你没有时间,我可以教他。”



梅塔看了眼冰雅,“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要勾引我的男人啊。”



她们都笑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7-2-23 0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08 编辑

青楚觉得一点不好笑。“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拉休纳星球,这是科罗帝国最著名的旅游圣地。我们在那里补给,大约停留17个小时。”



梅塔感觉到青楚眼睛里的不安,她走到青楚身边。“怎么了?”



“拉休纳星上是否有一条桔色的海滩?”青楚低声问。



梅塔脸色大变。“特斯比亚海滩,科罗帝国最著名的旅游圣地。”



冰雅看见他们低声耳语,呵呵笑了起来。“你们两个人说悄悄话,我是不是有点讨人嫌了?”



梅塔冲她笑了笑,“看来我太冷落我的丈夫了,冰雅,你先回去吧,我要跟青楚一起说几句话。”



“好吧,你们快活吧。”冰雅冲他们眨了眨眼睛。



梅塔表情严肃地看着青楚。“这是警告吗?你怎么知道那个海滩?”



青楚没法回答,“我们最好不要去那个海滩。”



“这是你第二次向我示警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难道你不相信我吗?”青楚不想解释。



梅塔几乎忍不住想侵入青楚的大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拉休纳星的总督会邀请我们观看一场精彩的生死角斗表演,然后我们就离开,行程上没有参观那个海滩的计划。”



“我也要去吗?”青楚问



“当然了,你是我的丈夫。”梅塔吃惊地看着他。



“我发现你身上的秘密要远比我想象的更多。”梅塔突然说。



“这么说你还是怀疑我的身份。”青楚看着她。



梅塔摇了摇头,“走吧”,说完,她拉着青楚的手就往外走。她总是喜欢拉着青楚,仿佛青楚是一个孩子似的。



“我们去哪里?”青楚奇怪地问。



“陪我去洗澡。”梅塔微笑着看着他。



青楚有点惊讶,但还是跟着她,出了房间。他们穿过几道长长的通道,最后来到一个椭圆型的建筑前。一个电子摄像头自动扫描了两个人,然后房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空房间,四周是光滑的墙壁,这就是科罗人的洗浴房间了。



青楚有点尴尬,他还以为梅塔真的要在自己面前洗浴,尽管他明白梅塔从来对这种事情看的不是很重,但突然间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在自己面前还是太让他难以接受。



梅塔脱掉外套,她里面穿着一件光滑柔软的灰色连体衬衣,她从衬衣的胸口出拔出一根胸针状的小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墙壁上,接着,青楚看见一束紫色的光芒立即把整个房间覆盖。



“别那么害羞,又不是看你的身体”梅塔轻轻笑着说,她显然看穿了青楚的思维。



“原来你是在避开他们的耳目。”青楚恍然大悟。



“你以为冰雅整天缠在我身边是真的喜欢我吗?她在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这是什么东西?”青楚指了指那个“胸针”。



“跨时空多频信号接受器,它可以切断任何监控系统,但同时可以接收我们需要的信号。按理说,科罗人是不会监控我洗澡的,不过还是小心些吧。”



“你身上有不少奇怪的东西。”青楚忍不住说。



“你不是也一样。”梅塔挖苦他说。
 楼主| 发表于 2007-3-15 00: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1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3-5 08: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09 编辑

青楚没有回答,他在看梅塔想干什么,她的确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而且相当冷静和经验丰富。



梅塔把她手上那枚名叫“星河力量”戒指轻轻摘下来,放在手里,轻轻一按,立即戒指发出一道蓝色的光芒,然后在戒指的上方出现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全息立体星河模型。在那里面有无数的星河和恒星,旋转着发出点点的光芒。梅塔继续操作着,接下来,那个星河渐渐消失融为一片黑暗,然后,其中一颗星球越来越亮,青楚的瞳孔在放大,他的目光几乎要被那个星球的光芒融化,整个身体似乎也要被吸进去,他感觉浑身冰冷,似乎自己已经在宇宙中穿梭,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事情。接着眼前发生无数穿越时空般的幻象,各种星系和人物情景如同光圈般快速在自己眼前掠过,大约几秒钟后,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房间,青楚感觉自己这次回到了现实世界,他定了定神儿,发现自己和梅塔仍旧呆在刚才的房间内,只是,刚才戒指的光芒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全息图象,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有很多矮小的β星人,他们都很老了,看上去有几百岁样子。



他们显然也看见了青楚和梅塔,不过看上去他们似乎正在忙着一件非常紧张重大的事情,每个人都非常紧张。梅塔在用β星语言跟他们说着什么,隔了一会儿,有一个β星老人走近梅塔,他冲梅塔说着什么。梅塔似乎在解释着什么,他们似乎在讨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后,梅塔关闭了通讯。



青楚也是第一次看见梅塔使用这么先进技术的远程通话,他原来知道梅塔可以用星际电话进行全息影像的通讯,但那个距离还是相对很近的,像这么遥远的跨星系通讯,青楚做梦也想不到。



梅塔似乎有点不开心,面无表情地缓缓戴上那枚戒指。



“出了什么事情?”青楚担心地看着她。



“β星正在集中全部国力与勒蛮帝国进行星际会战,他们现在感觉形势吃紧,要我马上回去参战。刚才我参与了他们的一次军事会议讨论”



青楚看着梅塔,“那你不是正好可以离开。”



梅塔叹了口气,“你不会明白的,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有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啊。”



“你来科罗还有另外的使命?”



梅塔没有回答。



“对了,你每次都能预见到我会有危险,是不是因为这个神灵小组才要找你?”她换了一个话题。



青楚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一次在那个海滩上会有一次劫难,所以我们最好别去那里。”



梅塔走到他身边,用手轻轻抚摸着青楚的肩头。



“虽然我们是夫妻,可是我们的心里都有太多的秘密,正如你不想告诉我一样,有些东西我也不能告诉你。但是相信我,我真的是喜欢你的,自打我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开始。也许,这就是地球人说的叫什么爱情的那种病毒”



青楚没想到梅塔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不禁一阵翻滚,深受感动。



两个人出了房间,他们已经可以感觉到飞船在降落。“到了,打起精神来,有两百万居民都想目睹你和我的风采呢。”梅塔轻声说。
 楼主| 发表于 2007-3-6 09: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10 编辑

拉休纳星。



几十万人夹道欢迎的场面让青楚有点发晕,科罗人都狂热地想看看当初作为人质留在科罗帝国而如今拯救了整个帝国的这个梅塔的风采。



梅塔也没有料到场面如此巨大,不过她表现的要比青楚成熟和得体得多。她一边面露微笑,一边频频向人群挥手。他们乘坐的半透明的飞车在巨大的投影视频下,整个拉休纳星的居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两个人的一举一动。梅塔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她的美貌令整个拉休纳星震撼!



拉休纳星的总督是个高大肥胖的男人,他站在一个高大的台阶上,看见梅塔夫妇,挪动脚步快速走下来。



“我的殿下,您越来越漂亮了。”总督满脸堆着肉。



梅塔微笑着跟他握手,很优雅又不失风度地象征性地拥抱了一下。青楚也跟总督握了握手,然后按照科罗人的礼节跟他拥抱了一下。在举行了一系列科罗帝国繁杂的礼节性仪式后,总督把两个人让进了他的豪华府第。



梅塔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因此青楚就可以稍微冷静地观察周边的一切,这个时候他已经适应了这个星球的光线和空气。总督府豪华奢侈,外面有大量的警卫和机器人士兵,但是总督府里面却一片歌舞升平。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青楚有点惊讶这颗星球的开放。总督府里的女人都穿的太少了,以至于青楚都不好意思把目光停留在那些女人身上,科罗帝国显然处于高度繁荣和社会开放中。男人们多大腹便便,身材臃肿,女人们穿着轻薄精美的丝质的衣裙。但是也有一些看起来身份和地位更低下的女人,她们都穿着一种特殊的衣服,跪在地上擦着地板。



青楚感觉有一个人的目光似乎在一直盯着自己,他扭过脸,看见在一个角落里,有一个跪在地上擦地的女孩正大胆地看着自己。她不像科罗人,倒更像是一个地球人,有着一张很像东方人的脸孔,黑色的大眼睛里闪着一种大胆夺人的光芒。别的擦地的女孩都低着头,只有她非常大胆地看着自己。



这种礼节繁琐的接见非常让青楚厌倦,好在接下来是休息时间,梅塔跟扎兰乌斯和总督单独在一个房间谈一些事情。青楚正好趁这个机会在总督府里面走动参观。负责接待他的是一个名叫兰贴罗的精干的科罗人,他个子不是很高,是科罗帝国里算是很标准体型的,他领着青楚在这座浩大的建筑中走了一会。青楚有点疲惫,就在一片树丛后面的长椅上坐了一会。这时候一个仆人模样的人把兰贴罗叫走了。



青楚觉得这颗星球的温度非常不错,他抬起头,看见天空中两个明亮的“太阳”,这是拉休纳星的人造太阳,科罗人的科技仍然非常强大,不过他们的居民显然是太过于享受这种生活,而变得越来越贪生怕死了。



青楚的目光看见一个女孩低着头托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盘子里有一杯清水。青楚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眼熟,但看不见她的脸,因为她一直低着头,这让青楚有几分奇怪,不过这是在总督府,青楚几乎没有一丝的防备。那个女孩走到青楚面前,突然把那杯水泼洒到青楚身上,青楚大惊失色,没等他叫出声,他就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到半空中,接着一阵剧烈的旋转,令青楚几乎失去意识,大约几秒钟后,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浑身剧痛无比,青楚还算镇定,他既没有叫喊也没有慌乱,他抬起头,看见有个女孩站在自己面前。



青楚挣扎着坐了起来,这个空间非常黑,他看不清那个女孩的面孔。“你是谁?”



“一个向你寻仇的人”那个女孩冷冰冰地回答,她说的竟是地道的地球语言。



“可我从来不认识你。”青楚依然非常平静。



“不愧是梅塔选中的男孩,这么小的年纪,已经非常有定力了。”女孩走近他。“你难道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吗?”



“如果你要杀我早就动手了。你会讲地球话,是地球人?”青楚反问到。



“很聪明的男孩,胆子也不小。我不是地球人,我代表了100万被屠杀的自由科罗人,今天来向你索仇”
 楼主| 发表于 2007-3-7 15: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11 编辑

青楚这次终于看清了,跟自己说话的正是刚才看见的那个跪在地上擦地时大胆看自己的那个很像地球人的女孩。



“你想杀我的目的并不是报仇,而是想嫁祸于人”青楚看着她,“而且你似乎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没错,我想在处死你之前,想了解你和梅塔这次进入科罗帝国的真实目的。你有5分钟时间,5分钟后我们的时空旋转技术就是失去效果。”



青楚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们只是收到邀请”



那个女孩从身上掏出一个打火机大小的东西,冲着青楚的脸上挥了一下。顿时,青楚感觉浑身上下犹如千万个小虫子在噬咬,每根神经都仿佛被抽掉一样,那种折磨简直没法忍受。他紧咬着嘴唇,但还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忍不住叫出声来。



“快杀了我吧。”青楚大叫起来。



“这是专门对付不肯投降的战俘用的,科罗帝国发明的,我们的战士很多人都是死在这种酷刑下的。一个正常生命体,最多可以坚持3分钟,超过3分钟极限,就会剧痛而死。”那个女孩冷冷地说。



青楚真的受不了那种折磨,不过他也不明白这个女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他的意识还算清醒,他觉得自己在总督府这样防备森严的地方,似乎不应该遭到这样的“绑架”,难道这是一个圈套?梅塔跟自己说过,科罗人其实并不相信他们,冰雅就是专门监视他们的人。



青楚感觉每秒钟都如同一万年般难忍,他的意识在模糊,但仍然没有屈服。“你们这么做,只会引发更多的流血…”



那个女孩似乎很惊讶青楚的坚强。“好吧,也许你真的不知道,梅塔根本没有告诉你这些,我只要你说出梅塔这次的联络人是谁?我就可以停下来,还可以放了你,怎么样?”



“我不知道”青楚咬紧牙关,他渐渐明白这的确是一个圈套,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痛得渐渐失去了感觉…



仿佛一万年般的长久后,青楚感觉一股暖流在身体上游动,他周身的痛楚终于消失了。他睁开眼睛,看见梅塔正站在自己身边,她关切地看着自己。



青楚感觉自己的眼泪在眼角打转,他差点没掉下泪水。



“我这是怎么啦?”青楚感觉自己的意识慢慢恢复过来。



梅塔扶他站起来,用一种脑意识在跟青楚交流着。



“你刚才被人用一种脑部模拟扫描进行了催眠,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会有生命危险,你似乎没有配合他们,他们想要你说什么?”



“他们问你来这里的真正使命,我没有告诉他们。”



“傻瓜,你是抵抗不了这种催眠的,为什么不说,如果一味这么反抗会让你送命的。”梅塔虽然看起来在责备他,但其实非常喜欢青楚的这种不肯背叛。



“我觉得这是一个圈套。”青楚示意梅塔。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梅塔有点心疼青楚受到的折磨。“就喜欢你不肯屈服的那的样子,从我们刚开始见面的第一天开始。不过以后别这么傻了。”



梅塔轻轻抚摸着青楚的脸颊。
 楼主| 发表于 2007-3-8 01: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12 编辑

这时冰雅和扎兰乌斯走了过来。青楚扭过脸与冰雅的眼睛对视着,在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其实这一切的背后就是她指使的。梅塔的脑意识此刻还停留在青楚的意识中,她看了眼青楚的眼睛,又看了眼冰雅的眼睛,她是何等聪明的女孩,在一瞬间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冰雅显然也从两个人的眼睛里意识到这点,没等她反应过来,梅塔已经快得不可思议地出手,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她本来还想拔出光剑,但她的手被旁边的扎兰乌斯给抓住了。



“梅塔殿下,请不要这样。”扎兰乌斯的手臂非常有力,梅塔抽回了手。冰雅趁机溜走了。老辣而经验丰富的扎兰乌斯显然也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殿下,您的身份是通古斯的王储,请不要这样,这件事我会处理。”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梅塔还算给她的老师面子。“我要求调我的保镖或者额外增加警卫,否则我们就中断访问。”



扎兰乌斯一脸的无奈,“调您的卫队根本来不及了。殿下,我会额外给你调几个一流的护卫。请放心,我会保证您和青楚的安全。但是现在是在外交过程中,您不能因为这个影响我们两个国家的关系。”



这件事情表面上看似乎就这么过去了。总督亲自给青楚和梅塔道歉,然后又从他的卫队中抽调了几个非常强悍的保镖。他们吃了一顿极其奢侈的晚宴,梅塔没有把事情挑开,但此后一直让青楚不离自己左右。



按着原来的计划,接下来就是总督亲自请梅塔和青楚去看一场科罗帝国的角斗比赛。他们从总督府乘坐一种高速飞车,大约几分钟后就到了一座巨大的角斗场!



总督和梅塔他们的贵宾席位于最高层,周边是戒备森严的守卫。从这里可以对整个会场一览无遗。角斗场不大,但观众席倒是能容纳近10万人。整个角斗场布置得奢侈豪华。巨大的射灯投射在角斗场中间,把整个赛场上照的雪亮。总督的到场引来整个赛场上一阵阵欢呼,不过令他们如此狂热的还更是今天晚上的角斗主角。



青楚从来就对这种搏斗不感兴趣。他坐在扎兰乌斯的身边,梅塔似乎还在怒气中,脸上冷冰冰的样子,即使是总督几次有意找话题企图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但梅塔依旧如此不给他面子。



“今晚比赛的是什么人?”青楚低声问梅塔。



“西酷斯,一个科罗帝国曾经最一流的战士!”



“你认识他?”



“我在科罗帝国的时候,他还是科罗第一流的战士,身经百战,他的剑术非常厉害,不过他后来参加了叛军被俘。如果今天晚上他输了,按照科罗帝国的法律他就会被处死。”



“如果他赢了呢?会获得自由吗?”



“赢的结果就是等待下一场比赛和下一个对手,直到被杀为止。”



“没有人活着离开吗?”



“你知道他的对手是谁吗?是机器人,所以他们最后根本不可能赢。”



青楚觉得这样的比赛太过残忍,梅塔马上就看穿了他的思维。



“觉得很残忍是不是?可是科罗帝国举国上下都在关注这场比赛,连他们的元首也在收看这次比赛的转播,整个帝国上下都在关注着这场比赛的结果。”



扎兰乌斯突然打断了两个人。



“我的殿下,自从您离开以后,我们的游戏规则修改了。”



“是吗?改成如何了?”梅塔看了眼他。



“如果连续挑战5场成功,那么他将有一次机会获得自由。也就是在有外国贵宾访问的时候,如果他能取得胜利,那个外国贵宾有权给予特赦。”



梅塔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赛场上。
 楼主| 发表于 2007-3-9 0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慕容浅浅 于 2013-5-20 18:13 编辑

“不过我知道你是不会给他特赦的,就算他赢了比赛。”扎兰乌斯口气带着几分自信。



“为什么这么肯定?”梅塔看着她的曾经的老师。



“他曾刺伤过你,而且你说过你发誓会杀了这个人。”



总督又凑过来讨好梅塔,“殿下,今天晚上的这个节目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的仇人西酷斯将在角斗中被杀死,为你报了当初的一剑之仇!”



不料梅塔突然摇了摇头。“不,我要赦免他,不但要赦免他,而且我要求把这个人交给我带走。”



包括青楚、扎兰乌斯和总督在内的人都大吃一惊。



“他赢不了。”扎兰乌斯斩钉截铁地说,“因为今晚他的对手临时更改了,这是一个他根本不可能赢的对手。”



梅塔也斩钉截铁地说,“你们不是非常喜欢玩这种投注游戏吗?今晚我就赌他一定能赢,总督大人,该不会反悔吧。”



“当然,如果西酷斯能活着,他就是你的了。殿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慢慢折磨他对吧。”总督笑着点了点头。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在聚光灯强烈的照射下,全场突然沸腾起来,因为角斗的双方开始出场。这场比赛之所以扣人心弦,是因为两个对手都太引人注目,西酷斯身经百战,在帝国早已是家喻户晓的英雄,而且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续胜了四场,这几乎是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帝国神话和记录,而被他击败的无一不是帝国顶尖的机器战士,这种悬念更加刺激了科罗人的狂热。



青楚忍不住问扎兰乌斯,“西酷斯的对手是谁?”



“冰雅”扎兰乌斯微笑着说。“迄今为止,除了你的妻子梅塔,还没有任何人有击败过她的记录。”



“她想杀了西酷斯。”梅塔冷冷地说。



这个时候西酷斯开始出场,摄像头把他投放在巨大的显示屏幕上。西酷斯身材高大魁梧,一头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有几丝忧郁,表情严肃,他看上去很疲倦,但也透着一丝只有那种身经百战的战士才有的坚毅和果敢。



冰雅也出场了,她身上带着一股杀气,一出来就令气氛紧张起来。全场突然变得鸦鹊无声,因为谁都认得冰雅,冰雅的突然出现令比赛没有了悬念,因为她是战无不胜的,西酷斯必死无疑!



虽然表面上看,西酷斯身材高大,肌肉发达,而冰雅身材相比起来较小瘦弱,但青楚明白,如果冰雅真的是机器人的话,一个正常的人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战胜这种最新型号机器人的。西酷斯显然也认识冰雅,不过作为一个战士,他明白自己没有退路,他只能死在战场上或者对手的剑下。



这场比赛绝对不是平静的。青楚突然发现梅塔的目光在朝自己背后看,他本能地扭过脸,只见一个穿着仆人服装的女孩正站在自己背后,她手里端着一些很奇怪的水果。青楚与她目光对视,大吃一惊,这个女孩竟然是那个曾经折磨和差点要了青楚性命的那个“叛军女孩”!



青楚愣了一下,但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她显然也很惊讶青楚的冷静。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看台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这点。她走到青楚身边给青楚的面前放了几个精美散发着一股特殊清香的水果。青楚明白只要自己说出就是她袭击了自己,那么这个女孩马上就会被抓起来。但他明白其实这个女孩不过是受人指使而已。她用眼神儿哀求着示意青楚不要说出来。



青楚看了眼梅塔,梅塔其实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但她看见青楚没有动,也不露声色地把目光转回了赛场。那个女孩又给扎兰乌斯和总督等人分别送上水果。扎兰乌斯有点怀疑地盯了她一会儿,但正好总督找他说话,就没说什么。送到梅塔的时候,青楚发现梅塔一把抓住了那个女孩的手,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那个女孩马上点了点头,旋即离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沈阳消费网论坛 ( 辽ICP备05015621号-3 )

GMT+8, 2024-7-23 16:38 , Processed in 0.07167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